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mini
image

外丙、太甲

外丙、太甲

卜丙(卜辭)亦稱外丙(《史記》)、外壬子姓,名,是商朝的一位君王。據史記所記載,他是成湯之子,太丁之弟,是商朝第二位君王。而根據對甲骨文的考證,他是商朝第三位君王。

帝王檔案

  在位起訖:公元前1760年-公元前1758年。
        生卒年:公元前?-公元前1758年。
        出生地:商部落(黄河下游,今河南、山東一帶)。
        立都:毫(今河南商丘北面)。
        年號:外丙元年(辛醜,公元前1760年)。

人物簡介

  子外丙,姓子,名外丙,又名勝,甲骨文作“蔔丙”,亦稱外壬。中國王族分封時代商王朝的第二任王。他的父親是商王朝首任王子履。
  他是商湯的次子。《史記·殷本紀》記載:“湯崩,太子太丁未立而卒,於是乃立太丁之弟外丙,是爲帝外丙。”這段話的意思是:“因爲太子太丁早死,兒子太小,所以就立了外丙。”
  外丙元年(公元前1760年),外丙即位後,仲虺、伊尹二相繼續輔政,以寬治民。外丙尊商湯爲“宗湯”,給予了隆重的祭祀。
  《禮記·祭法》說:“商人祖契而宗湯。”甲骨文中有不少祭祀太丁的記載,因爲太丁是商湯的長子,雖然沒有繼位,但仍然作爲直系的先王之一奉祀於祖廟。
   外丙三年(癸卯,公元前1658年),在位3年的外丙殁,其弟仲壬繼承王位。

典籍記載

  《史記·殷本紀》記載:“湯崩,太子太丁未立而卒,於是乃立太丁之弟外丙,是爲帝外丙。”外丙本無繼承王位的資格,因湯長子太丁病殁,其子年幼,才由外丙繼承商王之位。在位僅3年便得病而亡。
  因爲太子太丁早死,兒子太小,所以就立了外丙。外丙即位後,仲虺、伊尹二相繼續輔政,以寬治民。外丙尊商湯爲“宗湯”,給予了隆重的祭祀。《禮記·祭法》說:“商人祖契而宗湯。”
  甲骨文中有不少祭祀太丁的記載,因爲太丁是商湯的長子,雖然沒有繼位,但仍然作爲直系的先王之一奉祀於祖廟。
  《史記》載:“‘外丙即位三年,崩’,傳位與仲壬。”

在位年數

現今流傳文獻記載的外丙在位年數有2種說法:

  • 在位2年,《孟子•萬章上》,《今本竹書紀年》、《資治通鑑外紀》、《通志》均同。
  • 在位3年,《史記•殷本紀》,《太平御覽》卷83引《史記》,《冊府元龜》均同。

太甲

太甲(?-前1557年),姓,名,商湯的長孫,又稱祖甲,是商朝第五位君王,廟號為太宗[1]

據《史記》記載,太甲在位初年,任用伊尹為相,商朝比較強盛。可是太甲三年時,太甲開始按照自己性子辦事,以殘暴的手段對付百姓、奴隸,伊尹便把太甲流放到桐之宮。三年後,伊尹見太甲改過自新[2],便鄭重地將政權交返給太甲。太甲復辟後,沉痛接受教訓,成為了一個勤政愛民、勵精圖治的聖君。

不過,另一本史書《竹書紀年》對此卻有不同的描述:伊尹放逐太甲後,自立為王,7年後,太甲潛回殺掉篡位的伊尹,並改立伊尹的兒子伊陟和伊奮繼承伊家[3]

更有一種說法認為商湯長子太丁逝時,湯尚健在,立次子外丙為太子,而湯逝後,太甲奪權,在其叔父外丙(以及仲壬)之前即位,破壞了嫡長子繼承制度。這可能是文獻記載中多稱太甲起初不賢的緣故,所以伊尹放太甲於桐,並作《伊訓》、《肆命》、《徂後》使其反省悔過。期間伊尹復立湯次子外丙、三子仲壬相繼為王,但二人年邁,總共在位六年便過世。太甲在桐宮修德,認識到自己的過錯,伊尹見此便迎接太甲回都,還政於太甲。但這便無法解釋太丁可能曾經繼位的證據,學者江林昌根據周祭祀譜中太丁先於太甲,認為太丁曾經即位。

在位年數

現今流傳文獻記載的太甲在位年數有5種說法:

  • 在位6年,《史記•殷本紀》、《太平御覽》卷83引《史記》。
  • 在位12年,《今本竹書紀年》、《史記•魯世家》索隱引《紀年》。
  • 在位14年,《冊府元龜》。
  • 在位32年,陶弘景《古今刀劍錄》。
  • 在位33年,《史記•魯世家》,《太平御覽》卷83引《帝王世紀》、《資治通鑑外紀》、《通志》、《皇極經世》、《文獻通考》均同。

名言

太甲曰:「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

妣辛,甲骨文作「大甲配妣辛」[a],沃丁、太庚之母

 

 

商太宗
廟號 太宗
時代 商朝
國家 商朝
身份 國君
在位年代 前1580年—前1557年
太丁
子女 沃丁、大庚

帝王檔案

  在位起訖:公元前1753年-公元前1721年。

        生卒年:公元前?-公元前1721年。
        出生地:商部落(黄河下游,今河南、山東一帶)。
        立都:毫(今河南商丘北面)。
        年號:太甲元年(戊申,公元前1753年)。

人物簡介

  商太宗太甲(生年不詳,前1557年去世),姓子,名至,是商朝第四位君王(一說前1579年—前1557年在位,在位23年)。太甲是商湯之孫,太丁之子。

  太甲在位初年,任用伊尹爲相,商朝比較強盛。可是太甲三年時,太甲開始按照自己性子辦事,以殘暴的手段對付百姓、奴隸,伊尹便把他放逐到桐宮。
  據《史記》記載,3年後,伊尹見太甲改過自新,便鄭重的將政權交返給太甲。太甲複辟後,沉痛接受教訓,成爲了一個勤政愛民、勵精圖治的聖君。太甲廟號爲太宗。
  不過,另一本史書《竹書紀年》對此卻有不同的描述:伊尹放逐太甲後,自立爲王,7年後,太甲潛回殺掉篡位的伊尹,並改立伊尹的兒子伊陟和伊奮繼承伊家。根據出土的甲骨文顯示,直至商朝末年,商朝仍然堅持對伊尹的祭祀,因此《竹書紀年》的記載有可疑之處。
  太甲三十三年(庚辰,公元前1721年),在位33年的太甲殁,葬於曆城(今濟南仲宮鎮)。廟號太宗,諡號文王。

人物生平

  太甲剛即位時,由於少不更事,沉湎酒色。伊尹就寫了《伊訓》、《肆命》和《徂後》三篇,以示太甲。希望太甲能繼承商湯的法度,以治天下。《史記集解》說:“《肆命》者,陳政教所當爲也;《徂後》者,言湯之法度也。”太甲不聽勸導。”《孟子·萬章上》記載:“太甲顛覆湯之典刑,伊尹放之於桐。”由伊尹攝政。孟子還說:“三年,太甲悔過,自怨自艾,於桐處仁遷義。三年,以聽伊尹之訓己也,複歸於亳。”太甲經過三年的放逐生活,悔過自責,伊尹便歸政與太甲。《史記》記載更爲詳細:“帝太甲居桐宮三年,悔過自責,反善。於是伊尹迺迎帝太甲而授之政。帝太甲修德,諸侯鹹歸殷,百姓以寧。伊尹嘉之,迺作《太甲訓》三篇,褒帝太甲,稱‘太宗’。”太甲“桐宮悔過”後,修德厚生,終成一代明君。孟子尊太甲爲商朝的“聖賢之君”之一。
  伊尹的《太甲訓》已失佚,相傳俗語“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就出自於《太甲訓》。“活”字在《禮記》中作“逭”,逃避的意思。
  伊尹一生輔佐商朝五位君主,直到太甲之子沃丁時才去世,後人尊之爲中國歷史上第一位賢相。
  但據《古本竹書紀年》說:“仲壬崩,伊尹放太甲於桐,乃自立也。伊尹即位,放太甲七年。太甲潛出自桐殺伊尹,乃立其子伊陟、伊奮,命複其父之田宅而中分之。”《太平禦覽》中也有類似的說法。所以後世歷史學家對伊尹是賢人還是逆贼很有分歧。支持逆贼說的歷史學家認爲伊尹爲人臣而放其君是一種顛倒君臣關係的做法,有篡位嫌疑。而伊尹改造太甲、歸還國政之說隻是儒家崇古說法而已,因爲孟子是賢人說的始作傭者。由於孟子有論在前,又兼太史公緊隨其後,故賢人說還是略占上風。
  太甲在位三十三年,死後傳位與沃丁。

典籍記載

  《竹書紀年》記載:“仲壬崩,伊尹放太甲於桐,乃自立也。伊尹即位,放太甲七年。太甲潛出自桐殺伊尹,乃立其子伊陟、伊奮,命複其父之田宅而中分之”。
  太甲上
  太甲既立。不明。伊尹放諸桐。三年。復歸於亳。思庸。伊尹作太甲三篇。
  惟嗣王不惠於阿衡。伊尹作書曰。先王顧諟天之明命。以承上下神祇。社稷宗廟。罔不祗肅。天監厥德。用集大命。撫綏萬方。惟尹躬。
  克左右厥辟。宅師。肆嗣王丕承基緒。惟尹躬先見於西邑夏。自周有終。相亦惟終。其後嗣王。罔克有終。相亦罔終。嗣王戒哉。祗爾厥辟。辟不辟。忝厥祖。王惟庸。罔念聞。伊尹乃言曰。先王昧爽丕顯。坐以待旦。旁求俊彥。啟迪後人。無越厥命以自覆。慎乃儉德。惟懷永圖。若虞機張。往省括於度則釋。欽厥止。率乃祖攸行。惟朕以懌。萬世有辭。王未克變。伊尹曰。茲乃不義。習與性成。予弗狎於弗順。營於桐宮。密邇先王其訓。無俾世迷。王徂桐宮。居憂。克終允德。
  太甲中
  惟三祀。十有二月朔。伊尹以冕服。奉嗣王歸於亳。作書曰。民非後。罔克胥匡以生。後非民。罔以辟四方。皇天眷佑有商。俾嗣王克終厥德。實萬世無疆之休。王拜手稽首曰。予小子不明於德。自厎不類。欲敗度。縱敗禮。以速戾於厥躬。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逭。既往背師保之訓。弗克於厥初。尚賴匡救之德。圖惟厥終。伊尹拜手稽首。曰。修厥身。允德協於下。惟明後。先王子惠困窮。民服厥命。罔有不悅。並其有邦厥鄰。乃曰。徯我後。後來無罰。王懋乃德。視乃厥祖。無時豫怠。奉先思孝。接下思恭。視遠惟明。聽德惟聰。朕承王之休無斁。
  太甲下
  伊尹申誥於王曰。嗚呼。惟天無親。克敬惟親。民罔常懷。懷於有仁。鬼神無常享。享於克誠。天位艱哉。德惟治。否德亂。與治同道罔不興。與亂同事罔不亡。終始慎厥與。惟明明後。先王惟時懋敬厥德。克配上帝。今王嗣有令緒。尚監茲哉。若升高。必自下。若陟遐。必自邇。無輕民事。惟難。無安厥位。惟危。慎終於始。有言逆於汝心。必求諸道。有言遜於汝志。必求諸非道。鳴呼。弗慮胡獲。弗為胡成。一人元良。萬邦以貞。君罔以辯言亂舊政。臣罔以寵利居成功。邦其永孚於休。

傳說故事

太甲墓葬

  有一個關於太甲陵的傳說很有趣。相傳太甲的兒子非常不孝,從來不肯聽父親的話。太甲讓他往東他就偏往西,讓他打狗他就偏攆雞。太甲爲了教育好這個兒子,和他生了一輩子的氣,無奈最終還是沒有成效。
  直到太甲臨死,找風水先生給他挑了塊好墓地,就在山下南泉邊上。太甲考慮到兒子總是和他對着幹,便告訴兒子說,一定要把自己的墳墓建在山頂上,言外之意是期待着兒子將他葬在山下的南泉邊上。交待完畢,太甲放心地閉上了眼。可沒想到,兒子在父親死後幡然悔悟,覺得大半輩子愧對父親,心想:“父親活着的時候從沒聽過他一次,死了就聽他這一回吧!” 於是,他就按照太甲的“囑托”把太甲埋在了最高的山峰上。這就是爲什麼太甲陵建在最高的山峰上,後來這座山也就成了太甲山。
  到底太甲山上有沒有太甲陵,村民們對此深信不疑。而專家則持另一種看法。濟南市考古研究所的研究館員房道國說,太甲山上太甲陵之說雖然被村民們傳得沸沸颺颺,但是否真有其事,還有待考古部門的考證。

伊尹放太甲

  伊尹爲商湯之右相,名摯,是商湯至太甲時期商朝的一位元老。太甲,商湯之孫。《史記.殷本紀》記載:「帝太甲既立三年,不明,暴虐,不遵湯法,亂德,於是伊尹放之於桐宮。三年,伊尹攝行政當國,以朝諸侯。帝太甲居桐宮三年,悔過自責,反善,於是伊尹乃迎帝太甲而授之政。帝太甲修德,諸侯鹹歸殷,百姓以寧」。這個伊尹放太甲的故事在《孟子》、《左傳》等書中的記載與此基本相同,可見此故事内容在古代流傳很廣。不過《竹書紀年》記載的内容不同,其雲:「仲壬崩,伊尹放太甲於桐,乃自立也。伊尹即位,放太甲七年。太甲潛出自桐殺伊尹,乃立其子伊陟、伊奮,命複其父之田宅而中分之」。按此說,則在商朝初年,統治集團内部曾發生了一次爭奪王位的鬥爭。這里所記與傳統說法完全不同。
 後人說伊尹放太甲
  三國演義:董卓想廢幼帝自立爲帝,盧植曰:“明公差矣。昔太甲不明,伊尹放之於桐宮;昌邑王登位方二十七日,造惡三千餘條,故霍光告太廟而廢之。今上雖幼,聰明仁智,並無分毫過失。公乃外郡刺史,素未參與國政,又無伊、霍之大才,何可強主廢立之事?聖人雲:‘有伊尹之志則可,無伊尹之志則篡也。’”卓大怒,拔劍向前欲殺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