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mini
image

(拼音:Jié,注音:ㄐㄧㄝˊ),中國夏朝第十七任君主,亦是最後一任君主,華夏族,名履癸,發之子。

傳統史書將桀描述成一個暴君:他對政事不聞不問、沉溺女色之餘,還施行暴政。《通鑑外紀》載:「(桀)罷民力,殫民財。為酒池糟堤,縱靡靡之樂,一鼓而牛飲者三千人。」結果商湯起兵,〈湯誓〉說:「有夏多罪,天命殛之」,桀伐有娀氏於有娀之墟鳴條(今山西安邑);在鳴條之戰,桀戰敗,夏朝就此滅亡。[1]桀哀嘆說:「孤悔不遂殺湯於夏台使至此。」不久病死於南巢之山(今安徽省巢湖市)。[2]。後世有「殷鑑不遠,在夏后之世」的說法。亦有把桀亡國的原因推給其妃妺喜。

後代

《史記》稱匈奴是桀的兒子淳維北逃所建,「匈奴,其先祖夏后氏之苗裔也,曰淳維。」

後世

成語「桀驁不馴」中「桀」便是指這位君主。

夏后氏
履癸
諡號
時代 夏朝
身份 國君
出生日期 不詳
逝世日期 約前1600年
子女 淳維
墓葬 殽南陵

生平簡介

  姒履癸(前1651年—前1600年) ,姓姒,名履癸,又名癸,一名爲桀。中國王族分封時代夏王朝的第十七任王。他的祖父是姒皋,父親是姒發。桀是歷史上有名的殘暴之君。窮奢極欲,暴虐嗜殺,終於被商湯所滅,結束了長達近500年的夏王朝。

  履癸文武雙全,赤手可以把鐵鉤拉直,但荒淫無度,暴虐無道。
  夏朝當姒發在位時,各方諸侯已經不來朝賀了,夏王室内政不修,外患不斷,階級矛盾日趨尖銳,夏國進一步衰落。至桀時,延續了400多年的夏朝,更是德政衰敗,民不聊生,危機四伏。但夏桀不思改革,驕奢自恣。據《竹書紀年》記載,他“築傾宮、飾瑤台、作瓊室、立玉門”。還從各地蒐尋美女,藏於後宮,日夜與妺喜及宮女飲酒作樂。據說酒池修造得很大,可以航船,醉而溺死的事情時常發生,荒唐無稽之事,常使妹喜歡笑不已。民眾的生活則十分困苦,他們每年的收成難得溫飽,更無兼年之食,每遇天災則妻離子散。夏代臣民指着太陽咒罵夏桀說:“時日曷喪,予及汝偕亡”。意思是說,你幾時滅亡,我情願與你一起滅亡。同時,四方的諸侯也多背叛,夏王朝面臨内外交困的局面。
  夏桀三十三年(公元前1785年),桀帝發兵征伐有施氏,有施氏抵擋不住,進貢給他一個美女,名叫妺喜。桀十分寵愛妺喜,特地爲她造了富麗堂皇的瓊室、象廊、瑤台和玉床,這一切的負擔都落在百姓的身上,人民痛苦異常,敢怒而不敢言。桀重用佞臣,排斥忠良,有個名叫趙梁的小人,專門投桀所好,教桀如何享樂,如何勒索,殘害百姓,得到了桀的寵信。
  夏桀三十七年(公元前1781年),東方商部落的首領湯將一個德才兼備的賢人伊尹引見給桀。伊尹以唐堯、虞舜的仁政來勸說桀,希望桀體諒百姓的疾苦,用心治理天下。桀聽不進去,伊尹隻得離去。
  到了晚年時的桀帝更加荒淫無度,竟命人造了一個大池,稱爲夜宮,他帶着一大群男女雜處在池内,一個月不上朝。太史令終古哭着進諫,桀反而很不耐煩,斥責終古多管閑事,終古知夏桀已不可救藥,就投奔了商湯。夏桀手下有個叫關龍逄的臣子,聽到老百性的憤怒聲音,便對桀進諫說:“天子謙恭而講究信義,節儉又愛護賢才,天下才能安定,王朝才能穩固。哪今陛下奢侈無度,嗜殺成性,弄得百姓都盼望你早些滅亡。陛下已經失去了民心,隻有趕快改正過錯,才能挽回人心。”桀帝聽了又怒罵關龍逄,最後更下令將他殺死。
  夏桀認爲他的統治永遠不會滅亡。他說:“天上有太陽,正像我有百姓一樣,太陽會滅亡嗎?太陽滅亡,我才會滅亡。“他還召集所屬各部首領開會,准備發動討伐其他部落的戰爭。桀日益失去人心,弄得眾叛親離。這時候,商部落在湯的領導下日益興旺了起來。桀擔心商湯會危及自己,就借故將他囚禁在夏台(今河南省禹縣境内)。不久,湯設計使桀釋放了自己。
  後來,商湯在名相伊尹謀劃下,起兵伐桀,湯先攻滅了桀的黨羽韋國、顧國,擊敗了昆吾國,然後直逼夏的重鎮鳴條(今山西運城市東北安邑鎮)。
  夏桀五十二年(甲午,公元前1767年),桀帝得到消息,帶兵趕到鳴條。兩軍交戰,夏軍將士原來就不願爲桀賣命,乘機紛紛逃散。夏桀制止不住,隻得倉皇逃入城内。商軍在後緊追,桀匆忙擕帶妺喜和珍寶,渡江逃到南巢(今安徽省巢縣)。後又被成湯追上俘穫,放逐在此。商湯把他諡號爲‘桀’(凶猛的意思)。長達500年的夏王朝結束。

夏桀與夏朝的滅亡

      夏王朝是我國歷史上第一個國家政權,其主要活動區域在以洛陽爲中心的河洛地區,國都在今偃師市境内的二里頭村一帶。從禹到桀,夏朝共十四代、十七王,自公元前2070年始經歷了四百七十餘年。

  夏王朝到了帝孔甲時,開始轉入後期。《史記·夏本紀》載:“帝孔甲立,好方鬼神,事淫亂,夏後氏德衰,諸侯畔之。”他的淫亂激起了群眾的反抗鬥爭,夏王朝的統治法度從此遭到破壞,引起不少諸侯國的叛離。夏王朝的統治,從孔甲開始,逐步走上衰敗的道路。
        孔甲三傳到桀,桀是我國歷史上有名的暴君。桀繼位時,爲了制服叛離的諸侯,以武力威逼東方的許多邦國,仍擧行朝會,結果激起了有緡等更多諸侯的叛亂。夏桀出兵征討有緡,有緡雖然戰敗,但夏王朝也爲之元氣大傷,加速了它的滅亡。
 
     《史記·夏本紀》載:“桀不務德,而武傷百姓,百姓弗堪。”這說明夏桀對庶民是極其凶狠殘暴的。據《湯誓》揭露夏桀的罪狀,主要是“率遏眾力”(耗盡眾人的力量)和“率割夏邑”。
       夏桀對宮邑的建設更爲奢侈豪華,傳說夏桀時還修有容台、牧宮、夏台等宮殿建築。大規模的工程建築,曾在朝野上下引起了強
烈不滿,但是夏桀依然一意孤行,樂此不疲。此時,恰逢天災,本應賑救百姓,而夏桀反其道而行之,置人民生死於不顧。
       由於夏桀的驕侈淫逸,不修國政,統治集團内部分崩離析,臣服於夏王朝的諸國也多離心離德,其中商湯迅速崛起。湯針對夏的暴政,采取了“以寬治民”的政策,爭取民心,迅速壯大自己。夏桀爲了壓制湯,迅速調集九夷之師討伐商,湯見攻夏時機尚待進一步成熟,遂按下兵力,假意表示臣服,以待時機。這時,夏桀不斷興兵對外征伐,奪取珍寶、美女,爲了免於戰爭,西方一個叫岷山的小國國君向夏桀獻上琬、琰兩個美女,夏桀自從有了琬、琰,就把過去寵愛的妹嬉抛到腦後。他整天沉湎於酒色,誅戮忠臣,最終導致眾叛親離。
        外,諸侯叛離;内,眾人反抗,夏桀的統治已經無法維持下去。商湯乘機興兵伐夏,迅速打到夏都城下,夏桀見大勢已去,就帶着殘兵敗將和琬、琰二姬,逃出斟鄩,兩軍在鳴條展開決戰,夏桀勢孤力寡,戰敗逃亡,死於南巢(安徽巢湖北岸),夏朝滅亡。

夏桀寵妃妺喜

        妺喜,“妺”讀作“mò”,又名妺喜、妺嬉、有施氏女,有施氏原爲喜姓。夏朝末代國王夏桀姒履癸的寵妃。生卒不詳。
        夏桀代有施氏(今山東省滕州市),有施氏是東方小國,國弱力薄,不敢與夏朝爲敵,表示願意稱臣納貢。夏桀乘勢凌人,不准有施氏投降,一定要血洗有施氏,有施氏探知夏桀是一位好色暴君,投其所好,選了美女妺喜進獻請降。夏桀見妺喜貌美,十分高興,遂罷兵帶妹喜回到王都斟鄩(今河南省偃師二里頭),妺喜見王都宮殿陳舊,很不高興,桀王爲了討好妺喜,造傾宮,築瑤台,用玉石建造華貴的瓊室外瑤台,以此作爲離宮,終日飲宴淫樂,不理政事。
  夏桀爭伐有陂後,得美女魚和妲。桀喜歡上了魚和妲,漸漸冷落了妹喜。妹喜生恨,還暗地里爲商湯送夏軍情。 夏滅,商湯並沒有感謝妹喜,而將妹喜和桀流於東海斃。
  由於桀王的淫奢暴虐,人民不堪其苦,商湯乘機起兵討夏,桀王於鳴條(今河南省封丘東)戰敗,挾妺喜同舟渡江,逃到南巢(今安徽省巢東南)之山一道死去。
   
        後來的一些傳說講,夏桀得到妺喜以後,更加荒淫無度。常常把她抱到雙膝上,日夜不停地陪她飲酒。妺喜喜歡聽撕裂綢緞的聲音,他就從國庫搬出綢緞,教宮女撕給她聽。在“裂帛”壯擧之後,索性大興土木,鑿了一個大池塘,里面滿裝美酒,在酒上劃船。還集合了三千壯士,牛飲池酒。面對揮霍無度的昏君,老百姓又是敢怒而不敢言。人們實在無路可走,有的人對着太陽指桑罵槐道:“你這個可惡的太陽什麼時候完蛋啊,我真願意和你一道滅亡。”(“時日曷喪,予及汝偕亡”。)

歷史評價

     (一)

     《史記·殷本紀》原文

  當是時,夏桀爲虐政淫荒,而諸侯昆吾氏爲亂。湯乃興師率諸侯,伊尹從湯,湯自把鉞以伐昆吾,遂伐桀。湯曰:“格女眾庶,來,女悉聽朕言。匪台小子敢行擧亂,有夏多罪,予維聞女眾言,夏氏有罪。予畏上帝,不敢不正。今夏多罪,天命殛之。今女有眾,女曰‘我君不恤我眾,舍我嗇事而割政’。女其曰‘有罪,其奈何’?夏王率止眾力,率奪夏國。有眾率怠不和,曰‘是日何時喪?予與女皆亡’!夏德若茲,今朕必往。爾尚及予一人致天之罰,予其大理女。女毋不信,朕不食言。女不從誓言,予則帑戮女,無有攸赦。”以告令師,作《湯誓》。於是湯曰“吾其武”,號曰武王。
    桀敗於有娀之虛,桀奔於鳴條,夏師敗績。湯遂伐三葼,俘厥寶玉,義伯、仲伯作《典寶》。湯既勝夏,欲遷其社,不可,作《夏社》。伊尹報。於是諸侯畢服,湯乃踐天子位,平定海内。
       譯文

  當時,夏桀的政治暴虐,生活淫亂,而諸侯之一的昆吾氏又作亂。湯於是起兵統帥諸侯,伊尹誓死追隨。商湯躍馬奔馳,手中揮舞着兵器斧頭攻打昆吾,接着又討伐夏桀。湯滿懷自信、豪情萬丈地說:“大家都過來呀,靠攏些,你們都仔細聽我說,不是晚輩我膽大妄爲,擧兵作亂,隻因夏朝作惡多端,罪有應得啊!大家也都說夏朝有罪,我懼怕上帝的威嚴,不能不去攻打夏桀。如今夏朝罪惡多端,是老天命我來滅絕他。現在你們在場的諸位可能會埋怨說:‘我們君王不憐憫我們,廢棄我們的農事,讓我們去攻打夏朝。你們又都說,‘他有罪,又有哪些罪惡呢?’聽我說,夏桀恣意用盡眾人的勞力,無休止地消耗夏朝的國力,所以大眾也都懈怠,不跟他通力合作,普天下百姓們都說:‘夏桀你這個該死的太陽什麼時候衰亡呀?我們都願意與你同歸於盡。’夏桀如此之壞,現在我一定去征伐他。你們倘若輔助我,奉行上天的旨意,我會大大地賞賜你們。請你們不要懷疑,我是不會說假話的。你們倘若不聽從我,約束你們的誓言,那我就會殺了你們,絕不會有寬赦的。”告誡完這番話,命令管文書的官員記下,這就是《湯誓》。湯認爲自己非常勇武,於是稱爲武王。
   夏桀在有娀的舊地打了敗仗,逃奔到鳴條(今河南封丘東),夏軍徹底潰敗。湯於是攻打三葼國,取其地的寶玉,湯的臣子義伯、仲伯寫下了《典寶》。湯戰勝了夏桀後,想遷移夏的神社,沒有辦成,寫下了《夏社》(今佚)。伊尹徹底勝利之後頒布了一系列仁政措施,諸侯都歸服於商湯,湯便登上了天子的尊位,平定了全國。
   
    (二)

        夏桀是夏王朝的末代君主。他文才出眾,武藝超群;赤手空拳可以格殺虎豹,能把鐵鉤象拉面條一樣隨意彎曲拉直,如此文韜武略的男人應該有能力成爲一個英明的君王。遺憾的是:夏桀把所有的聰明才智都用在暴虐、享樂和瞎摺騰上。夏桀和商部落的末代君主殷紂是一個傳奇式的人物,和夏桀一樣文武全才。人們對他的了解比夏桀要充分,因爲以他爲主人公的通俗演義型小說《封神榜》在中國民間家喻戶曉,成爲民間戲文里房屋的主題。他天生神力,如果生在今天的西班牙,一定是一個空前絕後的鬥牛高手,能囊括所有鬥牛項目的冠軍;因爲他能把九條牛倒拉着走。他的雙手還能托住大廈的横梁……要命的是:他沒有把他的聰明才智用在治國安幫和濟世安民上,而是用在拒絕規勸和掩飾錯誤上。 夏桀和殷紂都是能力卓越才幹超群的帝王,本應該成爲造福天下普濟蒼生的英雄人物,沒想到在成爲帝王之後竟成爲天下的公害,爲人民也爲他自己帶來巨大的災難。這說明中國的帝王從一開始就擁有不加限制的廣大權力,隻有無限的權力才具有如此猛然的毒性,使一個英雄人物淪爲禽獸不如的惡魔。俱得注意的是:夏桀和殷紂的所作所爲就象是一個模子里倒出來的,二人的結局也大同小異。兩人都過不了美人關,並最終在美人的懷抱里跌得國破家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