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mini
image

蘇轍(1039年3月18日-1112年10月25日),字子由,一字同叔,晚年自號潁濱遺老

蘇轍(1039年3月18日-1112年10月25日),字子由,一字同叔,晚年自號潁濱遺老,眉州眉山(今四川眉山市)人。宋孝宗淳熙年間,追諡文定。蘇洵之子、蘇軾之弟,北宋嘉祐二年(1057年)與其兄蘇軾同登進士。蘇家父子三人,均在「唐宋八大家」之列,人稱「三蘇」,蘇轍則是「小蘇」。作品有《欒城集》傳世,包括《後集》、《三集》,共84卷。

生平

宋寶元二年(1039年),二月二十日蘇轍出生,是蘇洵與程氏的次子。嘉祐二年(1057年),年方十九歲的蘇轍與兄長蘇軾同登進士,轟動京師,不久母喪,返鄉服孝。嘉佑六年(1061年),兄弟二人又同舉制科。他在御試制科策中極言朝政得失,時有人「以為不遜,力請黜之」但是,司馬光力舉推薦,並且宋仁宗以「以直言召人,而以直言棄之,天下將謂我何」為由,仍第以四等,除商州軍事。後來,因蘇軾任鳳翔簽判,奏請在京侍父。

英宗治平二年(1065年)出任大名府推官,次年蘇洵病逝,終年58歲,蘇轍與蘇軾扶喪還蜀安葬。

神宗熙寧二年(1069年)二月還朝,上書神宗,即日召對,為制置三司條例司檢詳文字。議事每與王安石不合,八月上制置條例司論事狀,批評新法,請去職。熙寧三年(1070年)春,張方平知陳州(今河南淮陽)辟轍為陳州教授,熙寧六年(1073年)改齊州(今山東濟南)掌書記,熙寧九年(1076年)罷齊州任還京,上書請廢新法,不見採納,又出任南京留守張方平的簽書判官。元豐二年(1079年)因受到兄長烏臺詩案牽連,貶為筠州監理鹽酒稅。元豐七年(1084年)移官績溪(今屬安徽)令。

元祐元年(1086年)宋哲宗即位,高太皇太后聽政,司馬光等當國,盡廢新法,召蘇轍還朝任校書郎,未至都門即任右司諫,同年二月到任,九月擢起居郎,十一月擢中書舍人。後又曾任戶部侍郎、翰林學士、吏部尚書、御史中丞、尚書右丞、大中大夫守門下侍郎。此期間所上奏議今存一百五十餘篇;反對文彥博等的回河之論,主張「因其舊而修其未完」,主張歸還神宗所占西夏領土,斥責邊臣生事邀功。

元祐八年(1093年)高太皇太后薨逝,哲宗親政。紹聖元年(1094年)三月落知汝州(今河南臨汝),六月降三官知袁州(今江西宜春),九月降授朝議大夫、分司南京、筠州居住。紹聖四年(1097年)謫化州(今廣東化縣)別駕,雷州(今廣東海康)安置,次年移居循州(今廣東龍川)。

元符三年(1100年),宋徽宗趙佶即位,向太后聽政,曾布等當國,遇赦北歸,提舉鳳翔上清太平宮。

建中靖國元年(1101年)向太后薨逝,徽宗親政,同年8月兄長蘇軾在常州去世,終年66歲,蘇轍與侄子蘇邁、蘇過一起將其靈柩運至汝州郟城縣安葬。

崇寧三年(1104年),隱居許州(今河南省許昌市)潁水之濱,自號潁濱遺老,讀書學禪度日。大觀二年(1108年),恢復朝議大夫,遷中大夫。

政和二年(1112年),十月初三日卒於許州潁川,享年74歲。與兄蘇軾合葬郟縣小峨眉山。追復端明殿學士,諡號文定。

軼事

蘇軾一天帶著年少的弟弟蘇轍遊巫山。山上一位老道聽說神童蘇軾光臨,便想當面考考他。老道出了個異字同音對:「無山得似巫山好。」蘇軾不假思索,立即對出下聯:「何葉能如荷葉圓?」老道連連稱好。 誰知,蘇轍在一旁卻說:「兄長的下聯對得還不甚工穩,不如改一改。」蘇軾問:「怎麼改?」蘇轍便念道:「何水能如河水清?」 蘇軾和老道一聽,以「水」對「山」更工穩,齊聲叫好。蘇轍也因改得巧而遠近聞名。

蘇轍同蘇軾去考試。當時主考官韓琦就說了。怎麼來了這麼多人,有蘇轍蘇軾倆兄弟,別人還來攙和什麼熱鬧。後蘇轍病重,眼看是要耽誤考試。韓琦求皇上延後考試時間。

評價

呂公著:「只謂蘇子由儒學,不知吏事精詳如此。」[1]

南宋何萬評價蘇轍在司馬光為相時:「九年之間,朝廷尊,公路闢,忠賢相望,貴佞斂跡,邊陲綏靖,百姓休息,君子多謂公之力居多焉。」[2]

清人劉海峰:「子由之文,其正意不肯一口道破,紆徐百折而後出之。」[來源請求]

蘇軾:「子由之文實勝僕,而世俗不知,乃以為不如。其人深,不願人知之。其文如其為人,故汪洋澹泊,有一唱三嘆之聲,而其秀傑之氣終不可沒。」[3]

張方平:「二子皆天才,長者明敏尤可愛,然少者謹重,成就或過之。」[4]

宋仁宗:「吾今又為吾子孫得太平宰相兩人。」[5]

劉攽:「具官某天材穎茂,儒學純備。敏於事而慎於言,志於道而輔以術。早繇方聞之舉,藉甚士林之譽。粵自諫垣,進陟詞掖。倜儻正論,啟沃者非一;潤色王猷,灝噩乎吹萬。」[6]

陳襄:「學與文若不逮軾,而靜厚過之。」[7]

張耒:「某平生見人多矣,惟見蘇循州不曾忙,范丞相(范純仁)不曾疑。蘇公雖事變紛紜至前,而舉止安徐,若素有處置。范公見事,洞達情實,各有部分,未嘗疑惑。此皆過人者。」[8]

王辟之:「蘇氏文章擅天下,目其文曰「三蘇」,蓋洵為老蘇,軾為大蘇,轍為小蘇也。」[9]

孫覿:「白公(白居易)詩所謂辭達,大抵能道意之所欲言者。蘇黃門詩已不逮諸公,北歸後效白公體,益不逮,惟四字詩最善。張文潛(張耒)晚年詩不逮前作,意謂亦效白公詩者。公述潘邠老言,文潛晚喜白公詩。信矣,如所料也。」[10]

朱熹:「蘇子由愛《選》詩「亭皋木葉下,隴首秋雲飛」,此正是子由慢底句法。」[11]

王稱:「轍之名跡與軾相上下,而心閒神王,學道有得,是以年益加而道益邃,道益邃,則於世事愈泊如也,不有所守而然哉。」[12]

脫脫:「蘇轍論事精確,修辭簡嚴,未必劣於其兄。王安石初議青苗,轍數語柅之,安石自是不復及此,後非王廣廉傅會,則此議息矣。轍寡言鮮欲,素有以得安石之敬心,故能爾也。若是者,軾宜若不及,然至論軾英邁之氣,閎肆之文,轍為軾弟,可謂難矣。元祐秉政,力斥章、蔡,不主調停;及議回河、雇役,與文彥博、司馬光異同;西邊之謀,又與呂大防、劉摯不合。君子不黨,於轍見之。轍與兄進退出處,無不相同,患難之中,友愛彌篤,無少怨尤,近古罕見。獨其齒爵皆優於兄,意者造物之所賦與,亦有乘除於其間哉!」[13]

王世貞:「吾嘗謂子瞻非淺於經術者,其少之所以不典,則明允之餘習。晚之所以不純,則蔥嶺之緒言。然而得是二益,亦不小也。子由稍近理,故文彩不能如父兄,晚益近理故益不如,然而不失為佳子弟也。」[14]

茅坤:「蘇文定公之文,其鑱削之思或不如父,雄傑之氣或不如兄;然而沖和澹泊,遒逸疏宕,大者萬言,小者千餘言,…西漢以來別調也。」[15]

楊慶遠:「宦跡渺難尋,只博得三傑一門,前無古,後無今,器識文章,浩若江河行大地;天心厚有屬,任憑他千磨百鍊,揚不清,沉不濁,父子兄弟,依然風雨共名山。」

張鵬翮:「一門父子三詞客,千古文章四大家。」

錢基博:「自宋初柳開、穆修以迄石介、尹洙、蘇舜欽、歐陽修、梅堯臣、王安石、曾鞏、蘇洵及其子軾、轍兄弟、秦觀、張耒、黃庭堅、陳師道,氣必疏快而力祛茂興,與發宋文之機利,而以殊於唐格者也。…其中歐、蘇、曾、王,與唐之韓、柳,並稱唐宋八大家,為後世言古文者之所宗。然惟歐陽修,碑傳議論,兼能並擅。蘇氏軾、轍,策論得歐陽之明快,而碑傳殊無體要。」、「今觀其文疏於敘事,而善議論,辨明古今治亂得失,出以坦迤,抑揚爽朗,語無含茹,而亦不為鉤棘;策論特其所長,碑傳則其所短,與軾蹊徑略同,而波瀾不如;氣不如軾之舒,筆不如軾之透。…策論至蘇氏父子,原原本本,述往事,思來者,有以見天下之賾,古今之變,而觀其會通,持之有故,言之成理,直與周秦諸子同為一家之言,固不僅文章之工。而觀轍之所為,其學兼綜兵農儒法,其文出入莊、孟、蘇、張,雖不如洵之峭勁廉悍,而頗追軾之條達疏暢,意到筆隨,無愧難弟也。…然軾轍之文,有餘於汪洋,不足於淡泊;工於用盡,而不善於用有餘;可振厲以警發憒憒之意,而未能唱嘆以發人悠悠之思。」

朱德:「一門三父子,都是大文豪。詩賦傳千古,蛾眉共比高。」

主要作品
蘇轍的著作有《欒城集》、《欒城後集》、《欒城三集》、《應詔集》、《詩集傳》二十六卷、《春秋集解》十二卷、《孟子解》[來源請求]、 《論語拾遺》[來源請求]、《古史》六十卷、《龍川略志》十卷、《龍川別志》八卷、《老子解》兩卷等傳於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