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mini
image

少康

少康是中國夏朝第六任君主。相的兒子,杼的父親。

傳說寒浞派人殺了相後,相的妃子后緡逃到娘家有仍氏(任姓,今山東濟寧任城),生下少康。少康長大後為有仍氏牧正,又逃至有虞氏(今河南商丘虞城南)任庖正(掌廚),有虞氏的君主虞思把兩個女兒嫁給了少康[1],有田一成(方十里),有眾一旅(五百人)。夏朝遺臣靡集結夏朝斟灌氏及斟尋氏二國遺民之力,滅寒浞,立少康為王。[2]少康派女間諜女艾到寒浞之子寒澆的封地秘密偵察。又令其子季杼至戈地,先行利誘寒豷,以麻痺之。[3]寒澆與寡嫂女岐私通,女艾謀刺寒澆,結果誤殺女岐。後來少康藉由打獵的機會,放出獵犬咬死了寒澆。[4]接著,季杼率軍大舉進攻戈地,殲滅敵軍,寒豷戰敗被殺。[5]

少康在位時夏朝比較強盛,史稱「少康中興」。
少康曾經派遣庶子無餘到會稽建立越國

夏后氏
時代 夏朝
身份 國君
后緡
子女 杼、曲烈、無餘

少康,又名杜康,生卒年不詳,相子,攻殺寒浞,複興夏朝,在位21年。少康是相的遺腹子,相被迫自殺時,少康還沒有出生。母親後緡氏當時顧不得失去相的悲痛和王後的尊嚴,急忙隨宮女從狗洞中爬出,逃到娘家有仍氏部落(今山東省濟南市東南)。第二年,生下了少康。少康自幼曆盡苦難,複國後能勤於政事,講究信用。在他治理下,天下安定,文化大盛,各部落都擁戴他,夏朝再度興盛,史稱“少康中興”。公元前1880病死,葬於陽夏。 另有唐代高僧少康大師。

簡介

  少康是夏朝第六任君王,在位時間公元前1940年—公元前1880年,相的兒子,予的父親。爲相妻有仍氏之女後緡所生。由於其生活的時代正當寒浞攻殺夏後相,夏朝亂政之時,所以少康生長於有仍氏。長大之後當了有仍氏的牧正,管理畜牧。後爲寒浞及其子澆所迫,又逃到有虞氏,當了庖正。在有虞氏和夏族舊部靡的幫助下,少康終於攻滅了寒浞和其子澆,恢複了夏朝的統治。這一段歷史被稱作「少康中興」。少康是夏王朝中有作爲的一位君王。晚年,少康封庶子無餘於越(今浙江省紹興縣),以祀奉祖先大禹的墓,這就是越國的啟端。21年後,少康病死,葬於陽夏。

人物生平

  夏朝的建立標志中國“家天下”的首創,也是中國曆代興治盛衰亂亡的一系列鏈條之第一環。它具有立國創制的作用,即首建王朝、首行世襲,同時也開了曆代篡奪政權的先例。古書把夏啟繼承父位,當作由“天下爲公”的“大同”之世,進入“天下爲家”的“小康”之世的開端。
  大禹因治水有功,深孚眾望,遂繼舜而當了中原諸部落之共主,初都陽城(今河南禹縣),後都於安邑(今山西夏縣西北)。據說禹大會「諸侯」(指諸部落酋長)於塗山(今安徽蚌埠西,另有紹興等說),執玉帛而來與會的有“萬國”之多。又傳禹在世時也仿效堯、舜,薦擧益爲繼承人,但他的兒子啟卻自行繼位,並鎮壓了反對他掌權的勢力。從此,夏乃由一個部落之稱而成了國名,中國歷史上的第一個王朝──夏朝(約公元前2205年─約前1766年)就此建立,都於安邑。
  自啟繼禹位,父子、兄弟相傳的王位繼承制終於固定下來。夏朝建立標志中國“家天下”的首創,也是中國曆代興治盛衰亂亡的一系列鏈條之第一環。它具有立國創制的作用,即首建王朝、首行世襲,同時也開了曆代篡奪政權的先例。古書把夏啟繼承父位,當作由“天下爲公”的“大同”之世,進入“天下爲家”的“小康”之世的開端。
  夏朝雖然建立,但其初政權並不鞏固。據說啟耽於飲酒作樂,在位十年而卒,傳位給其子太康。太康自小跟着父親啟享樂,即位後生活比啟還荒淫腐敗,隻顧飲酒游獵,不理政事。
  有一次,他帶着家屬、親信去洛水北岸游獵。一去3個多月不回來,弄得百事廢弛,民怨沸騰。東夷族有窮氏(在今山東省德州市北)部落首領后羿乘機起兵,奪取了夏的都城安邑。太康帶着獵物興高采烈地回來,在走到洛水岸邊時,見對岸有重兵把守,便慌忙派人過河探問,這才知道是后羿不讓他回都,各部落首領都不滿意太康的荒唐,又懼怕后羿的實力,誰也不來幫助。太康後悔不及,隻好在陽夏築了一座土城居住下來。史稱“太康失國”
  太康的五個弟弟見兄長不能回都,就陪着母親來到洛水南岸苦苦盼候,始終沒有能等到。五兄弟就作了一首歌來追念他們的祖父禹的功績和品德,傾訴目下的淒涼悲哀之情。這首歌就是《尚書》中著名的《五子之歌》。歌詞的大意是:
  我們的祖先大禹曾經訓導子孫說,百姓是國家的根本,隻有根本穩固了,國家才能安寧。君主應當勤於政事,用心治理好天下,倘若貪酒色、好游獵,或者大興土木,建造亭台宮室,那麼,隻要有其中的一件,就會失去民心,導致亡國。緬懷我們的祖先大禹大世時,他身爲萬邦之君,將天下治理得井井有條,使百姓安居樂業,他是一位多麼賢明的君主啊!今天,太康不遵祖訓,荒廢政事,弄得百姓都仇視我們,使祖先創建的王朝被人顛覆,陷我們於淒苦的境地。太康啊,你鑄下了大錯,我們心中是多麼痛苦啊!
  27年後,太康病死於陽夏。
  后羿廢黜太康後,立太康弟仲康爲王。仍由后羿專政。仲康不甘心作傀儡,一心想奪回大權,曾派大司馬胤侯去征伐后羿的黨羽義和,試圖削弱后羿的力量。終因實力薄弱,反被后羿軟禁,憂悶成病而死。
  仲康的兒子相繼位,相年齡這時還很幼小,因后羿帶兵進逼,隻得逃往帝丘,又遷到斟灌(今山東省壽光縣東)。相繼位後的第八年,由於后羿因恃其武力,不修民事,日日以田獵爲樂,遂被后羿的助手寒浞指使后羿的門生,貼身衛士逄蒙所殺,進而寒浞派兒子澆帶兵進攻斟灌。相力量弱小,隻好再次逃往帝丘。這時,相曾先後征伐過淮夷、風夷、黄夷等部落。不久,於夷來朝見,服從於相。
  第二年,澆又帶兵奔襲帝丘。在一天晚上攻入城中,殺進相的住處。相眼見難以脱身,就拔刀自刎而死。寒浞便篡奪王位,使夏朝中斷了四十年。
  少康是相的遺腹子。相被迫自殺時,少康還沒有出生。母親後緡氏當時顧不得失去相的悲痛和王後的尊嚴,急忙隨宮女從狗洞中爬出,逃到娘家有仍氏部落(今山東省濟南市東南)。第二年,生下了少康。少康從小就很聰明,他初懂人事後,母親就告訴他祖上失國的慘痛經過,叮囑他日後要報仇雪恥,複興夏朝。從此,他發憤圖強,立志要奪回天下。他先在外祖父手下擔任管理畜牧的官,平時一有機會就學習帶兵作戰的本領,並且時時警覺,防止寒浞來殺害他。不久,寒浞的兒子澆果然派兵來蒐捕少康,少康逃奔到名爲有虞氏的部落(今河南省虞城東)。有虞氏首領虞思讓他擔任管理膳食的官,學習理財的本領,並把女兒嫁給他,還給了他一塊10里方圓的名叫綸的肥沃土地和兵士500,使少康有了根據地和軍隊。少康體察百姓疾苦,宣傳祖先禹的功德,努力爭取人民支持他複興故國,並召集夏朝的舊臣前來和他會合。

少康復國

  當時,有個名叫的人,原是相的臣下,寒浞奪取王位後,他逃到名爲有鬲氏的部落(今山東省舊德平縣),招集流亡,積蓄實力,等待時機複興夏朝。他首先應少康之召,傾有鬲氏之兵,會合斟尋、斟灌兩地的複仇之師,和少康會合,擁戴少康爲夏王。
  少康先派兒子季杼攻滅了寒浞的第二個兒子戈意,以削弱敵方力量。又派將軍女艾去偵察了澆的虛實。一切准備就緒後,他從綸出兵,一路勢如破竹,攻克舊都安邑,誅殺寒浞,奪回了王位,建都陽夏。夏朝複國。

少康中興

  少康自幼曆盡苦難,複國後能勤於政事,講究信用。在他治理下,天下安定,文化大盛,各部落都擁戴他,夏朝再度興盛,史稱“少康中興”。
  從“太康失國”到“少康中興”,前後共約近百年。如果說,夏朝之建立算是中國曆代王朝最早之“興”,夏啟便是依靠權謀開國之梟雄,太康則成最早的昏君了。隻有到了少康還都,夏朝才進入由“治”及“盛”之局面,出現了中興的形勢。
  少康即位以後,開壇祭祖,叩謝天地。並如他之前立誓所言,封賞功臣,剷除奸佞,重振朝綱,免去諸侯們十年貢賦,免去許多苛捐雜税。他吸取了太康、后羿和寒浞的教訓,屏棄王宮陋習,從此勤政愛民,大力發展農耕,使夏朝一度出現了繁榮局面。這段歷史後來被人們稱頌爲“少康中興”,成爲千古流傳的佳話。

典籍記載

  〖古文〗 古者少康初作箕帚、秫酒。少康,杜康也。(《說文·巾部》)
  〖今譯〗 古時少康最早制作箕帚、秫酒。少康,就是杜康。
  〖古文〗 少康,乙酉奔有虞年二十。甲辰殺澆,年三十九。乙已歸於夏邑,年四十“廣布其德,以收夏眾,撫其官職”。(《竹書紀年》)
  〖今譯〗 少康,乙酉年逃往有虞氏,這年他二十歲。甲辰年殺澆,這年他三十九歲。乙已年完全恢複夏朝,這年整四十歲,他廣泛的施以恩德,收聚夏朝的部眾,給予他們官職。
  〖古文〗 浞所持澆與殪,澆殪既滅,寒浞勢孤,故靡於是殺之。(《竹書紀年》)
  〖今譯〗 寒浞所依靠的,就是澆和殪,澆和殪既然被消滅了,寒浞也就孤立無援了,所以伯靡將他殺死了。
  〖古文〗十一年,使商侯冥治河。(《竹書紀年》)
  〖今譯〗 少康即位後的第十一年,派商族部落首領冥治河。

傳說故事

流亡王子

  在中國歷史上,把夏朝的建立作爲中國“家天下”的開端,也是中國歷史最終選擇了與西方“城邦制”、“契約制”等社會基本制完全不同的“大一統”制度原因之一。具有立國創制的作用,即首建王朝、首行世襲,同時也首開篡奪政權的先例。古書把夏啟繼承父位,當作由“天下爲公”的“大同”之世,進入“天下爲家”的“小康”之世的開端。
  究竟是什麼原因導致了這種開始,固然是我們今人研究歷史的一個重要課題,但是,對於歷史上的當事人來說,怎樣書寫好他們自己的歷史,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尤其是吃盡了政權被篡奪的苦頭的流亡王子——姒少康。
  姒少康,姒禹的玄孫、姒啟的曾孫、姒仲康的孫子,姒相的遺腹子。姒相在被寒浞攻擊都城時自殺,他的妻子後緡懷着身孕,從城牆的狗洞里鑽出去,逃回娘家有仍氏生下少康。後緡並不甘心亡國,因此對少康從小進行了“反寒複夏”的教育,天天給他講祖先大禹、啟是何種的英雄,又講太康、仲康、相,失國是何等的慘痛。最終做出總結,日後一定要要報仇雪恥,複興夏朝。
  在這樣教育下長大的少康,混然天成,就是一個推翻寒浞的有窮氏政權的造反坯子。每天發憤圖強,喊着要對有窮氏和寒進采取“恐怖打擊”。
  不過少康始終沒有穫得搞“恐怖活動”的機會。寒浞很快聽說了少康,於是就派人前來捉拿,少康隻好開溜,跑到西邊的有虞氏混飯吃。
  有虞氏的首領也是個“挺夏派”,聽說少康是大禹的後裔覺得“奇貨可居”,不僅收留了少康,還讓他擔任管理膳食的官員——庖正。
  當時管理膳食可不是一個一般的工作,必須是君主最信任的人才行。不要說君主日常的飲食健康是至關重要的,僅就首領食堂巨大的經費開銷這樣敏感問題,就絕對是一個非可靠之人不能授予的差事。少康很有經濟頭腦,在管理膳食期間漸漸掌握了理財的能力,而且很清廉,不吃不占不浪費,讓有虞氏節省了很多開支。不久,有虞氏幹脆把兩個女兒嫁給少康,並且送給他一塊方圓十里名叫綸的肥沃土地和兵士五百人作爲陪嫁。
  少康於是擁有了自己的根據地和軍隊。

釀酒復國

  曆經磨難的少康,雖然心里始終謀劃着複國大業,但是吸取了當年在有仍氏的時候輕易泄露身份和行蹤導致被迫流亡的教訓,低調做人,高調作事,不再天天喊着要複國了。
  少康每天除了操練自己的五百大兵,還堅持繼續當有仍氏庖正,管理飲食,因爲經營得法,每年節餘下來的糧食非常多,少康就試着用這些餘糧釀酒。少康釀酒並不是僅供自己飲用,像其他那些帝王一樣,而是把酒賣掉,用所得利潤來充實自己的軍隊。
  少康不僅用賣酒所得來充軍隊,就是在“革命思想”上,也總結出一套酒文化。
  少康派出自己的“餘則成”——女艾(男性,當時還殘餘很多母系時代的特色,比如姓氏大都帶“女”字偏旁,名字也經常帶有“女”字。)到各地刺探軍情,收到兩則重要情報,向少康匯報工作。
  第一條情報是:寒浞因爲連連得勝,已經驕傲得不得了,自以爲天下無敵,失去了警惕性。
  少康聽了女艾的匯報,並沒有馬上顯出高興,而是憂愁的說“寒浞用邪惡無道的方法統治人民,奪走我們華夏族的權位,我想討伐他,可惜以我區區五百人的力量,恐怕打不過他呀。”
  女艾於是匯報第二條情報:當年流亡在姒相亡國時逃到有鬲氏的伯靡,現在已經訓練了一支強大的部隊,正隨時准備要攻擊寒浞恢複夏朝。
  這下少康高興了,抛出自己的“酒文化”說“好啊,好啊!這就像釀酒,光有高粱是不行的,還要有酒曲,我就是灑曲呀。”
  發現“餘則成”沒明白自己的意思,少康才又解釋說“看來你們平時不認真學習‘酒文化’呀,讓我解釋給你聽聽吧。我們要釀酒,隻有在灑曲的參與之下,高粱米才能分解,才能變化,最終成爲香甜的美酒。伯靡要恢複夏朝,就好比是釀酒。可是,伯靡不是大禹的子孫,所以隻相當於高粱米,而我,是大禹的五世孫,根紅苗正,所以我是酒曲。有了我,伯靡才能夠恢複夏朝。放心吧,用不了多久,伯靡必來找我”。
  果然,沒過多久,伯靡差人與少康聯合,表示要與少康聯合,推翻寒浞,擁立少康作天子。少康早等着這一招呢,兩下立即達成協議,少康出名,伯靡出力,約定共同討伐寒浞。
  少康認爲寒浞所依靠的,就是他兩個兒子澆和殪,隻要將澆和殪消滅掉,再消滅寒浞就很容易了。於是派伯靡進攻寒浞的大兒子澆,同時派自己的兒子杼,進攻寒浞的二兒子殪。
  伯靡大軍突然來到,澆事先一點消息也沒有得到,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措不及防,力氣再大也沒用了,被伯靡的軍隊殺死。而寒浞的另一個兒子殪,也被少康的兒子杼殺死。東夷有窮氏當年何英勇,現在怎麼變得這樣不濟呢?一則有窮氏自滅相以來,已經長期沒有遇到對手,軍隊長期沒有隊手,實力自然會下降;二則前面也說過了,寒浞在山東地區興建了很多在當時絕對算是重大工程的很多“基建項目”,這也極大的消耗了他們的國力;再加上少康、伯靡突然襲擊,有窮氏的軍隊根本沒有防備,所以澆和殪都在一夜之間既被攻滅。
  初戰造捷,少康更是趁熱打鐵,發颺連續作戰的精神,與伯靡合力強攻寒浞所在的國都斟鄩。面對少康、伯靡的進攻,寒浞軍顯得不堪一擊,斟鄩城很快被攻克。寒浞指揮失靈,死於亂軍之中。
  隨後,少康除惡務盡,對寒浞的勢力餘黨進行全面清洗,有窮氏徹底被滅亡,太康失國四十年之後,少康終於實現了複國,恢複了大禹的帝業。少康即位以後,免去天下諸侯十年貢賦,並且吸取太康后羿寒浞先後失國的教訓,屏棄陋習、勤政愛民,夏朝由此漸漸興盛起來。後世將這一歷史時期,稱爲“少康中興”。

杜康與杜康酒

  少年的杜康以放牧爲生,帶的飯食掛在樹上,常常顧不上吃。一段時間後,少康發現掛在樹上的剩飯變了味,產生的汁水竟甘美異常,這引起了他的興趣,就反複地研究思索,終於發現了自然發酵的原理,遂有意識地進行效仿,並不斷改進,終於形成了一套完整的釀酒工藝,從而奠定了杜康中國釀酒業開山鼻祖的地位,其所造之酒也被命名爲“杜康酒”(《說文解字》注:“杜,甘棠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