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mini
image

周莊王、周僖王、周惠王

周莊王

 

周莊王(?-前682年),姓,名,東周第三代國王,諡號莊王。他是周桓王的兒子。莊王三年(前694年),周公黑肩欲殺莊王,而立莊王弟王子克,事泄,黑肩被莊王與辛伯所殺,克奔南燕(河南延津)。

在位期間執政為虢公林父、周公黑肩。

 

  周莊王,姬姓,名佗,是周桓王長子,桓王病死後繼位。
  姬佗繼位後的第三年(公元前694年),周公黑肩遵照桓王臨終時的囑咐,策劃要殺掉姬佗,改立姬克爲國君。辛伯勸阻他說:“嫡庶有别,廢嫡立庶,這是内亂的根源阿!” 周公黑肩不聽。於是,辛伯將這一陰謀報告了姬佗,姬佗就立即捕殺了周公黑肩。姬克見事情敗露,逃奔燕國。這件事史稱“子克之亂”。
  公元前693年夏天,姬佗爲了籠絡齊國,要將女兒嫁給齊國國君。他讓魯桓公作媒,並派卿單伯先將女兒送至魯國。冬天,姬佗又派臣榮叔赴魯,“賜命”(即冊封)殺兄自立的魯桓公,魯桓公就派人將王女嫁往齊國。
  姬佗在位的公元前685年,齊國經歷了多年内亂後,公子小白被立爲國君,即齊桓公。他不計私仇,將曾幾乎射死自己的名臣管仲設計從魯國接回,任命爲相。在管仲的輔佐下,齊國進行了改革,逐漸強盛了起來。第二年,因爲魯國曾經阻撓過齊桓公即位,齊桓公發兵攻魯,魯軍迎戰於長勺 (今地不詳)。
  魯莊公見敵強我弱,急於想揮兵攻擊,被臣子曹劌勸阻。齊軍自恃強大,連續三次擊鼓沖鋒,都未能奏效,頓時氣竭力衰,軍心渙散。曹劌采取“敵疲我打”的戰術,發動反擊,一鼓作氣地擊敗了齊軍。這就是歷史上有名的以弱勝強的戰例——齊魯長勺之戰。
  姬佗晚年很愛少子頹,想立頹爲太子,但是沒有成功,導致了他死後的“子頹之亂”。公元前682年10月,姬佗病死,諡號爲莊王

 

周莊王
時代 周朝
身份 東周天子
逝世日期 前682年
在位年代 前696年—前682年
周桓王
子女 周僖王
都城 洛邑

周僖王

 

周僖王,又稱周釐王(?-前677年),姓,名胡齊,東周第四代君主,在位5年,[1]諡號僖王。他是周莊王的長子,周莊王並不喜歡胡齊,而是喜歡姚姬生的小兒子王子頹。胡齊能繼位是因為他是長子。

前679年曲沃武公滅晉後,把晉的寶器獻給周僖王,周僖王封曲沃武公為晉的國君,並列為諸侯。前678年,遭晉軍攻打並殺害夷邑大夫詭諸,執政大臣周公忌父逃奔虢國。[2]

在位期間執政為虢公醜、周公忌父。

 

 

周僖王
胡齊
時代 周朝
身份 東周天子
逝世日期 前677年
在位年代 前681年—前677年
周莊王
都城 洛邑

周惠王

 

周惠王(?-前652年),姓,名,又名[1],東周第五代君主,諡號惠王。他是周僖王的兒子。

周惠王在前677年繼位後,佔用蒍國的園圃飼養野獸,蒍國的人民不滿,惠王二年有五大夫作亂,立王子頹為周天子,惠王奔溫(今河南溫縣南),鄭厲公在櫟地(今禹州市)收容惠王,並在惠王四年與虢國攻入周朝,協助平定「子頹之亂」,惠王復辟,鄭國因功獲賜予虎牢(今河南滎陽汜水鎮)以東的地方,虢國也獲賜土地。

周惠王晚年寵愛幼子王子帶,欲立為嗣,約鄭聯楚、晉以成此事,但此時齊桓公稱霸天下,與諸侯會盟力挺太子,周惠王未能如願。周惠王駕崩後,太子周襄王即位。

《史記·周本紀》稱惠王在位25年,《左傳》稱周惠王在魯僖公七年(前653年)冬天去世。

在位期間執政為虢公醜、周公忌父、宰孔。

 

子女

  • 周襄王,東周第六代君主,諡號襄王。周惠王的兒子,《史記·周本紀》稱襄王在位32年,《左傳》稱襄王在魯文公八年(前619年)秋天去世。
  • 王子帶,周惠王之幼子。在東周春秋時代發動叛亂並稱王。《史記·十二諸侯年表》載「惠王五年,惠後生叔帶」,食邑於甘(今河南洛陽市南),諡昭,故又稱甘昭公。
  在位起訖:公元前676年-公元前652年。
  生卒年:公元前?-公元前652年。
  出生地:洛邑(今河南省洛陽)。
  立都:洛邑(今河南省洛陽)。
  年號:周惠王元年(乙巳,公元前676年)。

 

 

周惠王
時代 周朝
身份 東周天子
逝世日期 前652年
在位年代 前677年—前652年
周僖王
子女 周襄王
都城 洛邑

帝王簡介

  周惠王,姓姬,名閬,又名聞,東周第五代國王,諡號惠王。
  周惠王姬閬即位後的第二年(公元前675年)秋,爲國、邊伯、詹父、子禽、祝跪等五個大夫,由於莊王生前曾經囑咐要立庶子子頹爲國君,對釐王病死後由姬閬即位十分不滿,就聯合貴族蘇氏,一起擁奉子頹,發動叛亂,攻打姬閬,卻被擊敗後出逃。子頹逃到溫(今河南省溫縣西南),又在蘇氏陪同下逃奔到衛國。衛惠公由於怨恨周王收留了自己的政敵公子黔牟,就聯合南燕,支持子頹。這一年冬,衛和南燕出兵攻入周朝都城,逐走姬閬,立子頹爲天子。鄭厲公出面調解周王室之亂,沒有成功,於是就在第二年春俘住了南燕國君仲父,並且將流亡在外的姬閬安置在鄭國的别都櫟(今河南禹縣),還將王室的器皿用具從成周搬到櫟,供姬閬享用。公元前673年春,鄭厲公和虢公在弭(今河南省密縣内)誓師伐子頹,鄭、虢聯軍很快攻入都城。子頹和邊伯等5個大夫正在喝酒慶賀,措手不及,被聯軍殺死。鄭厲公和虢公迎姬閬回到都城,重新登上天子寶座。這場内亂史稱“子頹之亂”。爲了感激鄭、虢兩國的援助,姬閬將酒泉(今陝西省東部一帶)賜給虢,將虎牢 (今河南省滎陽市西北)以東之地賜給鄭。這樣,内亂平息了,周王朝的疆土又一次縮小了。
  姬閬晚年寵愛陳國的女子惠後,准備廢去太子鄭,改立惠後生的庶子子帶。公元前655年夏,齊桓公邀集了宋桓公、魯僖公、陳宣公、衛文公、鄭文公、許僖公、曹昭公,與太子鄭相會於衛國的首止(今河南省睢縣東南),宣布支持太子鄭爲嗣君。姬閬十分生氣,就指使鄭文公背約去聯絡楚國,自己派人去聯絡晉國,試圖組成周、鄭、晉、楚聯盟,以對抗齊國。齊國先發制人,連續興兵攻鄭,迫使鄭國叛周親齊,使姬閬的計劃破產。
  公元前652年12月,姬閬病死。死後的廟號爲惠王。

人物生平

  姬閬,姬姓名閬,諡號惠王。中國諸侯爭霸時代東周王朝的第五任王,他的祖父是東周第三任王姬佗,他的父親是東周第四任王姬胡齊。
  周釐王五年(庚午,公元前677年),姬胡齊死去,其兒子姬閬即承了王位,是爲周惠王。由於周莊王生前曾經囑咐過爲國、邊伯、詹父,子禽,祝跪等五個大夫,日後一定要立庶子姬子頹爲國君。所以,這五大失對周釐王病逝後,將王位傳給了自己的兒子,而沒有傳給弟弟姬子頹的行爲十分不滿。這次叛亂史稱“子頹之亂”。
  周惠王姬閬即位後的第二年(公元前675年)秋,爲國,邊伯、詹父,子禽,祝跪等五個大夫,由於莊王生前曾經囑咐要立庶子子頹爲國君,對釐王病死後由姬閬即位十分不滿,就聯合貴族蘇氏,一起擁奉子頹,發動叛亂,攻打姬閬,卻被擊敗後出逃。子頹逃到溫(今河南省溫縣西南),又在蘇氏陪同下逃奔到衛國。衛惠公由於怨恨周王收留了自己的政敵公子黔牟,就聯合南燕,支持子頹。同年冬天,衛和南燕出兵攻入周朝都城,逐走姬閬,立子頹爲天子。鄭厲公出面調解周王室之亂,沒有成功。
  周惠王三年(丁未,公元前674年)春,鄭厲公俘住了南燕國君仲父,並且將流亡在外的姬閬安置在鄭國的别都櫟(今河南禹縣),還將王室的器皿用具從成周搬到櫟,供姬閬享用。
  周惠王四年(戊戌,公元前673年)春,鄭厲公和虢公在弭(今河南密縣)誓師伐姬子頹,鄭、虢兩國聯軍很快攻入都城。姬子頹和邊伯等五個大夫正在喝酒歡宴,措手不及,被聯軍殺死。鄭厲公和虢公迎姬閬回到都城,重新登上天子寶座。這場内亂史稱“子頹之亂”。爲了感激鄭、虢兩國的援助,姬閬將酒泉(今陝西省東部一帶)賜給虢,將虎牢 (今河南省滎陽市西北)以東之地賜給鄭。這樣,内亂平息了,周王朝的疆土又一次縮小了。
  姬閬在位期間,齊國繼續東攻西伐,兼並小國,擴大力量。
  周惠王七年(辛亥,公元前670年),齊桓公軍攻滅郭國(今山東聊城縣東北)。
  周惠王二十二年(丙寅,公元前655年)夏,姬閬晚年時十分寵愛陳國的女子-惠後,並且准備廢去太子姬鄭,改立惠後所生的庶子姬子帶。齊桓公於是邀集了宋桓公、魯僖公、陳宣公、衛文公、鄭文公、許僖公、曹昭公,與太子姬鄭相會於衛國的首止(今河南睢縣),宣布支持太子姬鄭爲嗣君。姬閬知道後十分生氣,就指使鄭文公背約去聯絡楚國,自己派人去聯絡晉國,試圖組成周、鄭、晉、楚聯盟,以對抗齊國。沒想到齊國先發制人,連續興兵攻伐鄭國,迫使鄭國叛周親齊,使姬閬的計劃破產。
  周惠王二十五年(己巳,公元前652年)臘月,在位25年的姬閬病逝,其兒子姬鄭繼承王位,是爲周襄王。

雜譚逸事

舟之僑奔晉

  周惠王十七年(前六六0)春,虢公在渭水邊上打敗犬戎。虢公自恃有功,更加暴虐。虢國大夫舟之認爲禍殃將及於虢國,遂率領其族逃奔晉。

季友立魯僖公

  魯閔公被蔔刺殺死以後,季友立閔公之弟僖公爲魯君。當初,魯閔公的師傅奪取魯大夫蔔刺的田地,閔公不加禁止,蔔刺懷恨在心。魯閔公二年(前六六0)秋,慶父讓蔔刺在宮中路寢旁門殺閔公。季友急忙帶着僖公逃到邾國,直到慶父逃到莒國之後,才返回魯國。季友立僖公爲魯君,並用財貨到莒國之後,才返回魯國。季友立僖公爲魯群,並用財貨到莒國求取慶父,莒人遂將應父押送至魯。慶父走到密(今山東費縣北)地,派公子魚去都城請求赦免,沒有得到同意,公子魚哭着回去。慶父聽到哭聲,知道已無赦免希望,便上弔自殺。慶佼之死,魯僖公地位得以穩固。

哀薑死

  哀薑是魯莊公之妻,其妹叔薑與她同嫁莊公,生下閔公。由於她們是齊國之女,所以齊國支持立閔公爲魯君。慶父與哀薑通奸,哀薑欲立慶父爲魯君。魯閔公二年慶(前六六0)交派人殺閔公,哀薑實際上是慶父的同謀,所以她逃到邾國(今山東曲阜薑抓穫,在夷(今由東即墨縣西)將她殺死,把屍體帶會齊國.後經魯僖公請求,才將哀薑屍體送還魯國安葬。

衛懿公死

  周惠王十七年(前六六0)冬,狄人進攻衛國。衛懿公尤其喜歡鶴,因而有的鶴還乘坐華貴的軒車。狄人攻衛時,衛懿公把甲胄武分發給國人,命他們去打仗,國人都說讓鶴去打吧,鶴能乘坐軒車,祿位與大夫相同。衛懿公把玉嘯給石祁子,把箭給寧莊子,讓她們去防守衛國都城。衛懿公把玦衣給夫人,讓夫人聽石祁子和寧莊子安排,於是,自己親率軍隊出城作戰,渠孔爲衛懿公駕御戰車,子伯作爲車右武士,黄夷爲前鋒,孔嬰齊殿後,在熒澤與狄人交戰,衛軍大敗。狄人追趕衛懿公,衛懿公不肯去掉自己旗幟則被殺,衛國也被狄人滅亡。狄人囚禁衛國史官華龍滑和禮孔,他們聲稱是執掌衛國祭祀的太史,如果不先回衛國,狄人將得不到衛國都城。狄人便放他們回去。華龍滑和禮孔到衛都之後,告訴守衛都城者,狄軍勢眾,衛軍已戰敗。當晚,華龍滑和禮孔與都城民人一起退走。狄人進入衛國都城,見人已逃亡一空,便尾追而去,又在黄河邊打敗衛人。

戴公立於曹

  周惠王十七年(前六六0)冬,衛國被狄人滅亡後,衛國遺民逃往黄河岸邊,宋桓公河邊迎候。宋衛有親戚關係。當初,衛惠公繼位時很年輕。衛宣公夫人宣薑是劉國之女,齊國讓衛惠公庶兄昭伯與宣薑同居,昭伯不同意,便加威逼。宣薑爲昭伯生齊子、戴公、文公、宋桓夫人、許穆夫人。宋桓夫人與衛惠公是同母異父兄妹,衛惠公之子衛懿被狄人殺死後,宋積公積極援救,原因即在此。宋桓公所迎衛國遺民,男女共計七百三十人,加上衛國的共、滕兩邑民眾,總共有五千人。宋桓公立宣薑之子戴公爲衛君,寄居在曹(今河南縣西南)。戴公之妹許穆夫人聞訊,爲宋國顛覆而悲痛,驅車慰問其兄,並作《載馳》之詩表達内心憂傷。劉桓公派遣公子無虧率戰車三百輛、甲士三千人守衛曹邑,還將駕車的馬疋、五套祭服以及牛、羊、豬、雞、狗各三百頭贈送給戴公,將魚皮裝飾的車子和三十疋上等的錦送給夫人。爲幫助衛遺民建造住處,齊國還送來做門戶用的木材。戴公立後不久即死去,齊國立戴公之弟爲君,即衛文公。早在衛國内亂時,文公就到齊國避難。居住很長時間,戴公死後,齊支持他繼位爲君。

高克奔陳

  鄭文公時,大夫高克貪圖私利而不顧其君,爲此鄭文公很厭惡他,讓他率兵抵禦狄人。高克率軍駐紮在遠離鄭都的黄河岸邊,過了很長時間也不被召回,軍隊士卒大多潰散逃歸,周惠王十七年(前六六0)冬,高克逃奔到陳。鄭人作《清人》之詩,譏諷高克率軍如同游盪兒戲,全然沒有紀律約束,軍隊潰散及是必然之事。

申生伐皋落氏

  周惠王十七年(前六六0)冬,晉獻公派遣太子申生攻打居住在東山(今山西垣曲縣東南)的赤狄别種皋落氏。晉大夫里克進諫說,太子是奉事宗廟祭祀、社稷大祭和早晚照看國君飲食的人。國君外出,太子要監護國家。至於領兵打仗、決斷策略、發號施令,是國君和正卿所以該策劃的,而不是太子的事。率領大軍在外,發果事事都要請示,統帥就會失去威嚴。假若太子爲統帥而不請示,那就是不孝,所以國君的嫡子不能率領軍隊。他希望獻公收回成命。晉獻公說,我有兒子數人,尚不知道立誰爲嫡,里克無話可答。里克進見太子時,太子擔心自己被廢。里克勸慰他說,君主命令您在曲沃治理百姓,教導您熟悉軍事,害怕的是不能完成任務,並無廢立之意。爲人子者不應該害怕不孝,而不害怕不能立爲嗣君。修養自己而不責備别人,就可以免於禍難。太子申生遂顺從晉獻公之命。晉獻公讓申生穿左右兩色的衣服,佩帶着金塊,領兵打仗,又命令公狐戎駕御戰車,先友作爲車右武士。狐突感歎地說,時令是事情的象征;衣服是身分的標識;佩飾是心意的旗幟。如果獻公看重此事,就應該在半年前發布命令,並賜予純色衣服,讓他佩帶合乎禮制的飾物。現在派遣太子,年終才發布命令,預示着事情行不通;賜給雜色衣服,是要使他疏遠他,用時令使他行不通。雜色,意味着涼薄;冬天,意味着肅殺;金,意味着寒冷;塊,意味着決絕。讓太子如何勉力而爲?罕夷也看出晉獻公别有用心,認爲雜色的奇裝異服不合乎規定,金塊表示不再回來。國君已經有别的打算。太子申生決心聽從父命,盡管有許多人勸阻,還是率兵出發去討伐皋落氏。

遷邢封衛

  邢(今河北邢台市西南)是周公子所封姬姓國,由於近狄,常受侵伐。魯僖公元年(前六五九)齊桓公把邢國遷到夷儀(今山東聊城縣西)以避戎狄之害。周惠王十八年(前六六0)衛國被狄人所滅,衛國遺民逃到曹(今河南滑縣西南),搭廬舍暫居。周惠王十九年(前六五八),齊桓公在楚丘(今河南滑縣東)爲衛國重建城邑。遷邢、封衛兩次擧動,大大提高了齊桓公在諸侯中的威信。

衛文公治理衛國

  衛文公繼位後,穿粗布衣服,戴粗帛帽子,努力於生產,教導百姓務農,並采取措施便利商賈,給手工業者以優惠待遇。他重視教化,獎勵求學,向臣下傳授爲官之道,任賢使能,與百姓同甘共苦,衛國經濟得以迅速恢複和發展。周惠王十七年(前六六0)衛文公繼位時,衛國隻有三十輛戰車,到文公末年,衛國已經擁有三百輛戰車。

惠後

  惠後,陳國人,周惠王的寵妃。惠後生子姬子帶。
  周惠王二十二年(丙寅,公元前655年)夏,姬閬因寵愛惠後,就想將原太子姬鄭廢掉,改立惠後所生的庶子姬子帶。周惠王姬閬的寵妃—惠後沒想到齊桓公知道此事後,邀集了宋桓公、魯僖公、陳宣公、衛文公、鄭文公、許僖公、曹昭公,與太子姬鄭相會於衛國的首止(今河南睢縣),宣布支持太子姬鄭爲嗣君。姬閬知道後十分生氣,就指使鄭文公背約去聯絡楚國,自己派人去聯絡晉國,試圖組成周、鄭、晉、楚聯盟,以對抗齊國。沒想到齊國先發制人,連續興兵攻伐鄭國,迫使鄭國叛周親齊,使姬閬的計劃破產。
  周惠王二十五年(己巳,公元前652年)臘月,姬閬病逝,太子姬鄭擔心弟弟姬子帶爲爭奪王位而不敢對外宣布姬閬的死訊,急忙派人向齊桓公求援。齊桓公馬上召集諸侯在洮(今山東省鄄城縣西)開會,宣布擁護姬鄭爲天子。姬鄭至即位後才放下心,宣布了惠王的死訊。但是,惠後的兒子姬子帶並不甘心失敗。
  周襄王四年(庚午,公元前648年),姬子帶曾幾次引導西戎兵攻周,但都先後被挫敗。
  周襄王十六年(乙酉,公元前636年),姬鄭發覺自己的王後翟叔隗與弟弟子帶有私情,於是廢黜了隗後。子帶得到消息後,再次引導西戎兵攻周,並且攻占了都城。姬鄭倉皇逃出,避居於鄭國的汜(今河南省襄城縣),然後他向各國諸侯進行求救。
  周襄王十七年(丙戌,公元前635年),即位不久的晉文公打着勤王的旗號,出兵攻克子帶當時所在的溫,並將其生擒。然後迎姬鄭回都城,將子帶押到都城處死,平定了内亂。這次内亂,史稱“子帶之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