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mini
image

米芾(1051年-1107年),北宋書畫家。初名黻,字元章,號襄陽漫士、海岳外史、鹿門居士

米芾(1051年-1107年[1]),北宋書畫家。初名黻,字元章,號襄陽漫士、海岳外史、鹿門居士。北宋著名書法家、書畫理論家、畫家、鑑定家、收藏家。

生平

米芾祖籍太原(今山西省太原市),遷居襄陽縣(今湖北省襄陽市襄州區),號稱「米襄陽」,後定居潤州(今江蘇省鎮江市)。召為書畫學博士,擢南宮員外郎,人稱米南宮。

米芾在官場上並不得意,其「不能與世俯仰,故從仕數困」。因其衣著行為以及迷戀書畫珍石的態度皆被當世視為癲狂,故又有米癲之稱。

2005年有人翻查舊《清遠縣志》和根據村民提供的綫索,發現廣東清遠也有米芾墓,真偽尚有待文史學者考證。

藝術追求

米芾工於書法,作書十分認真,要求「穩不俗、險不怪、老不枯、潤不肥」,米芾說:「余寫《海岱詩》,三四次寫,間有一兩字好,信書亦一難事」[2]。其子米友仁說他連大年初一也不忘寫字[3]。元倪鎮有《題米南宮拜石圖》詩:「元章愛硯復愛石,探瑰抉奇久為癖。石兄足拜自寫圖,乃知顛名傳不虛。」米芾甚至覺得右軍(王羲之)不如其子。

米芾對於硯,素有研究,宋人何蘧《春渚紀聞》記載宋徽宗召米芾寫字,米芾看到皇帝桌上有名硯,米芾一寫完字,就抱上硯台跪請曰:「此硯經臣濡染,不可復以進御,取進止。」請求皇帝把硯台賜給他,皇帝應許,他便急著把硯台抱回,連衣服都染黑了。《志林》記米芾得一硯山而抱眠三日。《寶晉齋法書贊》引《山林集》中一帖:「辱教須寶硯,……硯為吾首,……」米芾還著有《硯史》一書。

米芾亦愛石,見一奇形巨石,「具衣冠下拜」,「呼之為兄」。米芾為著名書畫家和文物鑒賞家,與蘇軾、黃庭堅、蔡襄並稱宋代四大家,他擅長楷、行、草、篆、隸等多種字體,尤以行草最為著名。

蘇軾稱他書法「風檣陣馬,沉著痛快,當與鍾、王並行」[4];黃庭堅則說「如快劍斫陣,強弩射潛力……書家筆勢,亦窮於此」。

米芾晚年居潤州丹徒(今屬江蘇),築有山林堂。著有《山林集》一百卷,多散佚。育有五男八女。[5]其長子米友仁也是一代書法名家。米芾有潔癖,結識段拂字去塵後,說:「既拂矣,義去矣,真吾婿也。」把女兒嫁給了他。

生平

相傳他小時聰穎,對藝術和文字有濃厚的興趣,有驚人的記憶力。六歲時每天學習一百首詩詞,能過目不忘。

米芾的母親曾經為宋神宗的乳母(亦是接生他的穩婆),宋神宗念在此情,便提拔米芾當廣東浛光縣尉。自後米芾也擔任過秘書省校書郎,內府書畫學博士, 南宮員外郎和淮陽權知軍州事(淮陽知軍)。米芾的每一個官職都做不久,只因他得理不饒人,公然批評官場的一些敗壞作風。據說當官的米芾非常賢能,但因生性放蕩不羈,不願遵守潛規則,不按慣例辦事,所以他的官場生涯非常不順遂。

米芾行為和衣著奇特,吸引途人圍觀。他有潔癖,工作的地方放置清水以便經常洗臉,從不在別人曾使用的浴盆洗澡或穿上別人穿過的衣服。

米芾熱衷收集古舊的書法作品和畫作,在親戚不斷變賣家產的情況下,他仍願意犧性一切繼續收集。文獻記載,有一次米芾跟隨朋友乘船遊玩,其間被展示王獻之的書法作品,他興奮得威脅物主若不贈送作品便跳海,物主只好答應(此為捏造,實際上米芾是向朋友收購而得)。周輝《清波雜誌·卷五》載,米芾常跟別人借來古畫欣賞並臨摹,他會把臨摹的畫和真跡一起送還給主子,讓主人自行辨識,主人往往取回臨摹之畫,因此騙取到許多古書畫真跡。米芾的收藏逐漸成為寶庫,當代著名學者經常探訪他的陋居。他把有些繼承得到的書法作品送贈別人,也不斷交換更好的作品。

米芾對保護、清潔和展示收藏品十分嚴格。他有兩個收藏品系列,一個系列是供普通客人閱覽,另一系列秘密收藏或只供少數朋友欣賞。

創作風格
繪畫方面,米芾利用水墨畫點染的方法描繪霧景,這被稱為「米派」的風格在畫壇享譽盛名,他的題款筆勢有李白的風格,而字體則以模仿王獻之為主。米芾最擅長書法,他在前朝書法家的基礎上加上自己的風格,與蘇軾、黃庭堅和蔡襄合稱「宋朝四大書法家」。米芾把書法和繪書揉合成一門藝術,筆下的文字和水墨畫都是充滿生命的傑作。

書畫

《蜀素帖》
《苕溪詩卷》
《張季明帖》
《李太師帖》
《吳江舟中詩》
《研山銘》
《珊瑚帖》
《多景樓詩帖》

《蜀素帖》

著書

《寶晉英光集》
《寶章待訪録》(1086年)
《書史》
《畫史》
《硯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