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mini
image

周襄王、周頃王、周匡王

周襄王

 

周襄王(?-前619年),姓,名,東周第六代君主,諡號襄王。襄王是周惠王的兒子,《史記·周本紀》稱襄王在位32年,《左傳》稱襄王在魯文公八年(前619年)秋天去世。

惠王死後,襄王懼怕異母弟王子帶爭奪王位繼承權,秘不發喪,並派人向齊國求援,襄王直到大局已定才公布父王死訊。

前636年,王子帶欲圖篡位,以狄人攻周,大敗周師,周襄王逃到鄭國;此前,周襄王欲伐鄭,故娶狄人隗氏為后,以換取狄兵一同伐鄭。事成後卻廢黜隗后[1],令隗后怨恨,進而引致隗后同異母弟王子帶聯合,成為內應令狄人得以大破襄王。當時晉文公勢力強大,在前635年出兵助襄王,殺王子帶,迎接周襄王返回洛陽復位。前632年,晉文公召襄王,襄王親自到踐土(今河南原陽西南)會見他。

周襄王在位期間宋襄公、晉文公、秦穆公相繼稱霸。在位期間執政為宰孔、周公忌父、王子虎、周公閱、王叔桓公。

 

子女

  • 周頃王
  • 王孫滿之父,周襄王的幼子,名不詳,其子為王孫滿。

 

  在位起訖:公元前651年-公元前619年。
  生卒年:公元前?-公元前619年。
  出生地:洛邑(今河南省洛陽)。
  立都:洛邑(今河南省洛陽)。
  年號:周襄王元年(庚午,公元前651年)。
  諡號:襄王。
  王後:叔隗

 

周襄王
時代 周朝
身份 東周天子
逝世日期 前619年
在位年代 前652年—前619年
周惠王
正妻 隗后
子女 周頃王
都城 洛邑

 

帝王簡介

  姬鄭,姬姓名鄭,諡號襄王。中國諸侯爭霸時代東周王朝的第六任王,他的祖父是東周第四任王姬胡齊,他的父親是東周第五任王姬閬。
  周惠王姬閬在世時因寵愛庶子姬子帶的母親惠後,就想將原太子姬鄭廢掉,改立惠後所生的庶子姬子帶。但周朝的諸侯王們全不贊成。
  周惠王二十五年(己巳,公元前652年)臘月,姬閬病逝,太子姬鄭擔心弟弟姬子帶爲爭奪王位而不敢對外宣布姬閬的死訊,急忙派人向齊桓公求援。齊桓公馬上召集諸侯在洮(今山東省鄄城縣西)開會,宣布擁護姬鄭爲天子。姬鄭至即位後才放下心,宣布了惠王的死訊。但是,惠後的兒子姬子帶並不甘心失敗。
  周襄王四年(庚午,公元前648年),姬子帶曾幾次引導西戎兵攻周,但都先後被挫敗。
  周襄王十六年(乙酉,公元前636年),姬鄭發覺自己的王後翟叔隗與弟弟子帶有私情,於是廢黜了隗後。子帶得到消息後,再次引導西戎兵攻周,並且攻占了都城。姬鄭倉皇逃出,避居於鄭國的汜(今河南省襄城縣),然後他向各國諸侯進行求救。
  周襄王十七年(丙戌,公元前635年),即位不久的晉文公打着勤王的旗號,出兵攻克子帶當時所在的溫,並將其生擒。然後迎姬鄭回都城,將子帶押到都城處死,平定了内亂。這次内亂,史稱“子帶之亂”。
  姬鄭爲晉文公擧行了慶功宴。晉文公更向姬鄭“請隧” (要求在死後也享受天子規格的葬禮),被姬鄭婉言拒絕,而將陽樊、溫、原和攢茅四個邑(在今河南省濟源縣、溫縣和修武縣内)賜給晉作爲報答。三年前,秦、晉兩國已經擅自將允姓的一支戎族遷居到周王朝境内的伊川(今洛陽市南伊河)一帶,占據了這塊地方。這樣,周王朝的地盤僅剩下方圓100多里的彈丸之地。
  姬鄭二十年(己醜,公元前632年)四月,晉文公率領大軍在城濮(今河南省濮縣内) 之戰中大敗楚軍後聲威大振。晉文公將1000名楚軍俘虜和100輛俘穫的戰車獻給姬鄭,姬鄭回贈了100張紅色的弓和1000張黑色的弓,並答應晉文公可以征伐其他諸侯。同年冬,晉文公在鄭國的踐土(今河南省原陽縣西南)大會諸侯;爲了增加他的威望,更派人暗示姬鄭應該前去赴會。姬鄭感到堂堂周天子竟然落到了唯諸侯之命是從的地步,十分難堪,又懾於晉國的威力,不得不前往。後來,孔子寫《春秋》時,將此事寫成“天子狩獵於河陽”,以維護周天子的顏面。
  周襄王二十八年(丁酉,公元前624年),繼晉文公後稱霸的是秦穆公。他任用賢才百里奚等人,增強了國力後,開始伐晉,取得大勝,威望無形中大增,連西戎20多個小國和部落都聞風歸附,秦穆公被尊奉爲西戎的霸主。秦又大力向東發展,擴地1000多里。姬鄭派使者送去銅鼓12面,表示祝賀,也就是正式承認了秦穆公的霸主地位。
  周襄王三十三年(壬寅,公元前619年)八月,在位33年的姬鄭病死。其兒子姬壬臣繼承王位,爲周頃王。

雜譚逸事

晉文公立

  周襄王十六年(前六三六)春,秦穆公派兵護送晉公子重耳返晉。到達黄河時,子犯把玉璧還給重耳說,下臣背着馬籠頭、韁繩,跟隨您巡行天下,罪過很多,請就此而别。重耳將玉璧投放大河,請河神爲證,將來決不對子犯變心。渡過黄河以後,包圍令狐(今山西臨猗縣西),進入桑泉(今山西臨猗縣臨晉鎮東北),占領臼衰(今山西解州西北)。此年二月,晉軍駐紮在廬柳(今山西臨猗縣北)。秦穆公派遣公子縶到晉國軍隊里陳說利害。晉軍退駐於郇(今山西臨猗)。晉國大夫在郇與狐偃以及秦國大夫結盟,支持重耳。重耳便到晉軍中指揮。進入曲沃(今山西聞喜縣東)之後又到達晉國都城絳(今山西翼城縣東南)。重耳在晉開公廟朝見群臣,其後,派人在高梁(今山西臨汾市東北)殺晉懷公,重耳繼位,是爲晉文公。

秦穆公誘殺瑕甥

  周襄王十六年(前六三六)重耳返國,繼位爲晉文公,原先支持晉惠公的呂、穀兩家貴族害怕逼迫,准備焚燒宮室並將晉文公殺死。寺人披得知消息,請求進見。晉文公拒絕接見,並派人責備他:過去重耳住在蒲城(今山西隰縣西北),國君命令你前往討伐,讓你次日到達,你卻當天就到達。其後,重耳逃奔到狄,與狄君在渭水邊打獵,你前往謀殺,惠公命你三天到達,你卻兩天就到。雖有君命在身,便也未免太快了吧?伐蒲時,被你砍掉的重耳衣袖還在,你還是走開吧!寺人披回答說,臣下執行國君命令,一心一意除去國君所厭惡的人,現在您做國君,也會希望臣下這樣。過去齊桓公曾把射鉤之仇擱置一邊,而讓管仲輔助他。我可以離開,不過國君將要大難臨頭。晉文公認爲他言之有理,便立即接見他,方知呂、穀兩族作亂的陰謀。此年三月,晉文公和秦穆公在王城(今陝西大荔縣東)祕密會見,商量對策。三月底,呂、穀兩族焚燒宮室,但未找到晉文公。瑕甥和穀芮見勢不妙,逃離晉都,到黄河邊上,秦穆公把他們誘騙執穫,然後殺掉。晉文公迎接他在秦國娶的夫人嬴氏回晉,秦穆公送給晉國三千名精悍的衛士。

頭須見晉文公

  頭須是跟隨晉文公管理財物的人。晉文公逃亡在外時,頭須曾擕帶財物逃走。周襄王十六年(前六三六)晉文公返國之後,頭須請求進見。晉文公責問他還有何面目進見,頭須說,現在,君主返國繼位,與君主有宿怨者人人自危,而不願事奉國君。下臣席卷財物而逃之事盡人皆知,這罪過就是滅我十族也不過分。您若能赦免我的罪過並和我乘一車在都城行走,大家必定認爲您不念舊怨,人心就可安定。晉文公采納頭須建議,晉國民心迅速得以安定。

介之推隱居

  周襄王十六年(前六三六)晉文公繼位後,賞賜當年跟着他逃亡的人,介之推未開口,晉文也未給他祿位。有人爲介之推不平,介之推認爲晉獻公有九子,現在隻有國君在世。晉惠公、懷公無親近之人,内外都不依附於他們,而信賴文公。可見是上天立他爲君,有些人卻貪天之功,以爲已有我豈能與他們相處?介之推之母也讓他去求賞,介之推說,明知錯誤而去仿效,錯誤就會更大。我既不滿那些人,就不會再象他們那樣去討俸祿。她希望介子推設法讓文公知道此事,介之推說,言語是身體的文飾,如今我的身體將要隱藏,又怎用得着文飾?介之推與其母一同隱居到帛系上(今山西介休縣東南)山中。文公的隨從人員對此事深爲惋惜,便懸書於宮門,“龍欲上天,五蛇爲輔。龍已升雲,四蛇各入其學。一蛇獨怨,終不見所處。”文公見此書使人召見介之推,但已不見,隻知在帛系上山中。晉文公遂將帛系上之山與周圍田地封給介之推,並將此山改稱介山,以此記載自己的過推薦不,並表彰介之推的高風亮節。

鄭執伯服和游孫伯

  周襄王十六年(前六三六)鄭公子士與泄堵俞彌帥軍攻滑(今河南偃師縣境)。周襄王派周大夫伯服與恐怕游孫伯到鄭國,請求停止攻嘩。鄭文公怨恨周惠王不給鄭厲公爵位,又怨恨周襄王偏袒衛、滑兩國,所以拒不從命,並逮捕伯服和游孫伯。

富辰諫周襄王

  周襄王十六年(前六三六)周王欲聯合狄人攻鄭。周大夫富辰認爲最高明的人用德行安撫百姓,不高明者隻親近親屬。從前周公感傷管叔、蔡叔不得善終,所以封速親戚屏障周王室。管(今河南鄭州)、蔡(今河南上蔡縣西南)、成(今山東範縣東南)、霍(今山西霍縣西南)、魯、衛、毛(今陝西扶風縣境)、聃(今河南開封市境)、郜(今山東成武縣東南)、雍(今河南修武縣西)、曹(今山東定陶西南)、滕(今山東滕縣西南)、畢(今陝西成陽市西北)、原(今河南濟源縣西北)、(今陝西戶縣東)、郇(今山西臨猗)各國是文王之兒。邗(今河南沁陽縣西北)、晉、應(今河南寶豐縣西南)、韓(今河北固定縣西南)各國是武王的兒子。凡(今河南輝縣西南)、蔣(今河南因始縣東北)、邢(今河北邢台市西南)、茅(今山東金鄉縣境)、胙(今河南延津縣北)、祭(今河南鄭州東北)告國是周公之子。可見,親屬關係之密切。鄭國有過輔助平王、惠王的勳勞,又是周厲王、宣王之後,在姬姓諸侯中,鄭是周王室近親。親屬是王室的屏障,怎能攻打近親之國呢?周襄王不聽勸告,依然派頹叔和桃子動員狄人,並在此年夏攻鄭,占據其櫟邑(今河南禹縣)。周襄王爲感謝狄人,准備把狄君之女作爲王後。富辰進諫說,狄人貪婪無比,必定成爲周的禍患。有諺語說:報答的人已經厭倦,施恩的人卻還沒有滿足。狄人的欲望無法滿足,所以不能以狄女爲啟。周襄五執意不從。

周襄王王後翟叔隗

  公元前七世紀六十年代,鄭國攻打滑國,滑國派人請求衛國,衛國又請求周襄王,周襄王派特使出使鄭國,卻被鄭國國君關進監牢。周王便請求翟國出兵。於是翟國大軍南下,渡過黄河,深入鄭國國境,攻陷鄭國的陪都櫟城(河南省禹縣),鄭國國君急忙撤軍滑國,釋放特使。
  周襄王爲報答翟國,就娶翟國國君的小公主叔隗爲王後。當時翟人有歌曰:‘前叔隗,後叔隗,如珠比玉生光輝。’意思是說翟國公主姐妹兩人,皆名叔隗,天姿國色。姐姐嫁給晉國國君重耳;現嫁給周襄王就是她的妹妹。
  卻說叔隗,在翟國專好馳馬射箭,與將士每馳逐原野,全無拘束,如今呆在宮中猶如籠鳥,便要於襄王一起出宮射獵。
  襄王遂命大隊人馬出獵於北邙山,隗後言於襄王要親自射獵,襄王許可。隗後解下繡袍,穿就窄袖短衫,罩上黄金鎖子甲,腰系五彩純絲繡帶,用玄色輕綃,周圍抹額,身披紅色披風,腰懸箭箙,手執朱弓。 隗後這回裝束,别是一般豐采,喜得襄王微微含笑。
  襄王遂問同姓諸卿中:“誰人善騎?保護王後。”
  太叔奏曰:“臣當效勞。”太叔是襄王之庶弟,生得儀容俊偉,一表人物。於是兩人騎馬並進,暗送秋波,眉來眼去。分别時隗後說:“太叔明早可到宮中問安,妾有話講。”
  次日,太叔至後宮問安,隗後預賄賂買通隨行宮侍,太叔意會,遂私合於側室之中,男貪女愛,極其眷戀之情,臨别兩不相舍。隨後太叔不時入宮相會隗後。
  沒有不透風的牆,周襄王終於聽說此事,將隗後貶入冷宮,太叔自知有罪,逃奔翟國去了。
  翟君遂撥步騎五千,使大將赤丁同頹叔、桃子,奉太叔伐周。
  周襄王兵敗逃出洛陽城,逃入鄭國汜城(河南省襄城縣)。太叔遂入城,先至冷宮,放出隗後。這時太後正患病在床,受了驚嚇,一命歸天。次日,太叔假傳太後遺命,自立爲王,以叔隗爲王後,並且移居溫城。
  當太叔與叔隗如魚得水,日夜歡樂時,晉國國君重耳——大叔隗的丈夫,小叔隗的姐夫,正雄心勃勃的要建立霸權,苦於沒有機會,現正好利用此事發出 “尊王攘夷”的號召,號令諸侯兵馬,分兵兩路,一路直赴汜城,迎接周襄王返回洛陽複位。一路直赴溫城,發動攻擊。兵臨城下,溫城的貴族們一方面厭惡太叔的行爲,一方面也怕晉軍屠殺,就先行進攻王宮,大開城門,迎接晉軍。太叔急忙和叔隗乘馬突圍,打算投奔翟國,到城門口,突圍時連殺數十人,卻被晉大將魏犨追到,一刀斬了太叔。軍士擒住叔隗,犨曰:“此淫婦留他何用?”命眾軍亂箭攢射,叔隗死於亂箭之下。
  叔隗是中國歷史第一個跟情夫擕手同心,把國王趕走的王後。
  當時的翟國實際上仍停留在游獵時代,翟小公主叔隗,英姿煥發,騎馬射箭,馳騁山嶽,典型的北方巾幗英雄。她心目中的丈夫應是一位足以跟她相配的年輕王子,偉岸英武。當世英雄,卻不料成爲一個糟老頭的妻子,作爲一個年輕野性的公主,是她悲劇的淵源。
  物質的享受和虛榮的滿足,足以使任何一個女孩子出賣自己。可是,如果沒有愛情的滿足,所有的榮華富貴,都不能彌補心靈上的空虛。翟叔隗的悲劇恰恰在此,也值得同情。
  叔隗是公元前637年嫁給周王當王後的,第二年跟太叔偷情,周王逃亡,太叔繼任國王,她再當王後。第三年死於亂箭之下。前後不過三年,假如她十八歲結婚,死時正是二十歲,豆蔻年華,化爲塵土。
  背夫偷情理應受到譴責,若王後偷情,弄不好可使國家大亂,横屍千里。聖儒常怒目吆喝曰:“女人是禍水。”蘇妲己、褒姒被動都身不由己而死,而翟叔隗卻是主動的闖下大禍,還真可稱是紅顏禍水。

 

周頃王

 

周頃王(?-前613年),姓,名壬臣,為周襄王之子。周頃王在前618年繼位為東周第七代君主,當時王畿已縮小,王室財政一貧如洗,無法安葬襄王,頃王只得派毛伯衛向魯國討錢。後來魯文公派使者送錢到都城,才安葬了襄王。

頃王在前613年春天去世,在位6年,由兒子周匡王繼位。

在位期間執政為周公閱、王叔桓公、王孫蘇。

 

子女

  • 周匡王,在位6年。前607年十月周匡王病死,其弟王子瑜繼位。
  • 王子瑜,為周定王,東周第9代君主,前606年—前586年在位,在位21年而卒。
  • 劉康公

 

  在位起訖:公元前618年-公元前613年。
  生卒年:公元前?-公元前613年。
  出生地:洛邑(今河南省洛陽)。
  立都:洛邑(今河南省洛陽)。
  年號:周頃王元年(癸卯,公元前618年)。

 

周頃王
壬臣
時代 周朝
身份 東周天子
逝世日期 前613年
在位年代 前618年—前613年
周襄王
子女 周匡王
都城 洛邑

 

帝王簡介

姬壬臣,姬姓名壬臣,諡號頃王。中國諸侯爭霸時代東周王朝的第七任王,他的祖父是東周第五任王姬閬,他的父親是東周第六任王姬鄭。
周襄王三十三年(壬寅,公元前619年)八月,姬鄭病死。其兒子姬壬臣繼承王位。他繼位時,王室財政拮據,竟致於無法辦理襄王的喪事,他隻得派卿士毛伯去向魯國討錢。魯國國君派使者送錢到都城,才安葬了襄王,這時已經是襄王死後第二年的2月了。
周襄王五年(丁未,公元前614年),邾國(今山東省鄒縣東南)的諸侯爲邾文公,他准備遷都到繹山(也稱嶧山,在今山東省鄒縣南)。占辭上說:“遷都有利於民,但是有害於君,會使君短命。”當時的人是很相信占蔔的,紛紛勸阻遷都,邾文公卻說:“上天讓民樹立了君,就是爲了替民謀利.如果遷都有利於民,就遷吧。”他還是把都城遷到了繹山。
周襄王六年(戊申,公元前613年)春,在位6年的姬壬臣病死。其兒子姬班繼承王位。不久,邾文公也病死,這雖是巧合,但時人卻紛紛讚譽邾文公的賢良。

在位大事

齊懿公立

  周頃王六年(前六一三)五月,齊昭公死,其子舍繼位。舍爲子叔姬所生,其母無寵於齊昭公,舍也沒有威望。齊昭公之弟公子商人結交賢士,愛護百姓,屢次在國内施舍財物,蓄養了許多門客家產用之一空,又向掌管公室財物的官員借貸,繼續施舍。七月,公子商人殺死新繼位的公子舍,讓其兄公子元繼位。公子元說,你謀求君位已經很久。如果我繼位,你會讓我免於被殺嗎?還是你去做國君吧!於是,公子商人繼位,即齊懿公。

新城之盟

  魯文公十四年(前六一三)六月,晉國執政大臣趙盾召集宋、魯、陳、衛、鄭、許、曹等國諸侯會盟於新城(今河南商丘市西南)。原來依附於楚的陳、鄭、宋三國改服於晉,會上還討論了邾國之事。

捷甾奔晉

  周頃王五年(前六一四),邾文公去世。文公的元妃齊薑生?且,次妃晉姬生捷甾。邾文公去世後,邾人立?且爲君,邾定公。捷甾便逃奔於晉。次年秋,晉國趙盾率領諸侯軍隊,共有八百輛戰車,護送捷甾返邾。邾人辭謝說,齊薑所生的?且年長,當立爲君。趙盾認爲所言合乎情理,遂撤軍。

趙盾調停王室糾紛

  周頃王六年(前六一三)秋,周卿士周公和王孫蘇打算在晉國爭訟,周匡王原來答應幫助王孫蘇,後來背叛諾言,改助周公,並派周卿士尹氏和大夫聃啟到晉國爲周公爭訟。趙盾調和王室内部糾紛,使他們都恢複原先職位。

鬥克之亂

  周頃王六年(前六一三)秋,楚莊王繼位。令尹子孔和潘崇率軍討伐叛楚的群舒,當時楚莊王年幼,便委派楚莊王的師傅鬥克和公子燮留守。子孔和潘崇率軍進攻舒蓼(今安徽舒城縣境)時,鬥克和公子燮作亂。他們加築楚國郢都的城牆,又派刺殺子孔,但未得手。此年八月,鬥克和公子燮挾持楚莊王離開郢都,打算去商密(今河南淅川縣西)。楚國廬(今湖北南漳縣東)邑大夫廬戢黎及其助手叔麇設計引誘他們,殺死鬥克和公子燮,叛亂遂告平息。

穆伯之死

  魯文公七年(前六二0),魯大夫穆伯將人父兄弟襄仲所聘莒國之女已氏據爲已有。次年,又逃奔莒國,隨已氏居住。穆伯奔莒後,魯國人立穆伯之子文伯爲繼承人。穆伯在莒與已氏生二孩子,遂希望返魯。文伯在朝廷上代他向大家請求。襄仲等雖答應其請求,卻規定穆伯回國後不得上朝參政。因此,穆伯回魯國後再未外出過。三年後,穆伯擕帶全部財物再次到莒國。文伯死後,其弟惠叔立。穆伯讓惠叔給魯臣送重禮,再次要求回國。惠叔代他請求,得到允許。魯文公十四年(前六一三)九月,穆伯正欲回魯而死於齊。請求歸葬於魯,未穫允許。齊國有人爲穆伯後嗣族人出謀劃策說,魯君是你穆伯親屬,你們把穆伯的飾棺放在堂阜(今山東蒙陰縣西北),魯國必定會取。果然,和堂阜鄰近的卞邑(今山東泗水縣東)大夫報告此事,惠叔請求取回飾棺,並立在朝廷上,等候批准。後眾臣同意取回穆伯飾棺,並按穆伯之父共仲的葬禮安葬。襄仲不想參加穆伯的葬禮,惠伯勸告他說,喪事,是對待親人的終結。雖不能有好的開始,但卻可以有好的終結。襄仲便領諸兄弟前去哭喪。

高哀奔魯

  魯文公十四年(前六一三),宋國的高哀擔任蕭(今安徽蕭縣)邑封人,並任宋卿。他認爲宋昭公不義,此年九月,他離開宋國,逃奔到魯。

周匡王

 

周匡王(?-前607年),姓,名,中國東周第8代君主,前612年—前607年在位,共6年。匡王是周頃王之子。前607年十月,周王班病死,諡號為匡王,其弟王子瑜繼位,即周定王。

在位期間執政為周公閱、王孫蘇、召桓公、毛伯衛。

 

  在位起訖:公元前612年-公元前601年。
  生卒年:公元前?-公元前607年。
  出生地:洛邑(今河南省洛陽)。
  立都:洛邑(今河南省洛陽)。
  年號:周匡王元年(己酉,公元前612年)。
  諡:法雲貞心大度曰匡

 

周匡王
時代 周朝
身份 東周天子
逝世日期 前607年
在位年代 前612年—前607年
周頃王
都城 洛邑

帝王簡介

  姬班,姬姓名班,諡號匡王。中國諸侯爭霸時代東周王朝的第八任王,他的祖父是東周第六任王姬鄭,他的父親是東周第七任王姬壬臣。
  周襄王六年(戊申,公元前613年)春,姬壬臣病死後,其兒子姬班繼承王位。
  周匡王六年(甲寅,公元前607年)十月,在位6年的姬班病死,其弟弟定王姬瑜繼承王位。因姬班在位年限短,影響力也不大,史記官員已經不再記載姬班的事了。

在位大事

平州之會

  魯宣公篡位,全靠襄仲支持,所以,他急於得到諸侯的承認,而且竭力與齊國親近,魯宣公元年(前六0八)春,襄仲到齊國爲宣公迎娶齊女爲妻。夏,襄仲又到齊國進獻財禮,請求齊答應與魯宣公會見。隨後,魯宣公和齊惠公會見於平州(今山東萊蕪縣西),魯宣公的地位遂爲齊所承認。此年六月,齊國取得魯國濟西之田。其後,襄仲再赴齊國,表示感謝。

胥甲父流放於衛

  河曲之戰中,胥甲父不聽命令,擅自行動,周匡王五年(前六0八)夏,被放逐到衛國。晉立胥甲父子之胥克爲其繼承人。
會見晉靈公伐宋、討齊時,因收取賄賂而罷兵,所以鄭穆公認爲晉爲值不得親附,於是便受盟於楚而不再附晉。原來依附於楚的陳國,在陳共公去世時,楚人不行諸侯弔喪禮議,陳極爲不滿,於是陳靈公便在晉接受盟約。周匡王五年(前六0八)秋,楚莊王率軍侵襲陳國,又乘機侵襲宋國。晉國趙盾率軍救援陳、宋兩國。宋文公、陳靈公、衛成侯、曹文公和趙盾在(今河南新鄭北)會見,然後一起率軍攻打鄭國。

北林之戰

  周匡王五年(前六0八)秋,晉趙盾聯合宋、陳、衛、曹等國諸侯伐鄭。楚爲賈率軍救鄭,與諸侯國軍隊在北林(今河南鄭州市東南)相遇。雙方交戰時,晉國的解颺被楚軍俘穫。此年冬,晉再次伐鄭,以報複北林之役。

大事年表

  612年 周匡王元年 晉攻蔡 齊攻魯、攻曹
  611年 周匡王二年 楚滅庸之戰
  610年 周匡王三年 周甘歜敗戎 齊攻魯西鄙 晉、衛、陳、鄧聯合攻宋
  608年 周匡王五年 楚、晉北林之戰 晉攻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