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mini
image

商朝概述

湯 → 外丙 → 太甲 → 太庚 → 小甲 → 太戊 → 雍己 → 中丁 → 外壬 → 河亶甲 → 祖乙 → 祖辛 → 沃甲 → 祖丁 → 南庚 → 陽甲 → 盤庚 → 小辛 → 小乙 → 武丁 → 祖庚 → 祖甲 → 庚丁 → 武乙 → 文丁 → 帝乙 → 帝辛

商朝概述

商朝又稱殷商[註 1](約前1600年—前1046年[註 2]),是中國歷史上第一個有直接文字記載的朝代。這標誌著中國歷史離開了傳疑時代。商朝前期屢屢遷都,直至盤庚定都於殷(今河南省安陽市),以後再沒有遷都。商代出現的甲骨文和金文(因多刻於青銅器上,亦稱「銘文」)是目前已經發現的中國最早的有系統性的文字符號。中國傳統歷史學關於商朝的詳細文獻記載資料多來自於其一千年後的記錄,主要有東周的《竹書紀年》和《尚書》,西漢司馬遷的《史記》。中國方面的觀點大多認為:商是中國歷史上繼夏朝之後的一個朝代,是由原夏朝東方的諸侯國商部落[註 3]首領商湯於鳴條之戰滅亡夏朝後建立的。其後經歷17代30王的統治,末代君王帝辛於牧野之戰被從西方崛起的周人統治者周武王率領聯軍擊敗而亡。

商朝具有豐富的考古學發現,主要遺址有位於今日河南偃師的二里頭遺址和商城遺址,鄭州的二里崗遺址,安陽的殷墟遺址等。在河北邢台市、邯鄲市、河南信陽市、輝縣、新鄭市等許多地方還發現大量商朝文物。

商朝自先商到晚商共14次遷都[1]。其中只有安陽殷墟是盤庚以後諸王世的都城,學術界對此看法比較一致[2]。安陽殷墟遺址於20世紀上半葉被發現後,出土的甲骨文幾乎完全印證司馬遷《史記》中所記載的商王世系[3]。近代,在上古被普遍看作蠻荒之地的非中原地區,如成都、廣漢為中心的三星堆文化,湖南寧鄉的炭河裡遺址等出土的文物也證明,在商時期的長江流域也平行存在發達的文化。

首都 都城不定,各君相異,
盤庚遷殷後不變
(詳見「都城」一節)
君主
 -開國君主
 -滅亡君主
共30位
商湯
帝辛
成立 約前1600年
鳴條之戰,商滅夏。
滅亡 前1046年
牧野之戰,西周滅商。
Shang dynasty.svg
     綠色範圍為商朝大致疆域圖。

歷史

商朝可以分為先商、早商、晚商三個階段。成湯滅夏之前為先商,滅夏至盤庚遷殷之間為早商,遷殷之後為晚商。晚商時期又稱「殷」[4]。較早的商部落首領稱作「先公」,稍後的君王稱作「先王」,但由於文獻及甲骨文記錄並不完全統一,因此史學界對「公」和「王」之間轉變的分界綫有分歧,有些根據傳統「商滅夏」敍事認爲成湯之前的商部落首領應稱作「先公」,其後的君王稱作「先王」,而根據甲骨文記載,按週祭始於上甲作為分界線,其前的首領應稱作「先公」,上甲以降多稱作「先王」。甲骨文中最早的稱爲「王」的領袖是王亥。

先商

淵源

學術界針對商的興起之地提出東方、西方、北方三種假說[5]:60。《禮記·緇衣》引《尚書·商書·尹誥》曰「惟尹躬天,見於西邑夏」,說明商在夏之東。卜辭中的「夒」[註 4]可能指嚳[註 5]。嚳在甲骨文上稱呼為「學戊」或者「嚳」「成」。(戊+口=告,癸+戊+丁=嚳)

考古發掘發現,以邯鄲為中心、北至邢台,南至安陽的地域,有大量的商人的原始文化遺存,考古學上稱為下七垣文化。

下七垣文化有十分豐富的遺存,其分布主要集中在西半部的武安、涉縣、磁縣、礦區、永年及邯鄲縣境內。在漳河、滏陽河及洺河的中上游地區,有先商遺址近百處。其中,下七垣遺址共分四層,疊壓關係清楚,遺物特徵明顯,為冀南地區商文化的分期提供可靠的地層依據,故以其命名商國未滅夏前的原始文化。

盤庚遷殷,建立殷朝。商乃辛丙(即高辛)所建。乙庚連讀為殷音。己甲連讀為夏音(甲為農神,稱夏后)。成湯革命後,封夏人於杞。

1970年,西方的著述《全球通史》則認為商部落原是來自西北蒙古草原處於青銅時代的遊牧部落,入侵併征服北部中國尚處於新石器時代的居民後建立商朝統治,同時未提及夏朝的存在[7]。但此說有明顯常識性與實證上的錯誤。中國大陸有觀點認爲紅山文化是商朝最早起源脈絡之一[8],後又遷移河北下七垣文化,終遷於夏的東部[9]。但商族的文字、卜卦、祖先祭祀、家族文化、文字、天文曆法、青銅技術、衡量等特徵則可能與蘇美爾文明相關。

十四世而興

《史記·殷本紀》記載商的始祖契[註 6]生活於堯舜禹時代[註 7],曾在舜帝下任職司徒[註 8]。他因輔佐大禹治水立下功績[註 9],被「封於商,賜姓子氏[參 1]」,其後裔便從地名自稱。《世本》又載「契居蕃[註 10][參 2]」,王國維根據《漢書·地理志》認為,此二地分別在今河南商丘和山東棗莊滕州。卜辭所見「缺字圖片宗」[合集 30298]可能指契,說明商人為他立有宗廟。戰國時期的文獻記載契逝後,其子昭明繼位,「居砥石[註 11][參 2]」。「昭明卒,子相土立[參 1]」。相土是繼契後較為著名的商族首領,《世本·作篇》記載他訓練馬匹,使用馬駕車充當運輸工具[註 12]。《詩經·長發》記載相土的活動區域相當廣泛,聲譽傳播海外[註 13],說明這時期商部落的航海技術已經可以通往近岸的海島。此時商部落活動於冀中豫北的古黃河流域,在東方海濱也有相當的勢力,《左傳》載相土有「東都」[註 14]。相土逝,子昌若立。昌若逝,子曹圉立。曹圉逝,子冥立。文獻記載冥任夏后氏的水官,夏后杼在位時冥因治水之事而殉職[註 15]。《禮記》記載殷人將冥與嚳、契、湯四位先祖先公齊列祀典[註 16]。卜辭多見殷人為「季」舉行侑祭,王國維結合《天問》「該秉季德」、「恆秉季德」[參 9]的記載,認為「該」、「恆」是王亥和王恆,「季」為其父與卜辭記載相符,當是史書記載的冥[11]:410

王亥[註 17]、王恆為冥的二子,冥卒後相繼為王。殷人對王亥格外尊敬,他是首位被稱作「王」的君主[5]:73。卜辭中總以「王亥[粹 75]」、「高祖亥[屯南 2105]」、「高祖王亥[合集 32916]」尊稱他,從不單稱其為「亥」,一些卜辭還在其名號的上角刻畫代表早期商部族的玄鳥圖騰[12]:33。王亥在殷人的心目中似乎擁有很大的神威,殷人時常向他祈年祈雨[12]:25—26。關於王亥的卜辭有一百三十餘條,數量之多居諸先公之首[5]:72。王亥在位時,商族經濟達到新的高峰,卜辭記載王亥一次祭祀可用牲多達五十頭牛[註 18]。為解決牲口過剩、不易畜養的問題,王亥將部分牛羊托寄於鄰近的河伯氏和有易氏[註 19]。之後王亥與有易氏首領綿臣[註 20]發生爭執[12]:30,綿臣強迫王亥交出所有牲口,王亥拒絕,綿臣便將其殺害[註 21],奪走牛羊[註 22]。後來王亥之弟王恆繼位,從綿臣手中奪回牛羊。關於王恆的卜文有十餘條,與王亥同樣尊稱為「王」,但王恆卻不見於傳世文獻的商王世系中,其原因不明[5]:73。王恆死後,其子上甲微又聯合河伯氏討伐有易氏,殺死綿臣[註 23]。商部落在有易氏沒落的同時強盛起來[5]:73。戰勝有易後,上甲的諸弟各懷私心,紛爭起事,蓄意謀害上甲,上甲隨機應變,平息叛亂,保證商族後嗣的延續[註 24][5]:162。上甲在殷人的週祭順序中排列首位,祈雨卜文均以「自上甲……」開始,卜辭對上甲以降的商王有了明確的世系排列,可能是因為商部落在上甲時期才開始有文字記載,而之前的世系源於傳說[5]:73。今所見關於上甲的卜辭多達一千一百餘條,位居諸商王之首,可見殷人對上甲之崇敬[5]:74

上甲之後報乙、報丙、報丁、主壬、主癸五公先後即位,在卜辭中,「報」寫作「匚」[註 25],「主」寫作「示」,五位先公合稱「三匚二示[屯南 2265][合集 27083]」。上甲後的三匚全以天干「乙丙丁」相次,二示時則應續以「戊己庚辛」排列,卻跳至「壬癸」。同時,二示的配偶妣庚和妣甲的天干亦不相次。說明三匚的廟號可能是殷人後來追擬的,而二示的廟號則有典冊記載。「惟殷先人有冊有典[參 14]」記載到的祭祀典冊,可能始於二示時期[5]:74[13]:191─193。二示時期,商國的勢力不斷擴大,他們拉攏黃河下游各氏族部落,一步步逼近夏后氏腹地伊洛地區。

 

早商

殷革夏命

大乙湯乃示癸之子,關於湯的名字記載較為複雜,《古本竹書紀年》云「湯有七名[參 11]」。殷墟卜辭中多稱其為合字「大乙[後 上1.11]」、又稱單字「唐[佚 873]」或「成[乙 5303]」。周原卜辭以及齊國彝銘稱其為「成唐」。《尚書》、《楚辭·天問》稱其為「湯」。《詩經》、《國語》等稱其為「湯」、「武湯」或「武王」。《史記》、《荀子》等稱其為「天乙」。《論語》、《墨子》、《竹書紀年》等稱其為「履」[5]:163

夏朝的末代君主履癸又名桀,史書記載他是位昏庸好色的君王,他暴虐民眾,大興土木修建傾宮、瑤台,使得諸侯叛離。桀便派軍四處討伐不服的屬國。此時的商湯是專為夏王室征伐的夏方伯,史書中稱讚他修德愛民、寬厚仁慈,與夏桀形成鮮明的對比。《呂氏春秋·異用》、《史記·殷本紀》、《帝王世紀》等形容夏桀「網張四面」如此鳥禽全入網中,一個也不落,而商湯「網開三面」[註 26]僅留一面捕禽,其餘三面放之,表示商湯的仁慈大度。諸侯見勢便紛紛棄桀歸湯,湯籍此機會網羅人才、拉攏諸侯。有莘氏居於夏后腹地伊洛平原,不滿桀的統治,決定與商湯聯姻結盟。伊尹隨有莘氏女進入商湯王室,始任庖正,而後得到湯的重視,被授予「天下之政」[註 27],立為小臣。湯以伊尹為士朝貢夏廷,潛入觀察夏地的動靜。除伊尹外,仲虺、咎單、女鳩、女房、義伯、仲伯等官賢也先後歸湯[14]:101

湯將都邑遷回先王之地——亳。亳與葛國[註 28]為鄰,葛是滅夏的必經之地。湯聞葛伯不祭祀神祖,便遣人前去查問究竟,葛伯答覆沒有可供犧牲的牛羊,湯遂送去牛羊,葛伯卻宰了牛羊供自己食用,回覆說葛國缺糧,湯再遣去亳邑民眾協助耕種,並派童子到田間送飯,葛伯卻奪其飯殺其人。於是湯自亳邑出發征伐葛伯。湯戰勝葛後見夏桀並未譴責,於是又相繼征伐洛、荊、蘇、董、溫等國。自稱征伐是弔民伐罪,為民除禍,故而湯東征西怨、南征北怨,得到民眾的支持[參 17]。滅溫後戰爭發生轉折,商亳遭到溫的同姓鄰國昆吾的反擊,此後商湯轉而討伐親夏的屬國。此時商湯感覺羽翼豐滿,在景亳匯集諸侯盟國,宣告與夏作戰,是為「景亳之命」[參 18][註 29]。先後消滅韋[註 30]、顧[註 31]、昆吾[註 32][註 33]等親夏政權,翦除夏后屬國,削弱夏后勢力,經過「十一征而無敵於天下。[參 19][註 36]」湯趁夏地發生旱災,自陑起兵西進,桀抵擋不過,且戰且逃,戰敗於有娀氏舊址,逃至鳴條[註 37]。湯與夏桀在此展開鳴條之戰。

戰前,湯作《湯誓》,舉說桀的罪狀是「率遏眾力,率割夏邑」。桀戰敗,經歷山[註 38]逃至南巢[註 39],夏朝覆滅。湯遷徒夏族遺民於杞,湯欲遷夏社,伊尹認為會引起夏民的憤恨,作《夏社》反對[註 40]。湯經泰卷返回亳,仲虺作《仲虺之誥》向夏諸侯闡明伐桀的正義性[註 41][14]:109—111。《逸周書》稱「三千諸侯大會」於亳,湯三讓天子位於天下有道者後即位。遂遷九鼎於亳都[註 42],商朝建立。這是中國傳統歷史的首次王朝交替,《周易》贊稱商湯受天命而滅桀,是「順乎天而應乎人」的一次革命[註 43]。滅夏后,湯擴建亳都,並在夏之舊都斟鄩附近營建西亳用以監視夏王朝的殘餘勢力。湯命臣咎單作《明居》以法治民,製作禮樂。為了鞏固統治,又改正朔,易服色,以白色為上等服飾顏色,作五祀八政[註 44][註 45]

 

伊尹放太甲

根據文獻記載,湯有三子,太丁、外丙、仲壬。太丁乃湯之嫡長子,被立為太子,但太丁未即位便先湯而死。湯二十九年,湯王過逝。其後,文獻記載出現分歧:《尚書序》、《三統曆》、《漢書·律曆志》、《偽古文尚書》等載湯崩,太丁之子、湯之嫡長孫太甲即位;而《史記·殷本紀》、古今本《竹書紀年》、《孟子》等記載湯崩後,湯的次子外丙、三子仲壬先後即位六年,再由嫡長孫太甲即位為王。殷墟卜辭中,太丁刻作「大丁」,外丙作「卜丙」,太甲作「大甲」,但尚未發現仲壬(中壬)的痕跡。根據卜辭的週祭順序,「大乙—大丁—大甲—卜丙—大庚」為次,即嫡長孫太甲即位於其叔父外丙之前。太丁生前被立為太子,雖未即位但因其子太甲稱王所以被納入週祭直系,而外丙無子稱王所以屬於週祭旁系。文獻記載湯在位時間較長,長子太丁早逝,次子外丙、三子仲壬先後即位,但總共在位時間僅短短六年[註 46]。同時文獻記載伊尹輔佐太甲攝政,太甲即位之初,「暴虐,不遵湯法,亂德」[參 1],於是伊尹放太甲出亳都並置其於湯所葬之地——桐宮。古今本《竹書紀年》等文獻甚至稱伊尹篡位稱王[註 47]。一種解釋認為長子太丁逝時,湯尚健在,立次子外丙為太子,而湯逝後,太甲奪權,在其叔父外丙(以及仲壬)之前即位,破壞了嫡長子繼承制度。這可能是文獻記載中多稱太甲起初不賢的緣故,所以伊尹放太甲於桐,並作《伊訓》、《肆命》、《徂后》使其反省悔過。期間伊尹復立湯次子外丙、三子仲壬相繼為王,但二人年邁,總共在位六年便過世。太甲在桐宮修德,認識到自己的過錯,伊尹見此便迎接太甲回都,還政於太甲[註 48]

還政後,伊尹又作《太甲》三篇教育太甲。「太甲修政,殷道中興[參 22]」,「諸侯咸歸…百姓以寧[參 1]」,創造商朝的第一次中興。太甲歸亳後十二年陟,逝後上廟號「太宗」,又稱「明王」。文獻記載太甲有沃丁、太庚[註 49]二子,先後即位為王。週祭中未見沃丁之名,但有「羌丁」(羊丁),因為是單版祭祀,尚不明確其與前後帝王的關係。文獻記載沃丁八年,伊尹過世[註 50],「沃丁葬以天子禮」,服喪三年。咎單接管政事,作《沃丁》訓王。十九年,沃丁陟,太庚立。週祭中太庚作「大庚」。太庚有子即位為王,所以屬於直系先王。太庚在位五年陟,此後小甲、太戊、雍己三子相繼為王,在王位繼承制度上出現兄終弟及的亂象。

 

比九世亂

小甲乃太庚之子[註 52],旁系先王。小甲時期,開始商王朝的第一次衰敗[註 53]。小甲在位十七年崩。根據傳世文獻記載,雍己繼位為王[參 11][參 7][參 1],而常玉芝等現代學者利用殘辭互補法,對卜文中殘缺的週祭順序作整理,認為太戊在雍己之前繼位為王[15]:58。太戊在卜辭中作「大戊」,是位直系先王。即位之初,冊命伊陟、臣扈、巫咸等輔佐商王管理朝政。太戊繼其兄小甲之位為王,有違嫡長子的王位傳承制度。傳說太戊時,發生了「祥桑谷共生於朝[參 21][參 1]」的災異現象,太戊恐懼中求問伊陟此事,伊陟說是殷道德衰的惡兆,太戊聽從後,修行修德,使得祥桑枯死。太戊對山川鬼神格外恭敬,命巫咸加倍祭祀活動,巫咸作《咸艾》、《太戊》稱讚太戊。太戊改革軍隊,命車正中衍作寅車[註 54]。太戊在賢臣的輔佐下,扭轉小甲時期的衰敗。五穀豐盛,諸侯歸附,商王朝進入第二次中興時期。根據文獻記載,太戊在位七十五年陟[註 55],廟號「中宗」又作「太宗」,而卜辭中沒有太戊廟號的記載[註 58]。雍己或繼其兄太戊為王,或繼其兄小甲為王,其在位期間,殷道復衰,諸侯叛離,商王朝二次衰敗。雍己為旁系先王,在位僅十二年,事跡遠不如太戊。而太戊時期的興盛則為其子爭奪王位創造條件。雍己之後,太戊有中丁、外壬、河亶甲三子相繼為王。

中丁[註 59]乃太戊長子,在週祭順序中是太戊之後的直系先王,其王位很可能是從叔父雍己那裡爭來的。中丁奪位遭到王朝內部其他統治勢力的反對。元年,諸侯侵犯京畿,中丁被迫放棄經營一百多年的都城——亳,東遷於囂,由此保住王位。東土邊境的藍夷部落趁機作亂,中丁伐之。中丁在位九年或十一年崩,其弟外壬繼位,都於囂。其王位是平穩傳承還是爭奪而來的,由於記載的缺乏,無法明了,但外壬即位元年,邳人、侁人叛亂,這可能說明其王位是爭奪而來的。外壬在位五年或十年崩,其弟河亶甲奪位稱王,遷都於相[註 60]。奪權徒都導致商王朝政權內部分裂,國力劇減,諸侯侵犯,商王朝第三次衰落。河亶甲連年用兵討伐叛離諸侯。征藍夷,又征班方,侁人聯盟班方,河亶甲聯合彭伯[註 61]、韋伯克邳、降班方,侁人臣服。河亶甲為旁系先王,在位九年崩。中丁之子[註 63],祖乙即位。即位之初遷都於邢[註 64],其王位可能是爭奪而來的。祖乙作為太戊的嫡長孫,可能得到了王朝內部舊貴族勢力的支持,立舊臣巫咸之子巫賢為相,管理政事。如此政權逐漸穩定,修築新都。命高圉為邠侯,鞏固對西土邊疆的統治。商王朝二次復興。祖乙受殷人的尊崇程度與湯不相上下[註 65][5]:92。祖乙在位十九年崩,廟號「中宗」[註 58]。祖乙之子祖辛即位,政權平穩過渡。祖辛在位十四年或十六年崩,其弟沃甲[註 66]繼位。沃甲在卜辭中作「羌甲」,因為其子南庚繼位為王,所以初屬直系先王,但因南庚未有子成王,所以在後期的黃祖卜辭中以旁系先王祭祀[註 67]。沃甲在位五年崩,其侄祖丁繼位。祖丁是祖辛之子,有陽甲、盤庚、小辛、小乙四子先後成王。四子同父異母,使得祖丁的四位配偶全部納入週祭祀譜,在先王行列中獨占鰲頭。在位九年而陟[註 68],堂弟南庚繼位。南庚是沃甲之子,即位三年後遷都於奄[註 69],因奄地偏南,所以此王得名「南庚」。南庚在位僅六年,祖丁之子陽甲即位。自此「祖辛—祖丁—陽甲」一系代替「沃甲—南庚」一係為直系,南庚在位時間較短,可能是遜位於陽甲[5]:92,或是陽甲奪位[14]:146。王位傳承的紛爭,削弱了政治統治的勢力,國力銳減,邊境諸侯內侵。帶來了商王朝的第四次大衰落。陽甲三年,西征丹山戎,得丹山[註 70]。陽甲在位四年崩[註 71],其弟盤庚即位。

太庚三子小甲、太戊、雍己相繼為王,破壞了嫡長子傳承制度,此後弟子相互代立,爭奪王位,屢遷都邑,使得國力衰亡,諸侯莫朝,邊境遭侵。是為商代中期的「比九世亂」[註 72][註 73]

 

晚商

盤庚遷殷

盤庚在卜辭中作「般庚」,祖丁次子、陽甲之弟,即位於奄。盤庚在位期間,發生了著名的遷都事件[16]:87。關於盤庚遷殷的原由,歷來有多種說法,其中「政治鬥爭說」較優[14]:600。九世之亂期間,因為王室的爭奪,商王屢徒都邑,遷後必然需要得到一批貴族的支持,如此導致貴族的勢力膨脹,而王權卻久久未能得到鞏固。為了維護王位,奪位者常常要與貴族舊臣共享政權[註 74]。盤庚年幼即位[註 75],許多貴族舊臣有了傲上的情緒,無視盤庚。盤庚為了鞏固王權,削弱貴族勢力,決心遷都[註 76]。當時族內的一部分人不願遷都,盤庚便作《盤庚》三篇,勸說大眾,呼籲民眾到新都去生活[註 79]。盤庚十四年,終得遷都,自奄遷於北蒙,更名為「殷」[註 80]。翌年,開始營建殷邑[註 81]。盤庚兌現承諾,首先建設民居,安頓下移民,再顧及宮殿廟宇的建設[註 82]。遷都後,一部分民眾又怨言盤庚如此興師動眾有損民利[註 83],盤庚回覆說,遷都之為是上帝要求我為了恢復先王成湯的事業而作的[註 84],並說遷都是為了重視人民,不讓民眾受害而為[註 85]。盤庚在殷邑實行新政,但限制和約束貴族的勢力。他要求貴族遵守先王法度,排除內心傲慢的態度聽從商王的命令,道德上要施德於民,不可怠慢老弱孤幼,經濟上不可無止境地聚斂貝玉財富[14]:602。盤庚對貴族和民眾的態度是截然相反的,新政使得民眾受益,同時讓商王擺脫了貴族勢力的束縛。直到殷商滅亡,民眾還思念著盤庚,要求「復盤庚之政」[註 86]。十九年,冊命周人首領亞圉為邠侯[註 87],加強對西部邊疆的統治[14]:152。盤庚遷殷,「殷道復興,諸侯來朝[參 1]」,扭轉了九世之亂以來的衰落。盤庚在位二十八年崩,弟小辛立,盤庚未有子繼位,故為旁系先王。盤庚遷殷後,商王朝二百五十多年更不徒都[14]:604,改變了「居無常處」的動態[16]:28,王朝進入了相對穩定的新發展階段,史學家稱這個階段為「晚商時期」。

武丁中興

小辛乃祖丁之子、盤庚之弟[註 88],即位於殷。小辛政績不佳,帶來了商王朝的第五次衰敗。關於他的卜辭僅有八十餘條[5]:81,在位三年而崩 [註 90],弟小乙即位於殷[註 91]。小乙為祖丁之子,小辛之弟。小乙在位時便立丁其子武丁為繼承人。小乙讓武丁插入到民間中勞動[註 92],又將他送到賢臣甘盤那裡去學習[註 93],小乙如此注重對武丁的教育,為日後武丁復興殷業奠定了基礎。小乙在位十年而陟[參 7][註 95],其子武丁繼位。因是武丁之父,為直系先王,所以在武丁時期的卜辭中備受尊崇,數量多達五百餘條[5]:82

武丁即位於殷[註 96]。年輕時出入民間,深知民眾的疾苦[註 97]

目前發現的甲骨文卜辭,是從武丁時期開始大量出現的(二里崗文化時期到武丁之前的甲骨文和金文比較稀少[17][18]),自此中國的歷史學邁入了信史時代。

祖甲改制

祖甲在位三十三年,祖甲建立了完備的週祭制度,以翌、祭、洅、協、肜五種祭祀方式系統性地祭祀全體祖先[19]。祖甲還開創了王位嫡子繼承制,但並未形成長子繼承制,也沒有形成像西周一樣頗為嚴格、覆蓋性的宗法制度,這種改革為商末王子間的爭鬥埋下了隱患[20][21]

武乙射天

商代巫師所主持的人祭和人殉是一種愚昧的宗教迷信活動。武乙即位後,認識到這種行為違反人道,同時也為了擺脫巫師對自己權力的制約,便決心進行改革。

據《史記》記載,他命工匠雕了一個木偶,狀貌威嚴,冠服齊整,稱作天神。隨後他約「天神」與自己進行下棋,又命令一個臣子代替木偶下棋,臣子怕武乙,步步退讓,以大輸而告終。武乙便痛打木偶。武乙還製作一隻皮袋,盛滿獸血,掛在樹枝上,親自挽弓仰射,射破皮袋,獸血噴出,稱為「射天」[22]

武乙的這些舉動,否定天神的權威,使巫權大為降落;他順勢倡導仁義、兼愛,商朝的人祭和人殉現象從此大大減少[23]。後來武乙到渭河與洛河之間狩獵,病卒。那些仇恨他的巫師極力散布謠言,聲稱武乙在狩獵過程中受到上天懲罰,被暴雷劈死。

帝辛亡國

商王文丁殺死周國君主季歷,激化商周之間的矛盾。帝乙和帝辛(商紂王)時期,東夷十分強盛,經常侵擾商王朝邊境。帝辛從小跟著父親帝乙南征北戰,認識到各民族內外的深重矛盾和眾多貴族的腐敗無能,繼位後,他採取一系列措施進行改革。他加強王權,驅逐、囚禁或誅殺一些為非作歹的貴族,大量任用庶人為官。帝辛通過多次苦戰和安撫,終於使東夷臣服,他還派飛廉去出使北方,對淮河流域、長江流域和北方草原地區的經濟文化交流有很大促進;但由於連年發動戰爭,大大耗費社會的人力與資財,促使社會矛盾激化。與此同時,帝辛的幾個兄弟對自己無法繼承王位感到不滿,那些受罰的貴族也恨透帝辛,紛紛與陰謀篡奪王位的周人勾結起來。周武王聯合羌、髳、盧等部落,共同伐帝辛,一直打到朝歌(今河南鶴壁市淇縣)。由於此刻商軍精銳部隊因討伐東夷皆不在朝歌,又有商朝的叛徒作為內應,周軍輕易擊潰帝辛臨時徵召組成的軍隊。牧野之戰後,帝辛自焚,商朝從此滅亡。周王朝建立。

後裔

周武王分封諸侯時,仍然封紂王的兒子武庚於殷,以奉其宗祀。武王死後,武庚叛亂,被周公平叛殺死,另封紂王的庶兄,當年曾降周的微子啟於商丘,國號宋,以奉商朝的宗祀,殷商遺民一分為二,成為後來的衛、宋兩國。宋國在戰國時亡於齊,衛國在秦二世時被秦朝吞併。在遼東,又有商朝宗室箕子開國朝鮮,後亡於燕人衛滿。在《詩經》中辰也是指殷,故辰國可能也是商部落的後人。

國號

《尚書》、《史記》等傳世文獻稱呼商朝為「殷」,但如《古本竹書紀年》等早期文獻均稱這個朝代為「商」,另有《今本竹書紀年》等文獻稱它為「殷商」,這三種稱呼並見於先秦的文獻中。在目前出土的甲骨文資料中,「殷」單字的出現次數不是很多,而「大邑商」或「天邑商」則是商人對殷墟都邑的自稱,在戰爭中稱呼己方軍隊為「商方」。尚不明晰商人是否擁有對整體國家或族群的泛稱。

從《史記·殷本紀》「契封於商[參 1]」的記載可知「商」是商族先公的初期居地,國號取於地名。其後遷至亳,國號亦可稱作「亳」,遷至殷,自然也稱作「殷」。多次的遷徒中始終以居駐商地和殷地的時間最久,勢力最大,在周邊方國部落中留下的印象最深,所以此二稱變成這個國家的名稱。「殷商」這個合稱最早見於西周的《詩經》。《盪》有「文王曰咨,咨女殷商[參 39]」,《大明》有「殷商之旅,其會如林[參 40]」。《大明》又有「燮伐大商」、「肆伐大商」[參 40],《文王》有「商之孫子[參 41]」,《玄鳥》有「殷受命咸宜[參 42]」,《殷武》有「撻彼殷武[參 43]」,可見在周朝「商」、「殷」、「殷商」三稱通用,之間並無差別[12]:11—14

晉·皇甫謐在《帝王世紀》中載「帝盤庚徙都殷,始改商曰殷[參 22]」。儘管《帝王世紀》一書的總體可信度並不高[24],但史家便據此將盤庚遷殷前的時期稱作「商」、盤庚遷殷後的時期稱作「殷」。

勢力範圍及行政區劃

商朝的勢力範圍東至大海,西達陝西省西部,東北達到遼寧省,南至江南一帶,為當時世界上一個大國,但核心區域還是中原一帶。始都亳,曾多次遷移,後盤庚遷都殷(今河南省安陽小屯村),因而商也被稱為

《史記·吳起列傳》記載商朝疆域「左孟門,右太行,常山在其北,大河經其南[參 44]」,商朝其最大疆域,北到遼寧,南到湖北,西到陝西,東到海濱。 除了包括夏所屬長江以北的湖北,河南,安徽,山東,河北,山西,京津和江蘇,陝西的一部分。考據顯示勢力範圍還可能包括遼寧,湖南,浙江,四川的一部分土地。

先商時期,商部落為夏后氏的諸侯,商部落的首領稱作「商侯」[註 98]。有封地七十[參 45]至一百里[參 46]

晚商的北界直抵燕山南麓,西達渭水下游,南至長江,東望泰沂山脈。

都城稱作「邑」或「商邑」,其外七十至一百里內屬於商王直接控制的區域,稱作「蒿」(郊)、「鄙」、「奠」(甸)。邑、郊、鄙、甸此四地相當於商王朝的王畿地區,在《尚書·酒誥》中稱為「內服」[註 99][25]:14—15

都城

記載「先八後五」,即成湯滅夏前八次遷都,而後五遷。王國維搜羅史料湊成八遷。「契自亳遷蕃[參 2]」、「昭明遷砥石[參 2]」、「昭明遷商[參 48]」、「相土遷商邱[參 49]」、「相土遷泰山下,又復歸商邱[參 50]」、「商侯遷殷[參 7]」、「殷侯遷商邱[參 7]」、「湯始居亳[參 21]

商族首領居地變遷
首領 居地 今地
先商[註 100]
[註 101] 一說今遼寧省西部暨河北省東北部一帶地區,
一說今河南省洛陽市偃師市屍鄉溝(詳見亳)
[註 102] 一說今北京市、河北省北部冀東平原一帶
昭明 砥石[註 103] 一說今河北省石家莊以南、河北省邢台市以北地區
[註 104] 一說今漳河北岸磁縣、臨漳一帶,
一說今陝西省商洛市商州區
相土 商丘[註 105] 一說今河北省中部、河南省北部
「泰山下」 一說今太行山麓
商丘 見上
王亥 [註 106] 當今位置不明
上甲(芒三十三年─孔甲九年) 今河北省邯鄲市磁縣、臨漳縣漳河流域
「商侯」[註 98](蓋為主壬或主癸;孔甲九年─桀十五年) 商丘[註 105] 見上
早商
大乙湯—大戊密(桀十五年─中丁元年) [註 101][註 107] 今地說法不一,一說今河南省鄭州市商城遺址(詳見亳)
中丁莊、卜壬發(中丁元年─河亶甲元年) [註 108] 一說今河南省滎陽市東北敖倉或敖山,
一說今山東省沂蒙山區,
一說今河南省鄭州市商城遺址,
一說今河南省鄭州市小雙橋遺址
戔甲整(河亶甲元年─祖乙元年或二年) 一說今河南省安陽市內黃縣東南
且乙滕—且丁新(祖乙元年或二年─南庚三年) [註 109][註 110] 一說今河北省邢台市
[註 109] 一說今山東省鄆城縣北
南庚更、象甲和(南庚三年─盤庚十五年?) 一說今山東省濟寧市曲阜市
晚商[註 111]
般庚旬[註 112]—帝辛受 [註 106] 今河南省安陽市西北殷墟遺址
帝辛受 朝歌[註 113][註 114](只是陪都,首都仍然在殷城) 今河南省鶴壁市淇縣朝歌鎮

方國

各方國根據與商的關係分為敵對、臣服和時服時叛三類。

政治

商王朝建立了一套比較完整的國家機構。中央分設管理政務的卿事寮和主持祭祀的太史寮二大機構。地方用侯、邦伯加強各地的統治,還有大批宮廷侍衛。同時商朝王室還掌握有大批武器和軍隊,貴族還設立嚴峻的刑法和監獄。另外,還使用宗教觀念來鞏固其統治地位,商王被認為是「天帝」在人間的使者,把神權和王權結合起來。

軍事

在甲骨文中有大量關於征伐的記戴,其一次戰事的用兵數目有3000人,5000人,甚至13,000人之多。[26]比如,根據武丁時期的卜辭,在一次對羌人的征伐商王動用一個旅的兵力,達10,000人之眾,再加上配偶婦好的3000族眾,合計13,000人。[27]

公元前1200年左右,商朝人口約700多萬,商朝兵力約3萬。

到了殷末,許多平民的墓地中都出土有鋒利的兵器。這說明,雖然商朝的常備軍數量不多,但存在大量民兵。

軍事制度

商朝的軍事制度在甲骨卜辭中有較多的記載。如「□方出,王自征」(《柏根氏舊藏甲骨卜辭》.25)、「□王自征人方」(《殷契粹編》.1185)等卜辭表明,商王是最高軍事統帥,有時親自出征。王室婦女,如商王武丁的配偶婦好,也曾率軍出征。高級軍事領導職務由貴族大臣和方國首領擔任,他們平時治民,戰時領兵。甲骨文中常有「□」、「□」、「射」、「戍」等名號出現,可能表明當時軍隊成員已有不同的職守。士卒由貴族和平民充當,平時要練習射、御;並以田獵的形式進行演習。

「王登人五千征土方」(《殷虛書契後編》上.31.5)等卜辭說明,戰時常根據需要進行「登人」(徵兵),一次征發1000、3000或5000人,也有超過1萬人的。兵以庶民為主,奴隸多擔任雜役。

商朝除王室擁有強大的軍隊外,各宗族或各方國也都掌握相當數量的軍隊。「王其令五族戍□」(《殷契粹編》.1149)、「令多子族從犬侯寇周,葉王事」(《殷虛書契續編》.5.2.2)等卜辭表明,這些宗族或方國的軍隊須聽從商王的調遣。商朝軍隊有步卒和車兵,作戰方式以車戰為主。戰車一般由兩匹馬駕挽,車上有甲士3人,居中者駕車,居左者持弓,居右者執戈。車下隨行徒若干人。甲骨文中也曾出現過「步伐」的記載,可能表明當時有獨立的步兵隊伍。

「王作三師右中左」(《殷契粹編》.597)等卜辭說明,當時軍隊的最大編制單位可能是師。「登百射」(《甲骨文合集》.5760)、「左右中人三百」(《殷虛書契前編》.3.31.2)、「王令三百射」(《殷虛文字乙編》.4615)等卜辭說明,當時軍隊的組織可能以100人為基層單位,300人為中級單位,並有右、中、左的區分。

武器配備

商朝軍隊的武器裝具,據考古發掘和甲骨文記載,主要有戰車、弓、箭、戈、矛、刀、斧、鉞、幹盾、矢鏃、頭盔、甲冑等,其中戈、矛、刀、斧、矢鏃、頭盔等是用青銅鑄造的。河南安陽侯家莊1004號商王陵墓內有大量武器出土,其中有70捆矛,每捆10個,說明商朝對於武器的存放可能有一定的制度。

另外,商朝已經有戰象[28],曾用象陣多次擊敗東夷軍隊。

外交

商王朝經常通過聯姻、賞賜封號的方式與邊遠國家交流。例如,據《清華簡》記載,商王盤庚的女兒妣隹對外徵婚,後來嫁給楚國國君季連[29]

周國的領袖季歷,前來朝見商王武乙,武乙賞賜給季歷三十里土地和十隻玉獴[30]。商王文丁時,又任命季歷為「牧師」,掌管西部地區的征伐之事,後來文丁卻因為猜忌而殺了季歷[31]。崇國(陝西戶縣地區)是商朝西邊最大的屬國,是商朝在西土的核心盟國。季歷之子姬昌被封為西伯,力行仁政,日後周國越過黃河,吞併許多小國,然後出兵討伐崇國,殺死崇侯虎,接著遷都豐邑(陝西省鄠縣)。

經濟

商人從一開始就是以農業為主的部落,商湯曾派毫人幫助葛人種地。甲骨卜辭中多次見到「其受年」(能獲得豐收嗎?)的問語,反映商朝統治者對農業的重視。在畜牧業在商代出土的除了有六畜的遺骸外,還有象骨,說明當時北方還有訓象。並且掌握豬的閹割技術,開始人工養淡水魚。手工業全部由官府管理,分工細,規模巨,產量大,種類多,工藝水平高,尤以青銅器的鑄造技術發展到高峰。成為商代文明的象徵。而且商朝人已經發明原始的瓷器,潔白細膩的白陶頗具水平,造型逼真,刻工精細的玉石器表現商代玉工的高超技藝。絲織物有平紋的紈,絞紗組織的紗羅,千紋縐紗的縠,已經掌握提花技術。

商代農業和手工業的進步促進商品交換的發展,出現許多牽著牛車和乘船從事長途販運的商賈。到商代後期,都邑裏出現專門從事各種交易的商販,呂尚就曾在朝歌以宰牛為業,又曾在孟津賣飯。

自商代起,中國音樂進入信史時代。民間的音樂和宮廷的音樂,都有長足的進步。由於農、牧、手工業的發展,青銅冶鑄達到很高的水平,從而使樂器的製作水平飛躍,大量精美豪華的樂器出現。樂舞是宮廷音樂的主要形式。可考證的有《桑林》、《大護》,相傳為商湯的樂舞,為大臣「伊尹」所作。從事音樂專業工作的,主要有「巫覡、音樂奴隸和『瞽’」三種人。有關商朝的民間音樂的材料很少,《周易·歸妹上六》和《易·屯六二》就是商代的民歌。

商代甲骨文兼有象形、會意、形聲、假借、指事等多種造字方法,已經是成熟的文字。在出土的甲骨卜辭中,總共發現有四千六百七十二字,學者認識的已有一千零七十二字。甲骨文因刻寫材料堅硬,故字體為方形。而同時期的金文,因係鑄造,故字體為圓形。

鑄造業及藝術品

商代的陶器有各種顏色,有些為輪製,有些則使用泥條盤築法,陶器上常壓印花紋。目前所知最早的中國釉料出現於商朝。此時期還有大理石及石灰石雕刻的真實與神話動物。由商代的都市可看出,當時已具中國建築的基本形式,值得注意的聚落包括二里頭、鄭州、殷(今安陽境內)等,這些地點在不同時期均曾為首都。商代晚期的統治者均熱衷於建立奢華的宮殿。

數學與科學

西方於1970年的著述《全球通史》認為建立商朝的西北遊牧入侵者,學習和掌握中東發明的種植小麥、鑄造青銅武器、馬拉戰車的技術,並將其傳入中國。同時傳入的還有大麥、綿羊、牛、馬、輪子等物品,這些技術豐富了中國的科學文化[7]。但此說有常識性錯誤,商朝並不起源於西北,現代考古通常認為商朝最早起源於遼寧紅山文化[8],後又發展為河北下七垣文化[9],屬於廣義上的東夷[33][34],從東方進入中原逐漸興盛,成為一方諸侯,最終推翻了之前的夏朝。

商代開始掌握冶鐵技術[35],製陶業、商業也很興盛。商代甲骨文的發掘證明,商代的文字發展已經經歷一個漫長的時期。天文曆法比夏代進步,天象學上也有新的發現,人們發現火星、彗星,此外還有數學商高定理和疾病的記載,音樂的成就很大,出現專習音樂、舞蹈的樂人;雕塑是商代工匠們最突出的工藝成就。

天文:商代日曆已經有大小月之分,規定三百六十五又四分之一天為一個週期,並用年終置閨來調整朔望月和回歸年的長度。商代甲骨文中有多次日食、月食、流星[36]、新星的記錄。

數學:商代甲骨文中有大至三萬的數字,明確的十進位制,奇數、偶數和倍數的概念,有了初步的計算能力。

光學知識在很早就得到應用,商代出土的微凸面鏡,能在較小的鏡面上照出整個人面。

商朝數字,可以看出中文「百」與「千」字的演化源頭

社會及文化

據考古資料看,東南和華南地區分布於長江下游兩岸的湖熟文化、江西北部的吳城文化、西南地區四川境內的巴蜀文化以及北方內蒙古、遼寧的夏家店下層文化等,都不同程度地收到了商文化的影響[37]。先秦時期的道家思想和墨家思想都在一定程度上繼承了殷商文化。[38][39][40]

 

李濟在他的《殷商時代的歷史研究》中這樣說:

 

宗教

據商代的甲骨資料來看,殷商時代的萬物崇拜依舊盛行,信仰對象包含大自然的各方面,例如:河神、山神、日月星辰、地神等對象。但這些自然神祇仍屬於萬物崇拜,變化有限,比較特殊的,是商人心中的「帝」信仰。「帝」是商人心中的最大神,地位最高、權力最大,也是社會秩序的主宰。這種「一元」(帝)「多神」(自然神祇)的信仰模式,與現實世界的「王權政治」相仿。簡單來說,人世有君王統治百姓,在自然界有「帝」統治自然神祇,但「帝」的能力和權威更凌駕世間君王之上,祂是一切萬物的主宰。

商人問卜的對象有三大類,即天神、地祇、人鬼。在這三類之中,權威最大的即是「帝」,「帝」所具有的能力主要有三種,第一是對自然氣候的控制,這些問卜主要是關係到農業生產的豐欠。第二是主宰人世間的禍福獎懲。第三是決定戰爭的勝負和政權的興衰,由於商代仍屬部族式的社會型態,仍需以戰爭手段征服諸邊各部落,商王往往向「帝」問卜戰爭的勝敗,看看「帝若」,還是「帝不若」。由此來看,商人日常生活中,幾乎莫不禱於「帝」,在如此的宗教心理之下,也就不難理解,商人何以會有「好祀」、「重祀」之風。

商代的"天"觀念,在甲骨卜辭里是由"帝"來表現的。甲骨文的"帝"能夠表示"天"的大部分意蘊,但無有"處所"之意。[41]在殷人的觀念中,天地人神是分開的,神在天上,人在地上,不相混雜,祭祀和占卜則是殷人溝通鬼神的主要媒介。在對甲骨文的早期研究中,學術界曾經認為商代幾乎沒有獨立的「天」、「天神」的觀念,但後來學者夏淥在其論文《卜辭中的天、神、命》中指出了商代存在人格化的「天」的觀念。[42]

從甲骨卜辭看,殷人的信仰體系,與原始宗教相比並沒有發生質的變化,仍以史前時代就已產生了的自然神靈和祖先神靈為主要信仰對象。商代的鬼神信仰保留有較多的原始性,還不具備後世社會裡神道設教的功能,殷人的敬鬼事神還沒有後世人為宗教的欺騙成分。從商代晚期武乙射天開始,社會上出現了嚴重的慢於鬼神的現象,這是社會發展、殷人認識水平提高後的進步現象。[43][44][45]

人口

由於目前找不到商代人口調查制度的具體記載,難以估計,說法很多。

據宋鎮豪估計,商朝初年人口約有400萬至450萬,晚期人口約780萬左右,商末人口可以達到800萬至1000萬左右,帝乙帝辛時期殷墟王邑人口已達14.6萬以上。[46]葛劍雄的《中國人口史》中認為,商代還未進行過全國性的人口調查,[47]:215─217而且由於當時的疆域和勢力範圍尚不是很確定,城邑遺址樣本太少且存在變遷,還有城外居住區的人口難以計算,只能肯定晚商人口至少在500萬以上,而夏商西周時期的人口在目前都無法給出較確切的數目,也無法確定中國在春秋時代之前的人口是否曾超過千萬。[47]:265─291

家庭結構

商湯建國後,社會中的平民階層逐漸進入一夫一妻制時代[48]:141。商朝的婚姻制度是族內婚制和族外婚制並行,但內婚現象更為流行。[49]

五世排序(元、祖、宗、示、小)

  • 太祖(示的曾祖父)
  • 祖/太宗(示的祖父,又名太宗)
  • 宗(示的父親,又名大示)
  • 示(示,當世,現在的一輩,傳宗接代)
  • 小示(示的兒子,又名代)

五世

  • 元、元宗、太祖
  • 祖、太宗
  • 宗、大示
  • 示、示
  • 小、小示

商周文化之別

  周人對商朝文化有許多繼承,但仍有差異。王國維在《殷周制度論》中亦有「中國政治與文化之變革,莫劇於殷、周之際」之說。王暉的《商周文化比較研究》對兩者進行了比較,列舉了商周文化如下差異:

1、天神上帝崇拜的差別:如商人的上帝(即後皇朝的昊天上帝)是商人至上神,商王被認為是「帝子」,稱為下帝,治理商朝百眾,死後稱「帝」。周人除保留了上帝主神的地位之外,還出現了天的敬仰與崇拜。周人認為周王為天之子,開始出現了「天子」這一稱號,周王死後「配皇天」[50]

2、商朝人尊神事鬼、崇信上帝、巫祝貞卜鬼神靈,是一個信神道德高商的時代。商王無論大小事都要按《歸藏易》進行占卜,詢問上帝先王的指導[51]。周人尊天保民、天人合一。是一個人神並重而又以人為本的時代。周代神事逐步向人事轉移,形成「人神雜糅」、「天人同位」的天人合一觀[52]

3、宗法制與繼承法的差異:商代長期實行兄終弟及制,商末有嫡庶之分但並未開始長子繼承制,周代才制定宗法制[53][54]。周代在商代諸項制度上進行自己族人的改變,使周人宗法制達到十分嚴密的地步[55]。商代對本族祖先和異族有功的人神男女都進行祭祀,而周代由父系宗法制的封建並控制,形成了「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思想,以「神不歆非類,民不祀非族」為準則,並且把母系一支的先舅從祭祀系統中徹底清除出去[56][57][58]

4、分封制和政治組織的差異:商代是萬王之共主,商王為「王上王」,其分封是繼承夏朝氏族分封方的後裔或商朝接手後再新分封的小國。周代大封親戚,執圭受土,屏藩周室,天子與諸侯形成新的君臣關係,天子由萬王之王而為「只有一王,其為諸侯」,階級分化和中央集權加強,等級制度封閉。商代政治組織自由,人口自由流動,諸侯中的人隨意志來去他國 因為一切都在神的安排之下。而周代政治組織嚴密,實行「有亡荒閱」在全天下搜捕逃亡者,為了對後世說其合法性因此在《牧誓》中指責商王「乃惟四方之多罪逋逃,是崇是長,是信是使,是以為大夫卿士」。[59][60][61]

5、婚制的差異:商人「三世親疏,五世親絕,六世則可通婚」[62],沒有嚴格的同姓不婚制。周代奉行百世同姓不婚之制[63]

6、商朝女性不僅參與祭祀、占卜,還能夠直接率軍出戰。商代女性可以擁有個人屬邑,商王后妃可以直接參與政治,擔任商王朝許多部門的重要職務。周人滅商朝後,婦女比商代卑下,周公在周禮中明確的規定,婦女被拒於政治的大門之外,商朝後,女性的社會地位卑下。

社會性質的研究

無奴派學者指出,中國大陸許多人把商朝視為奴隸社會,這其實是錯誤的。商代的人祭中使用的通常是戰俘,這些戰俘沒有轉化為奴隸就會被殺掉。人殉中使用的通常是死者的親屬,有一部分甚至是自願的,殉葬者可能是家庭奴隸,但通常不會是生產用的奴隸。人祭和人殉不能反映商朝是奴隸社會[66][67][68]

《尚書·盤庚》中商王說:「古我先後,既勞乃祖乃父,汝共作我畜民。」畜民」的祖先是商王祖先的有功之人,因而得到商王稱讚。顯然,「畜民」不會是奴隸。殷墟甲骨文中提到的從事工商業和農業生產的「眾」、「眾人」都是平民,他們才是商代社會的主體。從殷墟墓葬結構來看,平民占商代人口的82%至87%,奴隸只占3%左右[69][70]

商周時期實行井田制,這有殷墟甲骨文和《詩經》佐證。井田制下,土地不能自由買賣,農民通過「私田」獲取自己的糧食,以助耕「公田」的形式被統治者剝削,並不是奴隸制的無償掠奪[71]

中國歷史學家、民族學家黃現璠和晁福林等人指出,商朝也屬於原始形態的氏族封建社會,虞夏商周皆為封建社會,中國歷史上並未經歷過奴隸社會這一階段[72][73]

君主年表

《太平御覽》卷八十三中對商代各王的在位年數都有記載,但其引用的書籍不一定都可信且部分與其他傳世文獻的記載有矛盾。據先秦文獻及甲骨文和金文資料,相對可靠的商王在位年有湯13年、外丙2年、仲壬4年、太甲12年、祖乙75年、仲丁11年、武丁59年、祖甲33年、武乙35年以上、文丁11年以上、帝乙22年以上、帝辛25年以上。

  • 湯 「成湯方即世崩沒之時,為天子用事十三年矣。」(《漢書‧律曆志》)
  • 外丙 「外丙二年。」(《孟子‧萬章上》,《史記》同。)
  • 仲壬 「仲壬四年。」(《孟子‧萬章上》,《史記》同。)
  • 太甲 「太甲惟得十二年。」(《史記‧魯周公世家》索隱引《紀年》)
  • 祖乙 「肆中宗之享國,七十有五年。」(《書‧無逸》)
  • 仲丁 「帝仲丁在位十一年。」(《御覽》八十三引《紀年》)
  • 武丁 「肆高宗之享國五十有九年。」(《尚書‧無逸》)
  • 祖甲 「肆祖甲之享國三十有三年。」(《書‧無逸》)
  • 武乙 「武乙三十五年,周王季伐西落鬼戎,俘其二十翟王。」(《後漢書‧西羌傳》注引《紀年》)
  • 文丁 「太丁十一年,周伐翳徒戎。」(《後漢書‧西羌傳》注引《紀年》、《通鑑外紀》卷二引《紀年》)
  • 帝乙 「隹王廿祀。」「隹王廿〔祀〕」(董作賓《殷曆譜》引《續殷文存》1.25.9、2.1.3)「王廿祀彡日上甲。」(董作賓《殷曆譜》引《殷契卜辭》)「乙未,王賓文武帝乙肜日,……在五月。唯王廿祀又二」(《版方鼎》,《商周》[5]2377)
  • 帝辛 「隹王廿祀翌又五。」(董作賓《殷曆譜》引《殷文存》)

商王名號來源說

商王以十天干為名號,對其意義,學術界有極大爭議,現共有八種不同看法:

  • 生日說(基本否定,沒有條件進行干支紀日)
  • 死日說
  • 廟主說
  • 祭名說
  • 祭次序說
  • 選日說
  • 生前政治勢力分組說
  • 五族說(皇、帝、夏、殷、商)
父娶母 兒子 女兒 母+父=合文 其它合文
壬娶丁 丁+壬=皇 丁(矩)+壬(規)=中;壬=王
戊娶癸 癸+戊=帝 女+癸=姚/姜;癸+戊=羲/舜/嚳
甲娶己 己+甲=夏 甲+己=周
庚娶乙 乙+庚=殷 人+庚=俊
丙娶辛 辛+丙=商 (高辛)辛+見=親

商代王制假說

張光直假說:商代政權由子姓王族所掌握,王族分為兩組,一組謚稱以甲乙為主,一組謚稱以丁為主,兩組互相通婚,輪流繼位執政。王位多傳於另一組的下輩,有時也傳於同組內的同輩。王位以此互傳的方式,從而在兩組之間祖孫隔代繼承。據卜辭研究,商王室父叔舅皆稱父,子甥侄皆稱子[74]。親堂表兄弟皆稱兄弟,所謂父死子繼,實質為舅死甥繼,王位傳於另一組。至於兄終弟及,王位保留在一組,似為特殊安排。

學者相信,商王族分為分甲乙丙丁等十個祭儀群,這些祭儀群是政治單位,也是互相通婚的單位,地位與政治力量各有高低,其中以甲乙丁三者勢力最大。十群彼此結合,歸屬兩大組,以甲乙為主的一組包括戊己,以丁為主的一組包括丙,可能也包括壬癸;庚辛不明。王位不得在同一群中相傳,必須在各群之間傳遞(傳於另一組或同組內的另一群),而且傳於同組中只能由同輩繼位,傳入另一組才能由晚一輩承繼。君主由王族/貴族會議輔政,A組領袖為王,B組領袖則為其副手,王位傳承由會議選定,中間可能涉及權力鬥爭甚至流血政變,母族的地位也可能是一有力因素。各群間互相通婚,似乎有理想的婚配組合(如辛娶壬、癸娶甲),卻不見得有嚴密的成規。[75]

父子相傳說

殷商世襲絕大部分父傳子。祖乙,祖辛之父。祖辛,祖丁之父。均屬於父傳子。

  • 祖乙,乙之祖父,廟號為壬。
  • 祖辛,辛之祖父,廟號為戊。
  • 祖丁,丁之祖父,廟號為甲。

殷商一直都是父子相傳。壬→戊→甲→庚→丙

  • 壬,又名中宗,且乙
  • 戊,成、嚳、太乙
  • 甲,太庚,夏朝建立
  • 庚,般庚,殷朝建立
  • 丙,商朝建立
商朝(約前17世紀─約前11世紀)
先商時期(約前21世紀─約前17世紀)
諡號
*殷墟甲骨
*傳世文獻
廟號或尊號
*殷墟甲骨
*傳世文獻
傳世文獻見私名或祭名 出土甲骨見私名、祭名或廟號 在位時期
*《竹書紀年》
*(夏商周斷代工程)
在位年數 配偶名 都城
高且夔?(高祖夔?)、夔高且?(夔高祖?)、高且?(高祖?)



夋、俊、俈、高辛氏
(不詳) 簡狄、娥? 帝丘


玄王、素王?[註 115]


(未見) (不詳) (不詳)
昭明 (未見) (不詳) (不詳) 砥石
相土 (未見) 相時期? (不詳) (不詳)
昌若 (未見) (不詳) (不詳)
曹圉
糧圉、根圉
(未見) (不詳) (不詳)

少康時期?─杼十三年 (不詳) (不詳)
高且亥(高祖亥)、高且王亥(高祖王亥)


王亥
亥、振、垓、核、該、胲、永、泳
杼十三年辛巳─泄十二年 (不詳) 王亥妾?[佚 206.2]
王恆
泄十二年壬午?─泄十六年? (不詳) (不詳)
上甲微
昏微
上甲(合字) 泄十六年丙戌?─? (不詳) 妣甲?[前 1.38.5]
報乙 匚乙(合字) (不詳) 三匚母
報丙 匚丙(合字) (不詳)
報丁 匚丁(合字) (不詳)
主壬 示壬 (不詳) 妣庚
主癸 示癸 ?─桀十五年 妣甲、扶都


武王


文武帝乙[註 116]

高且乙(高祖乙)、唐宗?[合集 1339]、大乙宗[合集 33058]


高祖、高后成湯

大乙湯
履、天乙、太乙、帝乙、乙、成、唐、成湯、商湯、武湯、天乙湯、啺
大乙(合字)、唐、成、武唐、上乙?[合集 1270]


成唐[註 117]

桀十五年丙午─桀三十一年 18載
(29載)
妣丙(高妣丙)、有莘氏
早商時期(約前17世紀─約前14世紀)


武王


文武帝乙[註 116]

高且乙(高祖乙)、唐宗?[合集 1339]、大乙宗[合集 33058]


高祖、高后成湯

大乙湯
履、天乙、太乙、帝乙、乙、成、唐、成湯、商湯、武湯、天乙湯、啺
大乙(合字)、唐、成、武唐、上乙?[合集 1270]


成唐[註 117]

前1558年癸亥─前1546年 12載
(29載)
妣丙(高妣丙)、有莘氏
太丁[註 118]
大丁、太子丁
大丁 (立為太子、未即位) 妣戊
外丙勝
外壬?
卜丙(合字)、卜丙 前1546年己亥─前1544年 2載 妣甲(卜丙母)
仲壬庸
中壬
(未見)
燕壬?、工壬?、其壬?、南壬?[註 119]
前1544年丁丑─前1540年 4載 (不詳)


明王


太宗

太甲至 大甲 前1540年辛巳─前1528年 (12載) 妣辛
伊司?


伊尹摯
伊、伊示、祖伊尹、阿衡
伊尹、伊、尹 (攝政、一說篡位) 伊奭?


明王


太宗

太甲至 大甲 前1540年辛巳─前1528年 (12載) 妣辛
沃丁絢 (未見)
羌丁?(羊丁?)、虎且丁(虎祖丁?)[前 3.2.071][76]:56
前1528年癸巳─前16世紀|前1509年 19載 (不詳)
大庚辯
太庚、小庚
大庚 前1509年壬子─前1504年 5載 妣壬
小甲高 小甲(合字)、小甲 前1504年丁巳─前1487年 17載 妣辛?


中宗、太宗

太戊密
大戊
大戊 前1487年甲戌─前1413年 75載 妣壬
雍己伷
雍己(合字) 前1412年己丑─前1401年 12載 (不詳)
中丁宗、中宗祖丁?[屯南 2281]


中丁莊
仲丁
中丁、三且丁(三祖丁) 前1400年辛丑─前1391年 9載 妣己、妣癸
外壬發 卜壬 前1391年庚戌─前1381年 10載 妣甲?
河亶甲整
整甲
戔甲 前1381年庚申─前1372年 9載 妣庚?
且乙宗(祖乙宗)[合集 32360][合集 33006][合集 33108]、中宗且乙(中宗祖乙)[合集 26991][合集 27239]、中宗?[屯南 2281]、高且乙?(高祖乙?)


「殷王中宗」[參 27]

祖乙滕 且乙(祖乙)、下乙 前1372年己巳─前1353年 19載 妣己、妣庚
且辛宗(祖辛宗)


祖辛旦 且辛(祖辛) 前1353年戊子─前1339年 14載 妣甲、妣庚?、妣壬?
沃甲踰
開甲
羌甲(羊甲) 前1339年壬寅─前1334年 5載 妣庚
中宗且丁?(中宗祖丁?)[屯南 2281]


祖丁新 且丁(祖丁)、四且丁(四祖丁)、小丁 前1334年丁未─前1325年 9載 妣甲、妣乙、妣己、妣庚、妣癸
南庚更 南庚、王更 前1325年丙辰─前1319年 6載 (不詳)
陽甲和
和甲
陽甲、父甲、兔甲、彖甲、(彖口)?甲、象甲、虎甲 前1319年壬戌─前1315年 4載 (不詳)
盤庚旬
般庚?
般庚、般庚(合字)、凡庚、父庚、且庚(祖庚)、三且庚(三祖庚) 前1315年丙寅─前1301年 14載
(28載)
(不詳)
晚商時期(約前14世紀─約前11世紀)
盤庚旬
般庚?
般庚、般庚(合字)、凡庚、父庚、且庚(祖庚)、三且庚(三祖庚) 前1301年庚辰─前1287年 14載
(28載)
(不詳)
小辛頌 小辛、父辛、王頌(王訟)、頌王(訟王) 前1287年甲午─前1284年 3載 (不詳)
小乙斂
次、(氵欠)
小乙、父乙、父小乙、父乙帝[乙 956]、且乙(祖乙)、小且乙(小祖乙)、亞且乙(亞祖乙)、後且乙(後祖乙)、入乙(內乙)、斂王、父乙斂 前1284年丁酉─前1274年 10載 妣庚
丁宗、武丁宗、文丁宗、高宗武丁


高宗

武丁昭 武丁、父丁、帝丁[粹 376]、且丁(祖丁) 前1274年丁未─前1215年


(前1190年─前1132年)

59載 妣辛(婦好、母辛)、妣癸、妣戊(婦妌、妣戊妌)、妣庚?、母丁?
祖己弓
孝己、子漁?
且己(祖己)、小王、兄己、父己、小王父己 (立為太子、未即位) (不詳)
祖庚曜
且庚(祖庚)、兄庚、父庚 前1215年丙午─前1204年 11載 (不詳)
且甲舊宗(祖甲舊宗)


祖甲載 且甲(祖甲)、帝甲[粹 259][庫 1772][戩 5.13][續 2.18.9][後 上4.16] 前1204年丁巳─前1171年 33載 妣戊、妣己?
廩辛先
馮辛
(未見)
三且辛?(三祖辛?)、且丁?(祖丁?)、兄辛?、父辛?[屯南 2281]
前1171年庚寅─前1167年 4載 (不詳)
康且丁宗(康祖丁宗)


庚丁囂 康丁、康且丁(康祖丁)、康、父丁、帝丁[南輔 62]、王囂(王兌) 前1167年甲午─前1159年 8載 妣辛
武乙宗、武且乙(武祖乙)、武且乙宗(武祖乙宗)


武乙瞿 武乙、父乙 前1159年壬寅─前1124年


(前1147年─前1113年)

35載 妣戊?、妣癸?
文武帝[簠 143][續 2.71][前 1.22.2][前 4.17.4][粹 3621]


文武丁宗、文武宗?[合集 36149]


文丁托
託、太丁
文武丁 前1124年丁丑─前1111年


(前1172年─前1162年)

13載 妣癸?
帝乙羨 (未見)[註 120]
父乙?、文武帝?[77]:421—422
前1111年庚寅─前1102年


(前1101年─前1096年)

21載 (不詳)


紂王

帝辛受
紂、辛、受德、受辛、商王受、殷王受、紂王、商紂、商紂王、商王紂、商王帝辛
(未見) 前1102年己亥─前1050年


(前1075年─前1046年)

30載 妲己
朝歌
武庚
祿父
(未見) (不詳)
【注】結合古今本《竹書紀年》體系推算,由於年代久遠,記錄匱乏,各家推算不一,本表年代僅供參考。
 
附:有待考證的先公
廟號
*殷墟甲骨
傳世文獻見名 出土甲骨見名 配偶名
高且河?(高祖河?)[合集 32028]、河高且?(河高祖?)、河□高且?(河□高祖?)、河宗?[合集 13532] 河伯氏? 河母、河妾?[後 上6.3]
岳宗?[合集 30298] (未見) (不詳)
(未見) (不詳)
(未見) (不詳)
(未見) 𠣬 (不詳)
(未見) (不詳)

昏微
(未見) (不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