logo-mini
image

陽甲、盤庚、小辛

陽甲

 

陽甲在甲骨文中稱象甲,姓子名和,是中國商朝第十九位君主,前任之前任君主祖丁之子,後任君主盤庚之兄,定都於奄。《今本竹書紀年》稱陽甲在位時曾西征丹山戎。陽甲時期商朝再度衰落。自中丁時期起,王位繼承開始混亂,引致諸侯不來朝。

 

在位年數

現今流傳文獻記載的陽甲在位年數有3種說法:

  • 在位4年,《今本竹書紀年》。
  • 在位7年,《冊府元龜》、《資治通鑑前編》、《資治通鑑外紀》、《皇極經世》、《通志》、《文獻通考》均同。
  • 在位17年,《太平御覽》卷83引《史記》,《資治通鑑外紀》引《帝王本紀》同。

 

  在位起訖:公元前1408年-公元前1402年。

  生卒年:公元前?-公元前1409年。

  出生地:邢(今河北省邢台市)。

  立都:奄(今山東省曲阜縣)。

  年號:陽甲元年(癸巳,公元前1402年)。

  諡號:商悼王

 

人物簡介

  子陽甲,姓子,名和,甲骨文中稱象甲、兔甲、彖甲。中國王族分封時代商王朝的第十九任王。他的祖父是商王朝第十四任王子祖辛,他的父親是商王朝第十六任王子祖丁。
  南庚二十五年(壬辰,公元前1409年),南庚殁,陽甲繼承王位。陽甲在位時,商朝内亂不止,奴隸主貴族之間相互殘殺,陽甲已無法控制局面。曾西征丹山戎,在位期間,商朝再度衰落,諸侯不朝。
  我們從前面商王朝繼位的現象可以看出,商人前期的繼承法多以兄終弟及爲主,以父死子繼爲輔,即便傳子,也多傳弟之子,少傳兄之子。由於商王的妻妾眾多,故其子輩的兄弟一般也很多。因此,在兄終弟及的制度下,往往會引起兄弟之間爲了爭奪王位而發生沖突。直到武乙廢除兄終弟及,確立父死子繼後,這種局面才有所緩和,但那時離商朝滅亡隻有四代了。到帝乙時形成了嫡長子繼承的宗法制度,這種繼承制度爲周朝所承襲。自仲丁到陽甲的九個商王中,每一次王權更替,都引發了劇烈的爭奪,造成九世之亂,從而使得王室勢力逐漸衰弱,產生各諸侯、方國不朝叛出的政治危機。司馬遷說:“自仲丁以來,廢適而更立諸弟子,弟子或爭相代立,比九世亂,於是諸侯朝。”這種看法是很有見地的。
  陽甲在這樣的局面下即位,可以說是矛盾重重,困難重重,内外交憂,力難從心。
  陽甲七年(己亥,公元前1402年),在位7年的陽甲殁後,其弟弟盤庚繼位。

典籍記載

  《史記·殷本紀》記載:“南庚帝崩,立帝祖丁之子陽甲,是爲帝陽甲。”
  商王朝繼位的現象可以看出,商人前期的繼承法多以兄終弟及爲主,以父死子繼爲輔,即便傳子,也多傳弟之子,少傳兄之子。由於商王的妻妾眾多,故其子輩的兄弟一般也很多。因此,在兄終弟及的制度下,往往會引起兄弟之間爲了爭奪王位而發生沖突。直到武乙廢除兄終弟及,確立父死子繼後,這種局面才有所緩和,但那時離商朝滅亡隻有四代了。到帝乙時形成了嫡長子繼承的宗法制度,這種繼承制度爲周朝所承襲。自仲丁到陽甲的九個商王中,每一次王權更替,都引發了劇烈的爭奪,造成九世之亂,從而使得王室勢力逐漸衰弱,產生各諸侯、方國不朝叛出的政治危機。司馬遷說:“自仲丁以來,廢適而更立諸弟子,弟子或爭相代立,比九世亂,於是諸侯莫朝。”這種看法是很有見地的。
  陽甲在這樣的局面下即位,可以說是矛盾重重,困難重重,内外交憂,力難從心。因此太史公說:“帝陽甲之時,殷衰。” 陽甲在位七年,死後由盤庚繼位。

 

盤庚

 

盤庚[1],中國商朝中後期君主。子姓,名[2]。湯之九代孫,帝祖丁之子,帝陽甲之弟,《太平御覽》引《史記》稱其在位28年。夏商周斷代工程把盤庚時期定在前1300年左右

 

生平

商朝自中丁以來,國勢逐漸衰落。弟子爭相代立,諸侯不再來朝。[3]

盤庚之父為帝祖丁。祖丁駕崩,其弟沃甲之子南庚立為王。南庚崩,祖丁之子陽甲即位。陽甲統治期間,商朝繼續衰落。[4]

陽甲駕崩之後,盤庚作為其弟繼承王位。商朝此前已經五次遷都,朝廷居無定所。盤庚即位之初,國都位於奄(今山東曲阜)。盤庚力排眾議,遷都於殷(今河南安陽西北),史稱「盤庚遷殷」。盤庚遷殷後,繼續「行湯之政,然後百姓由寧,殷道復興」,經歷了一段繁盛時期,故後世又稱商為「殷商」。他死後小辛繼位,「百姓思盤庚」,乃作盤庚三篇,即保存在今文《尚書》中的《盤庚》三篇。

 

  在位起訖:公元前1401年-公元前1374年。

  生卒年:公元前?-公元前1374年。

  出生地:邢(今河北省邢台市)。

  立都:奄(今山東省曲阜縣)。

  遷都:殷(今河南省安陽縣小屯莊)。

  年號:盤庚元年(庚子,公元前1401年)

 

  盤庚,甲骨文做般庚,,名旬,生卒年不詳。祖丁子,陽甲弟。陽甲死後繼位。商代第20位國王,根據《夏商周年表修正》,在位28年(前1300-前 1277年在位)。於在位的第三年(前1298年)遷都於殷。是一位很有作爲的國王。病死,葬於殷(今河南省安陽縣小屯莊)。
  盤庚即位時,商朝經過幾代内亂(即九世之亂),政治腐敗,貴族奢侈,王室内爭激烈,階級矛盾尖銳,加上天災頻繁,面臨着嚴重的危機,盤庚爲了挽救商王朝的衰亡,決定放棄原來的都城,遷都到荒蕪的殷,以抑制貴族的奢侈,緩和階級矛盾,並減經些自然災害。在此之前,商民族已經經歷了十幾次的遷徙。有時是因爲土地荒蕪,有時因爲河水泛濫,有時因爲外族奇襲,有時因爲内部矛盾。爲了緩和社會矛盾,擺脱政治困境,他不顧一些貴族的反對,決心選擇一個有長遠發展前途的地方重振朝綱。當他得知安陽(當時稱北蒙)一帶土肥水美,山林有虎、熊等獸,水里有魚蝦時,就決心到此來發展。爲了動員遷都,他曾發表一個重要的演講。“星火燎原”一詞即由此次演講内容凝練而成。貴族們竭力反對遷都,盤庚就發布文告,嚴厲命令他們服從,終於,馬蕭蕭,車轔轔,他率眾西渡黄河,來到了安陽,史稱“盤庚遷殷”。遷到殷後,他又以強硬手段制止了貴族們搬回舊都的企圖。《尚書·盤庚》就是他在遷殷前後的的講話記錄。
     盤庚認爲統治好民眾,就是要與其共享歡樂與康寧,“承汝俾汝,惟喜康共”,他還要求貴戚舊族也要摒棄私心,給人民施以實惠。在選拔與任用官吏的時候,盤庚也以能否養護民眾爲取舍標准。“朕不肩好貨,敢恭生生。鞠人謀人之保居,叙欽。”對於那些聚斂財寶的人,一概斥用,而對於愛護民眾之人,則給予重用。他還提倡節儉,改良風氣, 減輕剝削,終於安定了局面。奴隸的血汗勞動,使殷發展成爲一個十分繁榮的都市,此後270多年,商的都城一直在這里,商朝也被稱爲殷朝殷商。
  在盤庚以前,商王朝政局混亂,統治階級豪華奢侈,王朝的統治出現了危機。盤庚繼位以後,決定把都城從奄(今山東曲阜)遷到殷(今河南安陽),遭到貴族的反對。但是盤庚決意遷都,並作書告諭,違者重懲。於公元前1298年遷都以後,執行比較開明的政策,人民安居樂業,文化發展,社會富足繁榮,商王期從此中興。故商又可稱爲殷或殷商。

人物生平

  陽甲七年(己亥,公元前1402年),陽甲殁後,盤庚繼承王位。
  盤庚年三(壬寅,公元前1399年),盤庚即位後的第三年,商朝經過幾代内亂(即九世之亂),政治腐敗,貴族奢侈,王室内爭激烈,階級矛盾尖銳,加上天災頻繁,面臨着嚴重的危機,盤庚爲了挽救商王朝的衰亡,決定放棄原來的都城,遷都到荒蕪的殷,以抑制貴族的奢侈,緩和階級矛盾,並減經些自然災害。在此之前,商民族已經經歷了十幾次的遷徙。有時是因爲土地荒蕪,有時因爲河水泛濫,有時因爲外族奇襲,有時因爲内部矛盾。爲了緩和社會矛盾,擺脱政治困境,他不顧一些貴族的反對,決心選擇一個有長遠發展前途的地方重振朝綱。當他得知安陽(當時稱北蒙)一帶土肥水美,山林有虎、熊等獸,水里有魚蝦時,就決心到此來發展。
  爲了動員遷都,他曾發表一個重要的演講。“星火燎原”一詞即由此次演講内容凝練而成。貴族們竭力反對遷都,盤庚就發布文告,嚴厲命令他們服從。終於,馬蕭蕭,車轔轔,他率眾西渡黄河,來到了安陽,史稱“盤庚遷殷”。
  《古本竹書紀年》記載:“盤庚旬自奄遷於北蒙,曰:‘殷’。”殷都在今河南安陽。商朝從此稱殷朝、殷商或商殷。商朝自湯建都亳地後,有仲丁遷囂、河亶甲遷相、祖乙遷庇、南庚遷奄、盤庚遷殷五次遷都。《史記·殷本紀》對盤庚遷殷給予了很高的評價。司馬遷說:盤庚遷殷後“行湯之政,然後百姓由寧,殷道複興,以其遵成湯之德也”。事實上,商自盤庚遷殷後,社會經濟得到了較快的發展。甲骨文中出現了禾、黍、麥、桑、麻等,說明了農作物的多樣化;特别是青銅器的制作業,更爲發達,最著名的就是司母戊大方鼎,重875公斤,高137釐米,長110釐米,寬78釐米,是很了不起的大制作。除了農業與手工業外,商業也得到一定的發展。盤庚時出現了以貝玉爲物價交換的貨幣,稱爲“好貨”或“寶貨”。
  盤庚時,殷都已成爲了殷商政治、經濟和文化中心,是一座占地十平方里的古代豪華都會。殷商自盤庚遷殷到紂王滅國這二百七十多年里,再也沒有遷都。
  盤庚二十八年(丁卯,公元前1374年),在位28年的盤庚殁,葬於殷(今河南省安陽縣小屯莊)。其弟弟小辛繼承王位。

盤庚遷殷

  仲丁以後,王室多次遷都。如禀甲遷於相(河南内黄東南),祖乙遷於邢(河南溫縣東)等。據說在盤庚以前,先後遷了五次。如此頻繁遷都的原因,由於史料缺乏,無法確切地說明。而由仲丁到陽甲,前後五代九王,多次發生“弟子或爭相代立”,史稱“九世之亂”。
  到盤庚繼立時,政治上的混亂現象仍然相當嚴重,階級鬥爭也日趨激烈。盤庚爲挽救政治危機,決定再一次遷都,他選擇了“左孟門而右漳、滏,前帶河,後背山”的殷作爲新都所在。但是無論貴族或平民,都反對遷都。
  因此,在遷都前後,他反複勸說貴族,要求他們一同遷往新都,共同作出一番新的事業。同時,又嚴厲告誡眾民,要他們隨同遷往,不然就要斬盡殺絕。
  遷殷以後,“行湯之政”,政治局勢逐漸趨於穩定,社會經濟和文化也隨着出現了一個新的發展局面。

尚書·商書·盤庚

尚書·商書·盤庚上
  盤庚五遷,將治亳殷,民咨胥怨。作《盤庚》三篇。
 

  盤庚遷於殷,民不適有居,率籲眾戚出,矢言曰:“我王來,即爰宅於茲,重我民,無盡劉。不能胥匡以生,蔔稽,曰其如台?先王有服,恪謹天命,茲猶不常寧;不常厥邑,於今五邦。今不承於古,罔知天之斷命,矧曰其克從先王之烈?若顛木之有由薛,天其永我命於茲新邑,紹複先王之大業,厎綏四方。”
 
  盤庚斆於民,由乃在位以常舊服,正法度。曰:“無或敢伏小人之攸箴!”王命眾,悉至於庭。
 
  王若曰:“格汝眾,予告汝訓汝,猷黜乃心,無傲從康。古我先王,亦惟圖任舊人共政。王播告之,修不匿厥指。王用丕欽;罔有逸言,民用丕變。今汝聒聒,起信險膚,予弗知乃所訟。非予自荒茲德,惟汝含德,不惕予一人。予若觀火,予亦拙謀作,乃逸。”
 
  若網在綱,有條而不紊;若農服田,力穡乃亦有秋。汝克黜乃心,施實德於民,至於婚友,丕乃敢大言汝有積德。乃不畏戎毒於遠邇,惰農自安,不昏作勞,不服田畝,越其罔有黍稷。
 
  汝不和吉言於百姓,惟汝自生毒,乃敗禍奸宄,以自災於厥身。乃既先惡於民,乃奉其恫,汝悔身何及!相時憸民,猶胥顧於箴言,其發有逸口,矧予制乃短長之命!汝曷弗告朕,而胥動以浮言,恐沈於眾?若火之燎於原,不可向邇,其猶可撲滅。則惟汝眾自作弗靖,非予有咎。
 
  遲任有言曰:‘有惟求舊,器非求舊,惟新。’古我先王暨乃祖乃父胥及逸勤,予敢動用非罰?世選爾勞,予不掩爾善。茲予大享於先王,爾祖其從與享之。作福作災,予亦不敢動用非德。
 
  “予告汝於難,若射之有志。汝無侮老成人,無弱孤有幼。各長於厥居。勉出乃力,聽予一人之作猷。無有遠邇,用罪伐厥死,用德彰厥善。邦之臧,惟汝眾;邦之不臧,惟予一人有佚罰。凡爾眾,其惟致告:自今至於後日,各恭爾事,齊乃位,度乃口。 罰及爾身,弗可悔。”
尚書·商書·盤庚中
  盤庚作,惟涉河以民遷。乃話民之弗率,誕告用但。其有眾鹹造,勿褻在王庭,盤庚乃登進厥民。曰:“明聽朕言,無荒失朕命!嗚呼!古我前後,罔不惟民之承保。後胥戚鮮,以不浮於天時。殷降大虐,先王不懷厥攸作,視民利用遷。汝曷弗念我古後之聞?承汝俾汝惟喜康共,非汝有咎比於罰。予若籲懷茲新邑,亦惟汝故,以丕從厥志。
 

  今予將試以汝遷,安定厥邦。汝不憂朕心之攸困,乃鹹大不宣乃心,欽念以忱動予一人。爾惟自鞠自苦,若乘舟,汝弗濟,臭厥載。爾忱不屬,惟胥以沈。不其或稽,自怒曷瘳?汝不謀長以思乃災,汝誕勸憂。今其有今罔後,汝何生在上?今予命汝,一無起穢以自臭,恐人倚乃身,迂乃心。予迓續乃命於天,予豈汝威,用奉畜汝眾。
 
  予念我先神後之勞爾先,予丕克羞爾,用懷爾,然。失於政,陳於茲,高後丕乃崇降罪疾,曰‘曷虐朕民?’汝萬民乃不生生,暨予一人猷同心,先後丕降與汝罪疾,曰:‘曷不暨朕幼孫有比?’故有爽德,自上其罰汝,汝罔能迪。
 
  “古我先後既勞乃祖乃父,汝共作我畜民,汝有戕則在乃心!我先後綏乃祖乃父,乃祖乃父乃斷棄汝,不救乃死。茲予有亂政同位,具乃貝玉。乃祖乃父丕乃告我高後曰:‘作丕刑於朕孫!’迪高後丕乃崇降弗祥。”
  
  嗚呼!今予告汝:不易!永敬大恤,無胥絕遠!汝分猷念以相從,各設中於乃心。乃有不吉不迪,顛越不恭,暫遇奸宄,我乃劓殄滅之,無遺育,無俾易種於茲新邑。
 
  往哉!生生!今予將試以汝遷,永建乃家。”
尚書·商書·盤庚下
  盤庚既遷,奠厥攸居,乃正厥位,綏爰有眾。曰:“無戲怠,懋建大命!今予其敷心腹腎腸,曆告爾百姓於朕志。罔罪爾眾,爾無共怒,協比讒言予一人。
  
  古我先王將多於前功,適於山。用降我凶,德嘉績於朕邦。今我民用盪析離居,罔有定極,爾謂朕曷震動萬民以遷?肆上帝將複我高祖之德,亂越我家。朕及篤敬,恭承民命,用永地於新邑。肆予沖人,非廢厥謀,弔由靈各;非敢違蔔,用宏茲賁。
  
  嗚呼!邦伯師長百執事之人,尚皆隱哉!予其懋簡相爾念敬我眾。朕不肩好貨,敢恭生生。鞠人謀人之保居,敘欽。今我既羞告爾於朕志若否,罔有弗欽!無總於貨寶,生生自庸。式敷民德,永肩一心。”

看盤庚遷殷挽危亡

  數千年前,先民們從石器時代進入了青銅器時代,雖然生產力有了一定提高,但征服自然的能力仍比較弱。也正因此,那時的國家經常爲洪水、幹旱等自然災害所侵襲,四處遷徙,這也是商朝多次遷都的原因之一。都城安定,才能使王朝的統治安定。正是商王盤庚的英明抉擇,才有了流傳千古的“盤庚遷殷”故事。漫步在具有3000多年歷史積澱的安陽街頭,我們追尋着“盤庚遷殷”的足蹟,力求借助手中的筆和鏡頭,再現令人驚歎的殷商文明。
  挽危亡盤庚遷殷
  2009年11月初的一天,踏着前人的足蹟,記者找到位於安陽小屯村的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安陽工作站,拜訪原安陽市文物工作隊隊長孟憲武先生,聆聽考古專家對盤庚遷殷的最新考證。
  商朝從建國到滅亡,曆經500多年。《古本竹書紀年》記載,商王朝自盤庚遷殷後,經過273年被周取代。而最後的270多年定都於殷(今河南省安陽市),所以商朝又叫殷朝。有時候也稱爲殷商或者商殷。商朝定都於殷是從盤庚開始的,盤庚是商湯的第九代孫、商朝的第十九個王。
  孟憲武先生介紹,盤庚決定遷殷,是經歷了一番鬥爭的。太甲以後,階級矛盾十分尖銳,奴隸們不堪忍受摺磨大批逃亡。在統治者之間,對王位的爭奪也十分激烈,他們爲私利把國家搞得混亂不堪。 商朝統治被階級矛盾和奴隸主内部的矛盾削弱,國力日漸減弱,有些小國和少數民族也起來反叛,加上水澇、幹旱等等自然災害,内外交困使得商朝這個奴隸制國家政權到了崩潰的邊緣。
  正在這個時候,商朝的第十八個王陽甲死了,陽甲的弟弟盤庚繼位。盤庚是個很有智慧的人。他看到這種情況,覺得國家不能再照老樣子維持下去了,應當想出一個根除弊病的辦法來解決這些問題,挽救商王朝的衰亡。盤庚找人考察到殷地的土地比較肥沃,自然環境和當時的都城“奄”比起來,有利於建設都城,更有利發展農業生產。遷都以後,王室、貴族特權將會受到消弱,階級矛盾就可以得到緩和。同時可避開周邊叛亂勢力的攻擊,有利於加強鞏固統治地位,遂決定把都城遷到殷。
  可是不少人反對遷都的決定。但盤庚是個意志十分堅定的人,他把奴隸主貴族召集起來,告訴大家遷都到殷的好處。他說:“我要效仿先王關心臣民的樣子,關心你們,保佑你們,帶着你們去尋求安樂的地方。你們如果懷有二心,先王的在天之靈便要降下災難,懲罰你們!”同時,他非常強硬地告誡那些反對遷都的奴隸主貴族,規規距距地服從遷都命令,否則要受到嚴厲的制裁。
  可見盤庚是想通過遷都來打擊一部分沒落貴族。遷都之後,盤庚重申:“無有遠邇,用罪伐厥死,用德彰厥善”,即不管與商王血緣的遠近,造罪就處死,立功便封賞。並宣稱自己有權“制乃短長之命”。這說明通過遷都,鎮壓了異己,商王的權威上升了。歷史學家和考古學家普遍認同的“王位紛爭”說對商代前期都城屢遷的解釋是比較合理的。
  興帝業盤庚建國
  經過一段時間的鬥爭,盤庚采用軟硬兼施的手段,終於完成了遷都的計劃。可是鬥爭並沒有結束,老百姓到了一個新地方,好多方面不適應,紛紛要求遷回老家。奴隸主貴族就趁機搗亂,煽動大家要求遷回老家去。當時盤庚針對時局發表了一篇訓話,再次用強硬的態度,警告奴隸主貴族不要搗亂,否則必遭嚴懲。就這樣,局面才安定下來。
  盤庚遷殷以後,商王朝政權得到鞏固。之後,又經過武丁時代的繁榮發展,到了殷代中後期,這里以發展成爲世界上最大、最繁榮的都城之一。殷墟考古資料證明,殷代晚期,這座商代都城面積已達三十平方公里左右,人口達十萬以上。
  商代後期,手工業的發展是十分突出的。包括制陶、制玉、制骨、紡織、制漆制作、釀酒、青銅制造等方面技術大大提高,商代的青銅冶鍊和青銅器鑄造工藝達到了一個新的高度。考古資料反映,在殷墟發現的鑄銅作坊遺址就有多處,其中鐵路苗圃北地鑄銅作坊遺址、孝民屯村鑄銅作坊遺址規模宏大,面積都在三萬平方米以上。遺址内出土鑄造銅器所殘留的陶範、陶模數千塊,還出土有工匠們所使用的生產工具銅刀、錐、鑽扶手等。工匠們所居住的簡陋半地穴式房基就發現一百多座。這些說明,在商代晚期,鑄銅手工業在祭祀和對外戰爭等方面,都是不可或缺的部門。
  盤庚遷都,使得殷商這個奴隸制國家,擺脱了困難的處境,並且得到了進一步的發展。生產力、生產技術、制作工藝取得了相當大的成就。商代晚期是我國文明發展史上一個重要的里程碑,從而也使我國成爲當時世界上最有影響的文明大國。
  盤庚的都城之謎
  “殷墟者,殷商之故都也”。著名歷史學家郭沫若先生曾賦詩雲:”洹水安陽名不虛,三千年前是帝都”、“中原文化殷創始,觀此勝於讀古書”。作爲殷商王朝後期的都城遺址,殷墟曾是中國歷史上最早的一個長期穩定的都城,青銅器時代中期東方的一個極其獨特的世界性大城市。那麼商代哪一個王開始在此建都呢?殷墟就是盤庚所遷的都城嗎?對此,不少歷史學家和考古學家有不同的猜測。
  1998年春,考古隊在緊鄰殷墟的洹北花園莊、韓王度、屈王度附近開始集中鑽探。曆經8個月艱辛調查,在殷墟東北發現了一座面積達4.7平方公里的都城遺址,並將它命名爲“洹北商城”。
  孟憲武先生向記者展示了殷墟外圍族邑分布圖及洹北商城位置圖。他說,洹北商城的發現,解決了武丁以前盤庚、小辛、小乙遷往地點的疑問。洹北商城的始建年代應在中商二期,其中有部分建築基址始建於中商三期,“盤庚遷殷”即遷到洹北商城。而《史記·殷本紀》記載:“帝盤庚之時,殷已都河北,盤庚渡河南,複居成湯之故居,乃五遷,無定所。”這里所說的“盤庚渡河南”與“盤庚遷殷”中的殷地並非兩地,同指洹北商城。根據現有對洹北商城遺址研究成果看,洹北商城的時代大致處於商代中後期,並可分爲早晚兩段,早段即洹北商城的勘察、選址和籌建時期,晚段即洹北商城的使用時期。洹北商城考古學文化的早期遺存,是洹北商城建城初期人們留下來的遺存。這個時期盤庚政權並未正式遷至殷地。洹北商城考古學文化晚段遺存應該才是盤庚政權遷往殷地後所留下的文化遺存。
  孟憲武先生介紹,根據現有資料顯示,洹北商城使用年限不會太長,由於盤庚、小辛、小乙三帝政權是兄弟傳承,估計三人年齡不會相差太大,三帝在殷地執政時間大概不會超過三四十年。《古本竹書紀年》關於盤庚遷殷的地點,最初可能在安陽洹河北岸今京廣線兩側,也同指洹北商城。武丁即位以後,國力隆盛,方遷至現在所知的以小屯爲中心的殷墟。 (大河網記者 馬銳  丁玲)
  循循善誘話盤庚——一位很有作爲的商王
  在商代出現的眾多傑出人物中,盤庚是一位很有作爲的商王。盤庚是成湯十世孫,繼其兄陽甲爲商代第二十代王。盤庚遷都於殷,承上啟下,對商王朝的歷史發展產生了深遠影響。
  從中丁到陽甲,商王朝的發展經歷了一段困難時期。《史記·殷本紀》雲:“自中丁以來,廢嫡而更立諸弟子,弟子或爭相代立,比九世亂,於是諸侯莫朝。”王位繼承的紛爭加上自然災害不斷,造成商王朝國勢衰微,失去了諸侯的擁護。盤庚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接過其兄陽甲的王位,也接受了歷史賦予他複興商王朝的使命。盤庚複興商朝的重要擧措就是遷都,面對習慣於舊都的生活,不願意遷移的貴戚舊臣,盤庚作了耐心細致的說服工作,展現了其高超的語言藝術。
  盤庚所面對的是對於遷都之擧很有抵觸情緒的一批貴戚舊臣。這些人貪圖安逸,不思進取。要說服他們一起曆經艱難跋涉遷都,是十分困難的事情。爲此,盤庚進行了有針對性的說服工作。商代貴族特别注重先祖,於是盤庚就格外強調商朝先王和貴族們先祖的關係。他對貴族們說:“古我先王,亦惟圖任舊人共政。”(以前我們的先王,也是一心考慮任用舊臣,與他們共商國政)。盤庚還引用著名的上古賢人遲任的話:“人惟求舊,器非求舊,惟新。”意思是說,用人要尋求貴戚老臣,這和使用器具求其新的原則是不一樣的。這些言語拉近了雙方的距離。商代重神,凡事都要通過占蔔而求知神意。盤庚利用這一點有針對性地強調,如果他不率眾遷都,先王就會責備他“曷虐朕民”(爲什麼虐待我的民眾);如果這些貴戚舊臣不隨他同心遷都,那麼他們的先祖就會責備他們“曷不暨朕幼孫有比”(爲什麼不與我的幼孫親善友好)。於是這些貴戚舊臣的先祖就會告訴先王“作丕刑於朕孫”(給其子孫以重大刑罰)。盤庚最終成功說服了貴族一同遷都。其說服工作之所以能夠取得明顯成效,跟他采取的有針性的辭語有直接關係。通過這些話語,既拉近了雙方關係,又講明了利害,讓貴戚舊臣心悦誠服。
  如果說有針對性地進行說服教育工作,是盤庚語言藝術的一大特色,那麼,善於采用貼切的比喻,深入淺出地講明道理,則是盤庚語言藝術的另一重要特色。

盤庚個人語錄

  若網在綱,有條而不紊。若農服田力穡,乃亦有秋。(就像網結在綱上,這樣才會有條不紊。就像農夫耕田勞作,這樣才會穫得豐收。)
  恐沈於眾,若火之燎於原,不可向邇,其猶可撲滅?(就像烈火燎原,人們不得近前,怎能將它撲滅?)
  予告汝於難,若射之有志。(我告訴你們遷都的困難所在,就是要大家像射箭認准靶心那樣,爲克服困難而努力。)
  爾惟自鞠自苦,若乘舟,汝弗濟,臭厥載。(你們隻是自尋煩惱,就好比乘船,你們不設法渡過去,而是讓船上的東西腐朽爛掉。這樣的話,怎樣能夠達到目的呢?)
  予若觀火,予亦拙謀,作乃逸。(我洞察事物雖然如同觀火一樣,但有時候也會糊塗,由此便放縱了你們。)
  若顛木之有由蘖,天其永我命於茲新邑,紹複先王之大業,厎綏四方。(就像被伐倒的樹木發出新芽,我們這次遷都,是上天讓我們在新的都邑里延續我們的生命、廣大先王基業。)
  這些語言,比喻得體,言簡意賅,易於被人們接受,取得了很好的說服效果。盤庚用以比喻的現象與事情,皆爲商代人所習見,從中悟出的正確道理亦是親切而可信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有條不紊”、“洞若觀火”、“枯木再生”等成語,皆源自盤庚的這篇誥辭,並一直爲後世沿用,表現了盤庚語言的長久魅力。
  一位卓越的政治家絕不是隻靠語言藝術就能成就大業的,但是在具體的政治實踐中,缺少循循善誘的語言藝術,就會事倍功半。孔子說“言之無文,行而不遠” (《左傳》襄公二十五年),對於政治家而言,當屬正中肯綮。而卓越政治家的語言藝術,還必須建立在他所具有的遠見卓識的基礎之上,必須建立在與民眾同心同德、爲民眾造福這一理念的基礎之上。盤庚堪稱這樣一位典型的古代政治家。
  盤庚恰逢商朝“亂世”,是一位富有憂患意識的商王,他敏銳地看到了民眾的疾苦,並想方設法加以消除。盤庚自覺吸收先王的治國經驗,“古我先後,罔不惟民之承保。”他認爲商之先王都是把民眾的需求放在第一位,重視並體貼民眾的意願。盤庚認爲統治好民眾,就是要與其共享歡樂與康寧,“承汝俾汝,惟喜康共”,他還要求貴戚舊族也要摒棄私心,給民眾施以實惠。在選拔與任用官吏的時候,盤庚也以能否養護民眾爲取舍標准。“朕不肩好貨,敢恭生生。鞠人謀人之保居,叙欽。”對於那些聚斂財寶的人,一概斥用,而對於愛護民眾之人,則給予重用。他對官吏總的要求就是“無總於貨寶,生生自庸。式敷民德,永肩一心”,要求官吏不能聚斂財寶,而要永懷一顆愛民之心,向民眾布施恩德。
  作爲一代商王,盤庚深謀遠慮,完成了商都最重要的一次遷徙。根據《史記·殷本紀》記載,盤庚遷殷之後,又“涉河南,治亳,行湯之政”,出現了“百姓由寧”、“諸侯來朝”的盛況,徹底扭轉了商朝自中丁以來“比九世亂”的局面,實現了“殷道複興”。其高超的語言藝術,是與之相得益彰的重要輔助。盤庚死後,其弟小辛立,“殷複衰,百姓思盤庚”,說明他的業績和品格,深受後人崇敬。(本段來源:《光明日報》)

“俺”字從哪來 源於商王盤庚時代

  在山東、河南等省的許多地方,您知道人們爲什麼都把自家稱呼爲“俺”嗎?您或許覺得不屑一答,不就是方言嗎,有什麼稀奇?您如果耐心看看下邊的解讀,就會覺得,“俺”字的來曆還是滿有意思的。
  關於“俺”字的生成,說來話長。長到什麼程度?長到距今三千三百多年以前,那可是華夏始祖生活的遠古年代,夠遠的了吧?而且它與中國歷史文化名城曲阜有關。提起曲阜,人們往往會想到孔子的出生地,春秋時期魯國的都城。其實,再往遠里追溯,曲阜曾經是商代先王盤庚的故都。
  經過九世之亂的商朝,國運式微加上天災頻仍,面臨着嚴重的危機。盤庚是個有作爲的國王,他即位後的第三年,爲了挽救頹勢,決定選擇一個有發展前途的福地重振雄風。當他得知當今河南安陽一帶土肥水美,於是就決心遷都於殷。從曲阜到安陽,在今天看來不算太遠,但在當時的交通條件下,大規模移民的難度可想而知。擧國之眾長驅於漫漫古道,拖家帶口,擕鑊備炊,行囊輜重,舟車勞頓,病患時發,天候難測,那情景無論怎麼想像都是難以備叙的。故土難離,自古皆然。地理上的跨度、路途中的艱險還在其次,心理上這道坎更加難以逾越。無權無產的奴隸隻能認命,而那些貴族大戶們就不肯幹了,他們采取聚眾鬧事等方式予以抗拒和抵制。爲了動員搬遷,盤庚曾多次發表過曉以大義、鼓舞人心的演講。成語“星火燎原”、“有條不紊”,就是根據他的演講内容提鍊出來的。這件事《尚書.盤庚》中有記載,毋庸贅述。
  盤庚西遷後,披荆斬棘,墾荒築城,發憤圖強,終於讓一個全新的殷商王朝在這片處女地上赫然崛起。好日子大約過了有三百年時間,到得紂王後期,昏庸無道,暴斂重刑,民怨四起。其兄微子多次勸諫未果,隻好遠走他鄉。那個曾平定東夷、播中原文化於江淮流域、奠定中國統一規模的紂王,最終敗戰於牧野,自焚於鹿台。周公平定管蔡之亂後,封微子於宋地以代殷後,殷商的遺民也紛紛遷來歸宋。據《史記.孔子世家》記載,宋微子乃孔子的遠祖。傳至孔父嘉爲公卿時,在貴族紛爭中被華督所殺害,其曾孫孔防叔爲避華氏迫害逃奔到魯國。所以,孔子生前念念不忘自己是“殷人也”。
  轉了一圈,殷人的部分後裔又回到了曲阜。曲阜在盤庚時期的地名爲“奄”,所以又稱“奄國”。“奄”字加上立人旁就是“俺”。按照許慎《說文解字》的釋例:俺,從奄,從人。由此可以推定:俺者,奄人也。奄人的始祖便是盤庚。遍及魯豫的盤庚後裔,爲了不忘根本,牢記自己的血脈源自於“奄”,所以都以“俺”自稱。

小辛

 

小辛,姓子名頌,中國商朝第21任君主,前任國王盤庚之弟。小辛在位時商朝再度衰落,人民開始懷念盤庚時代。小辛定都於殷。《今本竹書紀年》稱小辛在位3年。死後由其弟小乙繼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