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mini
image

相_羿_寒浞

相_羿_寒浞

相,又作相安[1],(?-前1949年)是中國夏朝第五代君主。仲康之子,少康之父。

諸侯有窮氏的后羿把持夏朝政權,立了仲康為傀儡,仲康死後,相即位,《竹書紀年》記載相在位第一年攻淮夷,第二年攻風夷和黃夷,第七年于夷來訪。

后羿稱王之後,相流亡並依附同姓諸侯斟鄩氏。

后羿後來被其宰相寒浞所殺,寒浞派兵滅斟灌氏及斟鄩氏,殺了相。

夏后氏
時代 夏朝
身份 國君
逝世日期 前1949年
仲康
子女 少康

生平簡介

  姒相出生於夏王朝二任王帝啟二年,出生在夏都斟尋。他從小聰明好學,喜歡讀書練武,深得父母喜愛。
  姒相原本是一位普通的王族子弟,但是夏王朝一次重大的意外變故,徹底改變了他的命運。三任王太康四年,姒太康不守王道,與幾名親信大臣帶着一支隊伍前往洛南打獵。有窮國首領妘后羿乘機發兵入侵夏王朝,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攻占了夏都斟尋,鏇即自立爲王。後來在各地諸侯的聲討下,后羿不得不把王位讓給了姒相的父親姒仲康,於是姒相也就一躍而成爲當朝的太子(其實夏王朝還沒有太子的稱呼,當時稱王子,但後世許多史書上都稱太子,本書也就從眾了)。
  仲康八年,有窮國首領妘后羿再次出兵攻打夏都斟尋,敵軍攻勢凶猛,戰爭局勢瞬息萬變。姒仲康爲避戰亂,命人護送太子姒相前往邳國(今江蘇省邳州市),投奔邳侯,讓他在那里繼續習文練武。不久,夏都被有窮軍攻占,他的父王姒仲康率領臣民棄都逃亡,北渡黄河,投奔了同姓諸侯昆吾。第二年,姒仲康在夏伯己樊的幫助下,建都於帝丘(今河南濮陽市西南),把夏王朝半壁江山丟給了有窮國,開始了偏居一隅的統治。政局穩定後,太子姒相也趕回帝丘,協助父王治理朝政。
  仲康十八年秋,夏王朝四任王姒仲康病逝於帝丘宮中,他的兒子姒相即位稱帝,是爲帝相,以壬申年爲帝相元年。
  姒相是夏王朝一位比較有作爲的帝王,他少年時代便開始習文練武,精通文武之道。後來因避戰亂,又到邳國(今江蘇省邳州市)投靠邳侯,繼續在那里習文練武,學成了一身的武藝。歸國後被父親任命爲將軍,並且讓他協助胤侯掌管夏王朝的軍隊,成爲夏王朝中很有名氣的大將軍。
  姒相即位時,夏王朝正處於多事之秋,不光是有窮氏仍然占據着夏都斟尋,邊疆上的一些夷族小國也都認爲夏王朝軟弱可欺,不斷地出兵侵擾。姒相認真地分析了當前的形勢,決定先以武力征服那些小國,然後再回頭收拾有窮國。
  帝相元年,姒相親自率軍征討淮夷和畎夷(古族名,居住在今准水中下游一帶),姒相治軍有方,而且本人英勇善戰足智多謀,打的淮夷節節敗退。姒相乘勝進軍,勇追窮寇,很快地降服了淮夷與畎夷。兩個小國都遞了降書,甘願年年進貢,歲歲稱臣。
  帝相二年,姒相再次親自領兵東征風夷和黄夷(古族名,分布在今東北地區和山東一帶),這兩個小國的族人都勇猛善戰,與夏王朝的軍隊展開了激烈的戰爭,雙方互有勝敗。後來姒相發現敵軍雖然勇武,然而智慧不足。他抓住敵人這一弱點,巧用智謀,敵人果然接連中計,連敗數陣,最後迫使他們臣服納貢。
  經過兩年多的征戰,四方諸侯看到夏王朝還有一定的實力,不敢再輕擧妄動,都主動恢複與夏王朝的臣屬關係,積極繳納賦税(貢)。
  帝相七年,居住在東北地區的於夷,仰慕夏王朝的威望,派使者帶着厚禮前來訪問。姒相很高興,以貴賓之禮予以熱情接待。
  自此,夏王朝的威望逐漸恢複起來。
  帝相八年,竊取夏王朝半壁江山的有窮首領妘后羿被他的義子寒浞殺死。寒浞霸占了后羿年輕貌美的妻子純狐,自立爲王,改國號爲寒(一說后羿是被他的妻子純狐與寒浞合謀殺死)。
  帝相九年,姒相經過八年的治理整頓,夏朝的國力漸強,各諸侯國的進貢和國内百姓交納的賦税,使偏居一隅的夏王朝又富強起來。這時候姒相忽然覺得帝丘都城太小了,宮室也過於簡陋,實在不堪爲都;而且帝丘的地理位置偏北,不利於對中原地區的管理。因此,他和大臣們商議後,便下令征調各地的工匠和民夫前往山東,在同姓諸侯斟灌氏的封地營建一座新的都城。
  帝相十一年,曆時一年多,新的都城竣工。新都城中的設施和宮殿布局雖然比不上都城斟尋,卻比帝丘好得多。因爲此城是建在斟灌氏的土地上,姒相便把新都命名爲斟灌(在今山東壽光市東北),這年年底,姒相把國都遷到了斟灌。
  相帝十五年(己醜,公元前2132年),殺死義父奪取王位的寒浞,經過六年的整軍備戰,軍事力量更加強大起來。這時他的兩個兒子也長大成人,都生得虎背熊腰,威武雄猛。寒浞的長子名叫韓澆,次子名叫寒豨,他們都是寒國著名的大將軍。(有的史書上說寒浞娶了后羿的妃子純狐而生澆和豨。這種說法是錯誤的。寒浞滅后羿至寒浞攻打帝姒相,中間隻有七年時間,如果純狐爲寒浞生娃,此時最多也不過六、七歲,怎麼可能成爲征戰沙場的大將軍呢?)而此時夏王朝的軍事力量也強大起來。夏王姒相聯合斟灌氏與斟尋氏兩大諸侯,准備向寒浞發起進攻,爲了便於攻打寒浞,姒相又把國都遷回到帝丘。這樣一來姒相的統治區域在黄河以北,斟罐氏與斟尋氏兩大諸侯的統治區域主要在河南東部和山東境内。三股力量可以互相增援,共同對付寒國。
  相帝十七年(辛卯,公元前2130年)初秋,姒相命大司馬相土領兵聯合斟灌氏與斟尋氏兩大諸侯共同討伐寒國,相土爲中軍司馬,斟罐氏首領開甲爲左軍司馬,斟尋氏首領木丁爲右軍司馬。夏王朝三路大軍同時逼進寒國的邊境。但是,寒浞早有准備,他與兩個兒子分别各率一軍迎戰夏王朝的三路大軍。寒浞道德品質雖然不怎麼樣,武功和才智卻是出類拔萃的,文韜武略樣樣精通,他的兩個兒子也都是武功高強,力大無窮。他們的軍隊訓練有素,戰鬥力極強。夏軍見寒國軍隊陣容強大,不敢貿然進攻。雙方各守陣營相持了十餘日。時值雨季,陰雨連綿,天氣十分惡劣,士兵苦不堪言,怨聲載道,夏軍的幾位首領恐作戰失利,便商議收兵回國了。這次出征之後,姒相曉得了寒軍的厲害,便打消了討伐寒國的念頭。他覺得這樣各守疆域互不侵犯也沒什麼不好,又何必爲了爭奪天下讓許多無辜的人去流血呢!但是,樹欲靜而風不止,姒相不想打仗,可是寒浞卻非要獨霸天下。他不甘心隻有半壁江山,他要滅掉夏王朝,統一全中國。
  相帝二十年(甲午,公元前2127年),寒浞命他的長子寒澆攻打斟灌氏的重要城市戈邑(今河南太康與杞縣之間),他自己與次子寒豨各領一軍佯攻帝丘和斟尋氏,使兩地不敢出兵增援戈邑,結果戈邑孤立無援,斟罐氏首領開甲親自率兵救援戈邑,被寒澆擊敗,戈邑也被寒軍攻占。開甲兵敗後隻好退回到斟灌都城。
  相帝二十六年(庚子,公元前2121年),寒浞再次命長子寒澆東征,攻打斟灌氏。姒開甲派人向姒相和斟尋氏求救,但是還沒等援兵來到,都城就被寒澆大軍攻破。姒開甲被凶狠殘暴的寒澆所殺。
  相帝二十七年(辛醜,公元前2120年),寒澆乘勝進軍攻打斟尋氏,雙方乘船大戰於濰河上(今東濰坊市境内),寒澆使水鬼(能在水下潛藏的水兵)潛入水中,鑿穿斟尋氏首領姒木丁乘坐的戰船,姒木丁與船上的戰士全都落水而死,斟尋氏滅亡。寒浞滅掉了斟灌氏和斟尋氏兩大諸侯,調動全部兵力攻打帝丘。姒相組織軍隊頑強抵抗,但是寒軍攻勢猛烈,姒相孤立無援,終於被寒軍攻破城池。寒浞大軍入城後,大肆屠殺夏後氏族人,放火焚燒王宮和民宅,姒相和他的族人大部分都死在烈火和屠刀下。
  姒相在位執政虛記二十七年,死於相帝二十七年。死後葬地不詳,王號相,尊號夏後相,諡號帝相。姒相死後,夏後氏亡國四十年。四十年後,姒相的兒子姒少康滅掉寒國,恢複了夏王朝的統治,史稱“少康中興”。

姒相王後——後緡氏

  後緡氏,夏朝第五代君王姒相的妻子,有仍國(山東濟南)首領的女兒。由於夏朝沒有文字直接流傳下來,所以對它的了解還要依賴古代文獻的記載,但在長長的五百年間,夏朝的歷史上就文字有記載的隻有兩位與皇室有關的女子。一個是生下大有作爲的少康之母後緡氏;另一位就是令夏朝走向滅亡的施喜妹。但是少康之母後緡氏的記載也是少之又少。據史籍記載,禹的兒子夏啟死後,將帝位傳給了兒子太康。而太康終日不理政事,整日宴飲游樂,東夷有窮氏(位於山東半島的一個部落)的首領后羿乘機把太康趕下台。不久,后羿又被他的親信寒浞殺掉,寒浞取得王位。太康死後,他的弟弟仲康得立,仲康的兒子相,投靠同姓斟灌氏(今山東省壽光境内)和斟尋氏(今山東省濰坊境内),但仍然被寒浞所殺,斟灌氏、斟尋氏兩部落被寒浞的兒子寒澆所滅。相的妻子後緡氏無以爲計,隻好逃到有仍氏娘家,生下了夏朝第六代君王-少康。
  早在大禹治水之後,根據“禪讓”制,德高望重的他做了舜的繼承人。大禹死後,他的兒子啟直接繼承權位。
  啟的即位,打破了禪讓制,成了歷史上王位世襲繼承制的開端。也就是“公天下”變成了“家天下”。
  啟死後,他的兒子太康繼位。但太康好游獵,不事朝事。這就使得以善射見稱的有窮氏后羿有了機會,他趁太康出城打獵的時機攻入夏都安邑(今山西省運城市夏縣),然後自立爲王。后羿繼位後,自恃有強大的武力,也“不修民事”,隻管田獵游樂,把政事交給親信大臣寒浞打理。後來,寒浞竟然勾結后羿的“家眾”,將后羿及其家屬殺死,篡奪了統治權。而在外飄泊的太康經過3代(太康、仲康、相三位王)的爭鬥,直到少康繼位以後夏朝才得以鞏固穩定。
    當寒浞自立爲王後,開始追殺流散在外的太康和仲康。但此時太康和仲康都已死,隻有仲康的兒子相被斟灌氏收留。於是寒浞派人滅了斟灌氏並殺死了相,此時相的老婆後緡氏已有兩個月的身孕。她趁人不備,在貼身侍女的掩護下鑽狗洞才得以逃脱,回到娘家有仍氏。她的父親是有仍氏部落的首領,便把她隱藏起來。第二年,後緡氏生一子,名姒少康。正是這個少康,二十年以後,聯絡夏朝存活下來的舊臣下屬,消滅了寒浞父子,恢複了夏王朝的統治,並使國家昌盛,史稱“少康中興”。

后羿

有窮氏首領后羿,《左傳》稱夷羿,善於射箭。祖先在帝嚳時代之前,世代為射正。帝嚳時,被賜以彤弓素矢,為帝司射,封在鉏,在今河南滑縣東南。

據說是在他五歲時,在前去山中時與父母失散,被楚狐父所養並傳授給他[1],而且他的左手臂比右手臂還要長些。[2]到了二十歲時便離開山中。在途中遇見射箭高手吳賀,並漫遊到北方。有次吳賀要求后羿射麻雀的左眼,卻射中了右眼,后羿為此念念不忘。[3]

后羿流放了太康,立了太康之弟仲康,又替代了夏王控制夏王朝的中樞[4],消滅了不服從他的伯封。並收留了伯明氏之子寒浞而重用他。最後寒浞收買並培植黨羽和勢力,在一次后羿打獵回國時,寒浞發動政變而后羿被殺。寒浞將后羿烹殺,並要后羿的兒子吃。后羿兒子不肯,便被綁到窮門殺害。[5]

先秦記載中大多並沒有區分射日的羿和統治者后羿,但由於周朝出現此人為堯時人和夏朝人的兩種説法,因此出現此為兩人的説法:《荀子·儒教篇》中說:「羿者,天下之善射者也」。而許慎更進一步認爲:「羿,堯時射官,非有窮后羿也」。一說射日者名平羿,而夏時的后羿為有窮氏,因善於射箭,自比平羿,而名后羿(“后”是上古統治者的一種稱號)。但至今民間神話傳説中仍將兩個人物作爲一個對待,射日的傳説通稱「后羿射日」。

姓名 羿
廟號
諡號
政權 有窮氏(「窮」的本字是「𥨪」)
在世 夏朝
在位 不詳(一說8年)
不詳
不詳
年號

上古時代的大羿

  善於射箭,曾助堯帝射九日。傳說十日齊出,禍害蒼生;天帝(帝俊或帝嚳或帝夋)就派擅長射箭的羿下凡解除災禍。羿射九日,隻留一日,給大地帶來複蘇的生機,人們尊稱爲“大羿”。

夏朝時代的后羿

  后羿,又稱“夷羿”,相傳是夏王朝東夷族有窮氏的首領,也善於射箭。部分學者認爲傳說中的后羿是抽取了后羿、大羿的特征而融合成的神話人物

歷史與傳說

上古時代射日的后羿

   
    在伊放勳(堯)時代,天上有十個太陽,燒得草木,莊稼枯焦,伊放勳請來了后羿,一連射下九個太陽,從此地上氣候適宜,萬物得以生長。他又射殺猛獸毒蛇,爲民除害。民間因而奉他爲「箭神」。相傳後來后羿從黄河河伯的手中救出了落難的宓妃,並懲罰了河伯,然後兩人在洛陽居住了下來,過上了美滿幸福的生活。爲表彰他們懲治河伯有功,天帝還封后羿爲宗布神,宓妃爲洛神。   
       傳說中后羿是堯時候的人,神話說,堯的時候,天上有十個太陽同時出現在天空,把土地烤焦了,莊稼都枯幹了,人們熱得喘不過氣來,倒在地上昏迷不醒。因爲天氣酷熱的緣故,一些怪禽猛獸,也都從幹涸的江湖和火焰似的森林里跑出來,在各地殘害人民。人間的災難驚動了天上的神,天帝帝俊命令善於封射箭的后羿下到人間,協助堯除人民的苦難。后羿立即開始了射日的戰鬥。他從肩上除下那紅色的弓,取出白色的箭,一支一支地向驕横的太陽射去,頃刻間十個太陽被射去了九個,隻因爲堯認爲留下一個太陽對人民有用處,才攔阻了后羿的繼續射擊。這就是有名的后羿射日的故事。但是后羿的豐功偉績,卻受到了其他天神的妒忌,他們到天帝那里去進讒言,使天帝終於疏遠了后羿,最後把他永遠貶斥到人間。

夏朝時代的后羿

  有窮氏,夏王朝第六任帝,在位八年,民間傳說中是嫦娥的丈夫,他和殺他的寒浞爲歷史上少見的幾位改姓未改朝代的篡權者(寒浞爲夏朝第七任帝,在位六十年)   
       當時夏王「姒啟」的兒子「姒太康」耽於游樂田獵,不理政事,被后羿所逐。太康死後,后羿立太康之弟姒仲康爲夏王,實權操縱於后羿之手。但后羿隻顧四處打獵,後來被親信「寒浞」所殺。夏啟當上國王以後,有一個部落有扈(音hù)氏不服,起兵反抗。啟和有扈氏的部落發生了一場戰爭,最後啟把有扈氏滅了,把俘虜來的人罰做牧奴。其他部落看到有扈氏的樣子,沒有人再反抗了。   
       夏啟死後,他的兒子太康即位。太康是個十分昏庸的君主。他不管政事,專愛打獵。有一次,太康帶着隨從到洛水南岸去打獵。他越打越起勁,去了一百天還沒有回家。那時候,黄河下游的夷族,有個部落首領名叫后羿(羿音yì),野心勃勃,想奪取夏王后羿的權力。他看到太康出去打獵,覺得是個機會,就親自帶兵守住洛水北岸。等到太康帶着一大批獵得的野獸,興高采烈地回來的時候,走到洛水邊,對岸全是后羿的軍隊,攔住他的歸路。太康沒法,隻好在洛水南面過着流亡生活。后羿還不敢自立爲王,另立太康的兄弟仲康當夏王,把實權抓在自己手里。后羿在仲康在位期間,廣羅黨羽。姒仲康死後立姒仲康的之子姒相爲帝,兩年後的公元前2145年,時機成熟,罷黜姒相並將姒相放逐到斟灌(山東曹縣),奪了夏朝的王位,爲夏王朝第六任君王。他仗着射箭的本領,也作威作福起來。他和太康一樣,四出打獵,把國家政事交給他的親信寒浞(音zhuó)。寒浞瞞着后羿,收買人心。有一次,后羿打獵回來,寒浞派人把他殺了。
   
       寒浞殺了后羿,奪了王位,怕夏族再跟他爭奪,一定要殺死被后羿攆走的相。相逃到哪兒,寒浞就追到哪兒。後來,相終於被寒浞殺了。那時候,相的妻子正懷着孕,被寒浞逼得沒法,從牆洞里爬了出去,逃到娘家有仍氏部落,生下個兒子叫少康。少康長大後,給姥姥家看牲口;後來聽到寒浞正在派人追捕他,又逃到舜的後代有虞氏那兒。少康從小在艱難的環境中長大,練了一身本領。他在有虞氏那里招收人馬,開始有了自己的隊伍;後來,又得到忠於夏朝的大臣、部落幫助,反攻寒浞,終於把王位奪了回來。夏朝從太康到少康,中間經過大約一百年的混戰,才恢複過來。歷史上稱作“少康中興”。少康滅了寒浞,可是夷族和夏朝之間的鬥爭還沒完。夷族人有很多出名的射手,他們的弓箭很厲害。後來少康的兒子帝杼(音zhù)即位,發明了一種可以避箭的護身衣,叫做“甲”,戰勝了夷族,夏的勢力又向東發展了。

后羿與嫦娥   

 
       后羿得到了夏王朝的寶座,是個傳奇的人物,不過他的妻子更傳奇,民間傳說中大名鼎鼎的嫦娥。未稱帝時的后羿,曾得到西王母賜給的一包長生不老藥,但西王母告誡后羿,不可現在食用,須等到后羿榮登大寶後才可。而嫦娥知道後,在后羿登寶的當天,偷吃了藥,後怕后羿追究,加上對人世不再留戀,於是一陣輕煙,飛到了月球上。但換來的是長達幾千年的孤寂。   

      李商隱曾有詩哀之:
                        雲母屏風燭影深,
                        長河漸落曉星沉          
                        嫦娥應悔偷靈藥,
                        碧海青天夜夜心

嫦娥奔月之事

史料記載

  嫦娥又是怎樣奔月的呢?在古書上有種種不同的說法。根據《淮南子》的記載是,后羿覺得對不起受他連累而謫居下凡的妻子,便到西王母那里去求來了長生不死之藥,好讓他們夫妻二人在世間永遠和諧地生活下去。嫦娥卻過不慣清苦的生活,乘后羿不在家的時候,偷吃了全部的長生不死藥,奔逃到月宮里去了。另一種說法是屈原(約前340椩記478)《天問》的記載,說后羿後來對嫦娥有不忠行爲,和河伯的妻子發生暖昧關係,因而引起嫦娥不滿,便離開后羿跑到天上去了。嫦娥奔月以後,很快就後悔了,她想起了丈夫平日對她的好處和人世間的溫情,對比月宮里的孤獨,倍覺淒涼。

民間傳說

      在民間有着關於后羿與嫦娥很美好的傳說。傳說后羿力大無比,當時天上有十個太陽,照的地面上民不聊生。后羿就帶了神弓,到了離太陽最近的地方一口氣射下來九個,人們說要留一個,他才住手。后羿射日後,人們風調雨顺度日,西王母看到了,就獎賞后羿一包長生不老藥。
      有一天后羿上山砍柴去了,后羿的徒弟來到後裔家中,准備搶了長生不老藥,后羿的妻子嫦娥與他爭執不過,情急之下就吞了長生藥,於是身輕似燕,翩然而去。
      后羿回來知道了事情的經過,很是傷心,那天正值八月十五,於是后羿就親手做了嫦娥喜歡吃的一種餅子,來紀念嫦娥。那天月亮特别圓,後人就稱那種餅爲月餅

寒浞

寒浞(「浞」,拼音:zhuó,注音:ㄓㄨㄛˊ),一作韓浞[1]夏朝東夷族伯明氏(今山東省濰坊市寒亭區)人,妘姓,任有窮氏部落首領羿的相,後殺死羿和夏朝國君相安,奪取了夏朝和有窮氏大權,最後被夏朝大臣靡殺死。

生平

寒浞是東夷族伯明氏部落的一個不良少年,因造謠惑眾被伯明氏君主所逐,後來被有窮氏部落首領羿收留。羿對寒浞十分信任,讓他擔任自己的國相。羿在流放夏朝國君相安,奪取夏朝大權後忙於狩獵取樂,疏遠武羅、伯困、熊髡、龍圉等賢臣,重用寒浞。寒浞打算取代羿,於是對內討好羿的妻子玄妻,對外廣施財物收買人心。而玄妻也因為羿殺死其子伯封,於是與寒浞合謀,在羿打獵回國時派人將其殺死。寒浞殺死羿後將其做成肉羹分給羿的兒子吃,羿的兒子不肯進食被寒浞在國門外處決。寒浞遂娶玄妻為妻,奪取了羿的大權,而忠於夏朝的大臣靡被迫逃往有鬲氏。寒浞後來又攻殺相安,並派其子澆攻滅斟灌氏(今山東省壽光市東北)和斟鄩氏(今山東省濰坊市坊子區東北)。[2][3][4]

寒浞有兩個兒子,一個叫澆,被封於過(今山東省萊州市西北近海處);一個叫豷,被封於戈(今河南省商丘市、新鄭市之間)。[2]

寒浞殺死相安後,相安的妃子緡逃到娘家有仍氏(今山東省濟寧市任城區,一說濟寧市金鄉縣),生下少康。少康長大後擔任有仍氏的牧正,後又逃至有虞氏(今河南省虞城縣南)任庖正,娶有虞氏族長虞思的兩個女兒,並得到綸邑(今河南省虞城縣東南)作為自己的根據地。

少康占有方圓十里的土地、擁有五百名士兵,於是開始謀劃復興夏朝。[5]靡在有鬲氏聚集了斟灌氏和斟鄩氏的餘部,擁立少康為領袖,討伐並消滅了寒浞。[2]少康又派女艾刺探寒澆軍情,在過攻滅澆,少康的兒子杼也在戈誘殺豷,夏朝至此復國,史稱「少康中興」。

別稱 韓浞
時代 夏朝
國家 伯明氏、有窮氏
正妻 玄妻
子女 妘澆、妘豷

生平簡介

  寒浞是伯明氏後代,其祖爲黄帝的車正哀,因哀有功於黄帝朝,黄帝將他封於寒(今山東濰坊市一帶),其屬地稱爲伯明國(亦稱寒國),其族人後來便以寒爲姓。
  寒浞出生在夏王仲康七年(庚申,前2041),父母從小驕慣於他,任由他胡作非爲。别人有好吃的東西他便搶了來吃,别人有好玩的東西他便搶了來玩,打東鄰罵西舍是他的家常便飯,别人和他理論,他便仗着體壯力大拳腳相加,十幾歲時就攪得四鄰不安。族人紛紛遣責他的父母,他的父母見他鬧得實在不象話,不得不批評他幾句,誰知他竟把父母捆起來照樣出去爲非做歹。鄰居們隻好告到族長(諸侯國君)那里,族長大怒,下令將寒浞驅逐出境,永遠不准再回寒國。當時寒浞隻有十三歲。
  寒浞被逐後沒有絲毫的悔意。押送他的士兵問他是否回家與父母告别,他竟說不必了,毫不猶豫地與士兵上路,頭也不回地走出了寒國。離開故土後,他一路盤算自己下一步該怎麼走。這時他聽說有窮國的國君后羿攻占了夏朝的國都,自立爲王,號稱天子。他覺得后羿真是個了不起的英雄,便決定前去投奔他。途中在山中一戶人家借宿,遇見了一位奇人,因喜愛寒浞的聰明伶俐,便收他爲徒,經過一年多的時間,他學了一身高超的武藝。寒浞恐師父再收别人爲徒,用毒藥把師父全家毒死,然後蒐刮了師父的財物,放了一把火,把師父全家人和房子一起燒掉後,踏上了江湖路。
  后羿十三年(前 2028)秋天,他輾轉來到夏都斟尋,在城里住了十幾日,好容易才找機會見到后羿,他以自己的聰明才智和靈牙利齒,贏得了后羿的青睞。后羿不顧大臣們的反對,把他留在朝中,並認他爲義子。寒浞知道自己名聲不好,如果想在此長久立足,必須得改掉以前的惡習。於是他處處謹慎小心,一方面施展各種手段博取后羿的信任。另一方面又廣交朝中權貴,努力減少自己的對立面。后羿見他身體強健,勇武過人,便讓他在軍中當了個小頭目。寒浞利用這個機會,多次參加對諸侯的作戰,也多次立功受獎。從軍不到一年就成了勇武無敵的大將軍。
  這時原來隸屬於有窮國的方夷國突然反叛,停止納貢,脱離有窮國的管轄。后羿派寒浞領兵征討,大穫全勝,方夷重新歸顺有窮國。后羿十分高興,便提拔寒浞爲軍隊的左司馬(副總管)。還爲他定了親,幫他操辦婚事,成家立業。
  此後寒浞經過多次升遷,竟然成了朝中的主政大臣。
  和許多君王一樣,有窮國君后羿在和平的環境下也開始腐化堕落起來,他貪戀女色美酒,喜好巡游打獵,把朝政上的一些事情全都委托給了義子寒浞。寒浞利用后羿給他的權力,結黨營私,發展和壯大自己的勢力。同時又變着法的討義父歡心。后羿好色,他便從各地挑選了許多能歌善舞的**入宮陪伴義父作樂;后羿好酒,他便讓各地獻數百壇最好的美酒供義父享用。后羿喜歡打獵,他便從各地挑選了數十疋良馬供義父出獵時騎乘,還培訓了上百名打獵的高手供義父調用。后羿十分滿意,他對朝中的大臣們說:“有寒浞這樣好的義子,這是我一生的福分。”
  但是大臣武羅、伯因、熊髠、尨圉等人卻站出向他撥冷水,他們認爲寒浞這樣做是把大王往邪路上引,這條路是亡國之路,前途十分可怕。他們建議后羿將寒浞免職治罪。后羿卻連連搖頭,說你們想得太多了,我待寒浞勝過親生兒子,他怎麼會害我呢?他不聽大家的勸告,依然重用寒浞,依然沉醉於宮中的享樂,那些曾經和他出生入死幾十年的老臣全都心冷了,他們歎息說:“有窮國完了!”
  寒浞此時卻十分得意,他覬覦王位已經很久了,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爲奪取有窮氏政權做准備。他表面上尊敬地稱后羿爲義父,暗地里卻叫他老東西,老色鬼。
  后羿十六年(丙子,前2025)后羿不顧群臣的反對,拜寒浞爲相,讓他總攬朝政。
  后羿十七年(丁丑,前2024),后羿在宮中養了眾多**供他淫樂還不滿足,在五十八歲的時候竟然又納了一位十八歲的少女爲妃。
  這位少女名叫純狐,是一位才貌雙全的姑娘。
  有一次,后羿乘坐馬車外出巡游,在野外看見了這位迷人的女子。他立刻命人調查姑娘家世,得知她是一位諸侯的女兒,名叫純狐,便強行把她招入宮中,納爲少妃。純狐對此婚姻十分不滿,但他是個極爲聰明的女子,表面上對后羿百依百顺,暗地里卻打主意准備致他於死地。於是,她暗中勾引寒浞,很快便與他私通。寒浞此時已經有了一妻一妾,他的妻子還爲他生了兩個兒子。他並不貪戀女色,可是卻對純狐情有獨鍾。二人私通後便祕謀准備弄死后羿,奪取他的王位。爲了達到目的,純狐便假意對后羿十分親熱,借機哄騙他對寒浞委以重任。
  寒浞與純狐合謀,在三年時間内,陸續害死了后羿的親信大臣武羅、伯因、熊髠、尨圉等人。到后羿十九年(己卯,前2022),朝中的大臣幾乎都成了寒浞的死黨。寒浞認爲時機已經成熟,便打算找機會殺死他。不久,他與純狐通奸時,被酒醉後的后羿捉奸在床。后羿盛怒之下欲殺死寒浞,但他哪里是寒浞的對手,反而被寒浞把他殺死在寢宮的床上。寒浞隨即升殿宣布了后羿的罪狀,然後自立爲王,改國號爲寒,立純狐爲正妃,以庚辰年(前2021)爲寒浞元年。
  史書上記載說寒浞即位後,曾殘酷地屠殺有窮氏族人。他吩咐手下人將后羿的屍體剁成肉泥,加入劇毒的藥物烹制成肉餅,然後送給后羿的族人吃,吃下的便被毒死,不吃的便讓士兵用亂刀砍死。其狀慘不忍睹。一部分有窮族人恐遭殺害,紛紛逃往邊遠地區,留下來的也都隱姓埋名,投靠在其它諸侯門下。從此,中原地區再也找不到有窮族人了。
  寒浞稱王後不敢有絲毫大意,他心里清楚,如今他所占據的隻不過是夏王朝的半壁江山,夏王朝不滅,他的王位就很難坐穩。他知道自己現在還沒有力量去攻打夏後氏,但必須做好防範,他相信夏王姒相一定會聯合諸侯攻打他。
  果然不出他所料,第二年春天,夏王姒相聯合了諸侯斟尋氏和斟灌氏,兵分三路攻打寒國。由於寒浞早有准備,姒相的軍隊隻是虛張聲勢地喊殺了幾天,繼而兩軍對峙月餘,最後無功而返。
  寒浞並沒有因爲夏軍退去而放松警惕。他繼續征招青壯年入伍,加強軍事力量,時刻做好戰爭准備。爲了爭取民心,他還對統治區内的平民實行削富濟貧減輕賦税等一系列政策,使人民的生活逐漸得到改善,國勢也逐漸富大起來。
  寒浞的原配夫人是北方女子,身材魁梧健壯,有一身的好功夫。她姓薑,叫作薑蠡,是九黎蚩尤氏的後人。當年寒浞領兵征討東夷,二人在戰場上相識,互相愛慕,薑蠡便率本部族投降了寒浞。寒浞得勝回朝後,國君后羿賜婚,並親自爲他們主持了婚禮。後來薑蠡爲他生了兩個兒子,長子名叫寒澆,生得豹頭、狼眼、虎背、熊腰。次子名叫寒戲,長得身長體壯,力大如牛。兩個兒子都天生神力勇猛善戰,既有母親勇武強健的血統,又有父親機智狡猾的智慧,十幾歲時就開始領兵撕殺。
  寒浞十一年(庚寅,前2011),也就是夏王姒相十九年,寒浞在兩個兒子的支持下,向夏王朝的領地發動了一次突然襲擊。由於夏後氏族民毫無准備,這次襲擊十分成功,不僅掠奪了大批的財物,還捉穫了許多百姓。寒浞把這些夏朝的百姓全都賜給他的大臣做了奴隸。此次戰役更堅定了寒浞滅夏的決心,他在軍事備戰方面做了大量的准備工作,決定選擇適當的時機向夏王朝統治區發起全面進攻。
  寒浞十二年(辛卯,前2010),寒、夏兩國的大決戰終於暴發。寒浞采用了分而治之各個擊破的戰術,先命長子寒澆率主力部隊攻打斟灌氏的戈邑(今河南太康與杞縣之間),自己和次子寒戲各率一軍虛張聲勢佯攻夏都帝丘和斟尋氏(今山東濰坊西南),使他們不敢增援斟灌氏。結果斟灌氏孤軍作戰,很快被強大的寒澆軍擊敗,戈邑陷落,斟灌氏首領姒開甲帶領殘部退守斟灌(夏後氏都城,在今山東壽光市東北)。
  寒浞首戰告捷,大封功臣。他封長子寒澆爲過王,鎮守過邑(今山東萊州市西北),封次子寒戲爲戈王,鎮守戈邑。這次大戰寒國雖然穫勝,但也損傷了很多兵力,許多青壯年都死在了戰場上。寒浞決定暫時罷兵休戰,養精蓄銳,以利再戰。夏王姒相此時本來有足夠的能力反擊,但他被寒國強大的攻勢嚇破了膽,不敢組織軍隊進攻,而是下令加強各邊境城邑的防守,這就給寒國留下了休養生息的良機。
  寒浞十八年(丁酉,前2004),寒國的軍隊經過六年的休整,比以前更加強大。寒浞再次調集軍隊,與夏王朝展開第二次決戰。他仍命寒澆率主力部隊攻打諸侯斟灌氏,斟灌氏首領姒開甲率軍迎敵,中了寒澆的埋伏,伏兵四起,將夏軍四麵包圍,姒開甲率將士拼死突圍,最後全部戰死。寒軍攻占了夏都斟灌,大肆屠殺城中百姓。幸存者皆被捆索爲奴。
  寒浞十九年(戊戌,前2003),寒澆乘勝進軍攻打斟尋氏。斟尋氏首領姒木丁聞姒開甲戰死,正欲興兵爲其報仇,如今得知寒軍又來進犯他的領地,大怒,立刻率軍迎戰。雙方乘船在濰河(今山東濰坊境内)上展開了一場激戰。當時的濰河水深流急,水面寬闊,適宜水戰。姒木丁的軍隊多數不懂水性,隻能在船上與敵人撕殺。寒澆利用夏軍這一弱點,派出了數十名水手潛入水下,鑿穿了姒木丁的戰船。夏軍見戰船漏水十分驚慌,寒軍乘機攻殺,夏軍大部落水淹死,幸存者亦被殺死。姒木丁也在混戰中被寒軍所殺。斟尋氏滅亡,其國土全部被寒國占領,其民大部分淪爲奴隸。
  寒浞二十年(己亥,前2002),寒浞滅掉了斟灌氏和斟尋氏兩大諸侯,除去了夏王朝的左膀右臂。緊接着便兵分三路圍攻夏都帝丘。夏王姒相率城中軍民拼死抵抗,終因勢單力薄,擋不住寒軍的強大攻勢。寒軍攻破帝丘,殘酷地屠殺城中軍民和夏後氏大臣,夏王姒相及族人皆被寒軍殺死,宮室内外血流成河。
  至此,夏王朝正式亡國,夏王朝的統治區域全部控制在了寒浞手里。
  寒浞自以爲已經把夏王朝的子孫斬盡殺絕,可是他萬萬沒有想到,夏王姒相已經懷了身孕的妃子後緡,人不知鬼不覺地從城牆下的水洞子爬了出去。後緡本是有仍氏之女,她裝扮成農婦逃回了母家有仍(今山東濟寧市南)。
  寒浞二十一年(庚子,前2001),姒相的妃子後緡在有仍生下了一名男孩,取名少康。
  姒少康在外祖父家里長大,後來當了有仍國的牧正(主管畜牧的官)。不料身份泄露,消息傳到了寒浞那里,寒浞大驚,立刻派自己的兒子寒澆帶人前往有仍抓捕。姒少康聞訊後逃往有虞(今河南商丘市虞城縣西南)。
  寒浞三十九年(戊午,前1983),姒少康在有虞被國君虞思招爲女婿。虞思還把倫邑(今河南商丘市虞城縣東)賜給他,賞他良田十頃,士兵五百名。姒少康不忘父仇和亡國之辱,刻苦習文練武,廣交天下勇士賢臣,爲複國准備力量。
  寒浞五十五年(甲戌,前1967),逃亡到有鬲(夏代諸侯國,今山東德州市平原縣西北)的夏朝老臣伯靡,暗中聯絡殘存的斟灌氏和斟尋氏族人,率領他們投奔姒少康,組成了一支複國大軍,向寒國宣戰。
  寒浞五十七年(丙子,前1965),姒少康的複國大軍攻打寒澆的封國,攻占過城,殺死了寒浞的長子寒澆。
  寒浞五十九年(戊寅,前1963),姒少康命長子姒杼領兵攻打戈邑,寒浞的次子寒戲領兵迎戰,被夏軍擊敗,姒少康殺死寒戲,收複了戈邑。
  寒浞六十年(己卯,前1962),姒少康的複國大軍先後攻克了寒浞的兩大封國,收複了中原地區的大部。緊接着便進軍攻打寒浞的老巢斟尋都城。此時寒浞已經年近八十歲,無力征戰撕殺,隻好躲在深宮里苟延殘喘。他的部下見大勢已去,爲了給自己和家人留條活路,他們在夏軍圍城的時候突然反叛,殺入宮中,把寒浞從妃子的被窩里光着屁股拉出來,打開城門將他獻給了姒少康。姒少康下令將他處以極刑,同時命令將寒浞一族斬盡殺絕。
  稱霸一世的寒浞就這樣走完了他的人生旅途。

人物評價

  史書上記載的寒浞大體上就是這個樣子,不過寫史的人是不是如實的記載了歷史,那還是很難說清,因爲著書立說的人往往都是根據自己的思路去寫的,也未必是客官真實的記錄。
  一個政權推翻另一個政權,殘酷的鎮壓政敵,這在歷史上並不是什麼新鮮事,商湯滅掉夏朝,周武王滅掉商朝,不也是同樣對前朝貴族施行殘酷的鎮壓嗎!
  寒浞憑自己的才智獨闖天下,居然能滅掉夏王朝使其亡國四十年,顯然是具有卓越的軍事才能和政治才幹。他能平定諸侯統一天下,必然有其獨到的治國方略,絕非僅僅是靠暴力征服就能解決。遺憾的是我們在史書上無法找到寒浞治理國家的具體措施。
  對於歷史的真實性,從歷史唯物主義的角度看,我們隻能是三七開。七分真實,三分虛假。有句俗語叫做“成者王侯敗者贼”,在此我們可以略做修改,稱作“成者有史敗者無”。縱觀歷史上各朝各代的歷史,差不多都是由勝利者撰寫,他們往往都把戰敗國說的一無是處,甚至幹脆從史書上抹掉。至於說所謂的某某史官如何的秉公寫史,我看也不過是曆代文人的炒作,未必是真!
  是梟雄也好,是奸雄也罷,無論怎麼說寒浞也是中國歷史上一位了不起的人物,他的英雄業績不僅應該載入史冊,而且應該讓更多的中華兒女知道!

叛臣之辯

  關於有窮國和寒浞的記載文字,曆來頗多懷疑,覺得它“首尾横決”,“與初言不相應會”。然先秦文獻中言羿、浞事者甚多,《楚辭·天問》及《離騷》所言情節也與《左傳》相近,雖然看起來有一些事實根據,但多數人認爲是漢朝那些儒生們爲了維護統治階級的正統思想,精心偽造的。戰國時期屈原的《離騷》、《天問》等著作證明,戰國時羿浞亂夏的傳說已經流傳甚廣,也許故事的細節值得推敲,但是西漢人已知道少康中興的故事,也是無疑的。正如著名歷史學家顧頡剛先生說的那樣:“我們不該用了戰國以下的記載來決定我們商周以前的史實。”
  《左傳》的作者傳說是孔子後的左丘明,實際上是戰國時期的人假托其名而作。《左傳》的寫作時間期距離夏朝初年的羿浞代夏事件,已經有了1800多年的時間。1800年的時空距離,相當於我們今天來談論三國時的事情,能有多少真實性可言?直到今天,我們還沒有發現夏朝的文字記載,戰國人對夏朝的記憶也隻能是口口相傳的。這樣以來,戰國人如何知道寒浞亂政的那麼多細節,就很有疑問了。
  《左傳》關於弈浞代夏的這段記載,是說客魏絳引自《夏訓》的,《夏訓》顯然是夏代後人編寫的治國經典作品。魏絳當時的語境也是借古喻今,以夏朝的舊事說明 “得人心”的重要。從中可見,《左傳》的作者對這個傳說並不是作爲一段信史記載的。細細品味,《左傳》作者處理這段文字手法是很高明的,巧妙避開了歷史真偽問題。所以說,寒浞弑君暴政本身就是野史傳說的性質,有文學誇張的成分。後人把這段話當成了信史,作爲對歷史人物的研究是不夠嚴謹的。
  換言之,寒浞所處的時代,規則就是“勝者爲王”。看看中國幾千年的歷史,哪個朝代不是用暴力手段取得的呢?
  中國的輿論有個不好的傳統,就是容易走極端。評論歷史人物,要麼譽滿天下,要麼謗滿天下。儒家有個不好的習慣是用歷史說事,而對史實卻隨意刪削。綦彥臣的《中國人的歷史誤讀》,直截了當地說,所謂“禪讓”,隻不過是政變的美麗托詞。這個觀點是很有見地的。事實也是如此。我們注意到,這些記載多是在孔子以後。漢朝漢武帝“罷黜百家、獨尊儒術”後,爲了維護封建帝王的專制,守衛皇帝的正統地位,對寒浞這類弑君人物自然是恨之入骨的,所以對寒浞進行了不遺餘力的醜化。所以到今天,大多數人隻知道寒浞是一個野心勃勃、篡權奪位的亂臣贼子。應該說,有的書上很多情節都是憑空虛構的,目的就是在道德上、倫理上、人格上醜化寒浞,貶低寒浞,給予徹底的“封殺”。
  打個不恰當的比方,寒浞的命運有點像曹操。一部《三國演義》,使中國人誤讀了曹操近千年;一部著作者都有疑問的《左傳》引文,更是讓我們誤讀了寒浞 2000年。平心而論,寒浞在那個諸侯紛爭、中原逐鹿的時代,能顺勢而起,統治中原,至少是一個有作爲的豪傑,一個有歷史影響的人物,我們應該客觀公正的給予其歷史評價。
  寒浞父子奪取天下後,也並非史書上說的那樣荒淫無度、不理朝政,而是做了一些利國利民的大事的。據《萊州府志》記載,從萊州的過西村至寒亭方向,還殘存着一條高嶺。傳說這是寒亭父子爲抵禦海潮的侵襲,用20年的時間修築的海防大堤。4000年前的祖先就如此重視海防,不能不說是個造福大眾的巨大工程。

身後聲名

  翻看寒亭的地名,至今還有很多寒浞的文化遺存和心靈印記,見證着寒亭歷史的久遠和寒浞的影響。
  寒亭村邊的浞河,是因寒浞而得名;沿浞河上游,更是布滿了因寒浞得名的村落。倉上村,傳說是寒浞當年囤糧之地,張營村是步兵營,寨子村是中軍寨,馬宿村駐紮騎兵,清池村是飲馬池,竈戶村是炊事部,倉上村是糧倉……當然,從這些村建村歷史來考究,並沒有夏朝這麼久遠。但我們既不能盲目的輕信,也不能武斷否定。
  清光緒年間,在寒亭鎮附近的齊家埠村東門外,緊靠浞河西沿豎了一塊石碑,上刻“寒侯碑名石”字樣,記有浞河起因等事宜,可惜,現在已經找不到了。
  寒浞河,現名浞河。發源於坊子區境内的孝夫泉,横跨寒亭全境,下游匯入虞河入海。
  位於寒亭村南5公里處,有處方正的巨型寢陵,傳說這就是寒浞塚。
  寒浞塚封土高6米,底部東西42米,南北60米,底圍252米,墓塚保護完好,是全市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從墓塚側面看出,黄土、黑土、沙土等多種土層混合,清晰可辨,顯然不是自然形成,而是由人工夯築而成。傳說專門有守陵的軍隊在此居住,逐漸在寒浞塚北形成了兩個自然村,分别取名爲東、西塚子後村。
  有個古玩收藏界的朋友說,這里曾出土過許多文物,其中有戰國、商代、夏代乃至龍山文化時期的不少有價值的文物。附近還有一處龍山文化遺址。在田間地頭,我們見到農民整理農田從淺土層拾撿堆積的破碎陶片,這些碎片有的是龍山文化時期,有的是漢代,也有元明時期的磁片,它們跨越了幾千年的時空,被今人堆積在一起,寂寞的流落到荒野。有誰知道,每一片都閃耀着文明的光輝!也許,還隱藏着驚天的祕密,等待後人的發現。可以肯定的是,幾千年前,這里就是一個繁盛之地,其文明延續了千年之久。
  登臨寒浞塚,抬眼遠望,鱗次櫛比的高樓大廈已經將歷史和現實拉得如此之近。難以想象,這里曾經是繁華的城池,廝殺的戰場!4000多年過去了,野火春風,生生不息。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長眠在這里的寒浞,還有幾人記取?

寒浞塚

  寒亭區東有塚子村,其上有大土塚一座,延伸九條塹壕,號爲“九龍聚首”,相傳是爲寒浞塚。寒浞,後弈家臣,羿篡奪夏朝王位後,不務政事,四出游獵,將政務委任於寒浞。寒浞積極培植自己的勢力,在后羿外出游獵歸來時,乘機把他殺死,自己登上了王位,並占有了后羿的妻室,生澆和。後來寒浞又攻殺夏後相,滅了斟灌氏、斟氏,分封自己的兒子,以鞏固自己的統治地位。建都寒城,爲寒亭故城。後少康討伐寒浞,恢複夏朝,史稱“少康中興”。寒浞死後葬於寒浞塚内。
  ——史料:夏後氏時,羿之祖世爲射官。天子賜之弓矢使司射。夏之方衰。自遷於窮石,號“有窮氏”。夏太康十有九年,王畋於洛表,羿拒王於河,不能複返冀都,遂作五子之歌,都於王夏。羿篡夏政,號帝夷羿。不修民事而淫於原獸,用伯明氏之讒,子弟曰寒浞者爲己相。浞讒慝詐偽,娛羿子田,而陰取其國家。殺羿而烹之以食。其子不忍食,殺之於窮門。浞因羿室,生澆及。夏太康崩,弟仲康立。仲康崩,子相立。國浸弱,依同姓諸侯斟灌、斟氏。及寒浞殺羿,而澆既長,力能盪舟,浞乃使澆用師,滅斟灌、斟而弑夏侯,相於帝邱。後緡方妊逃出,歸於有仍氏,生少康焉。少康長爲仍牧正。澆使人求之,逃於有虞,爲虞庖正。虞思妻之以二姚,而邑諸綸,有田一成,有眾一旅,布德兆謀,以收夏眾。少康三十九歲,夏遺臣興師討浞,伏誅,滅澆於過,滅於戈,有窮氏遂亡。秦少康踐天子位,夏道中興,複禹舊績。
  寒國距今約4000多年,其統治中心在濰坊市寒亭區。寒國是伯明氏所建的古老部落,寒浞不爲國君所用,便投靠了后羿。后羿不修民事,寒浞將其推翻,奪取了王位,建立了寒國,爲穩定統治局面,他把兒子澆封在過(今掖縣境),把另一個兒子殪封在戈(今河南境)。少康中興,逐步消滅了寒浞的勢力,現在,濰坊市仍然有寒亭,浞河等古地名,有寒鼎、寒浞塚等文物古蹟。足以說明這里就是當年寒浞的統治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