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mini
image

周慎靚王、周赧王

周慎靚王

 

周慎靚王[1](?-前315年),姓,名,又名,中國東周君主,在位6年,為周顯王之子。

當時戰國七雄為了壯大自己,各自找尋盟友,有不少弱小的國家聯合起來對抗一個強國,稱為「合縱」,以蘇秦為首;也有一些強國相互結合,攻打較弱的國家,史稱「連橫」,以張儀為首。前316年,秦軍攻滅了巴、蜀兩個小國,大量移民巴、蜀,佔有對抗長江中下游的楚國的戰略優勢。前315年,周王定病死,諡號為慎靚王。

 

周慎靚王
時代 周朝
身份 東周天子
逝世日期 前315年
在位年代 前320年—前315年
周顯王
子女 周赧王

帝王檔案

  在位起訖:公元前320年-公元前315年。
  生卒年:公元前?-公元前320年。
  出生地:洛邑(今河南省洛陽)。
  立都:洛邑(今河南省洛陽)。
  年號:周慎靚王元年(辛醜,公元前320年)。

帝王簡介

  姬定,姬姓名定,諡號慎靚王。中國諸侯爭霸時代東周王朝的第二十一任王,他的祖父是東周第十八任王姬驕,他的父親是東周第二十任王姬扁。
  周顯王四十八年(庚子,公元前321年),姬扁死後,其兒子姬定繼承王位。姬定在位期間,戰國七雄爲了壯大自己,各自找尋盟友,有時幾個較弱的國家聯合,攻打一個強國,稱爲“合縱”;有時一個或兩個強國(主要是秦國和齊國)聯合,攻打較弱的國家,稱爲“連横”。一些游說之士研究天下形勢,奔走於各國之間,勸說國君進行合縱或連横,歷史上稱他們爲縱横家。
  周慎靚王三年(癸卯,公元前318年),魏國的相公孫衍發起了一次五國合縱攻秦的戰役,五國是魏、趙、韓、楚、燕,推擧楚國爲縱長。同年,五國聯軍進抵函穀關(今河南省靈寶縣境内),秦出兵迎擊,聯軍撤走。
  周慎靚王四年(甲辰,公元前317年),秦軍又與五國中的韓、趙、魏軍隊大戰於修魚(今河南省原陽縣西),秦軍斬殺敵方8萬人,取得大捷,挫敗了這一次的五國合縱。
  周慎靚王五年(乙巳,公元前316年),秦軍攻滅了巴、蜀兩個小國(今四川省境内),接着大量移民,占領了巴、蜀,取得了日後顺長江東下攻擊位於長江中下游的楚國的有利的戰略地位,爲日後滅楚創造了重要條件。
  周慎靚王六年(丙午,公元前315年),在位6年的姬定病死。其兒子姬延繼承王位,爲周郝王。

周赧王

 

周赧王[a](?-前256年),姓,名,或名,皇甫謐說名。《竹書紀年》作周隱王,為周慎靚王之子。史文常作王赧,《史記》誤為諡號。據傳即位於前314年。在位59年,是周朝在位最長的君主。

他在位時期,周王室的影響力僅限於王畿(現在的洛陽附近,當時是東周的首都)。早在他的祖父周顯王在位期間,秦國的勢力迅速膨脹,以西戎霸主自居。赧王五十九年,駕崩。是年,秦昭襄王遷九鼎,占王畿,滅東周。

 

周赧王
時代 周朝
身份 東周天子
逝世日期 前256年
在位年代 前314年—前256年
周慎靚王

帝王檔案

  在位起訖:公元前314年-公元前256年。
  生卒年:公元前?-公元前256年。
  出生地:洛邑(今河南省洛陽)。
  立都:洛邑(今河南省洛陽)。
  年號:周赦王元年(丁未,公元前314年)。

帝王簡介

  周赧王(“赧”,拼音:nǎn;?—前256年),姬姓,名延,或名赧,皇甫謐說名誕。《竹書紀年》作周隱王,爲周慎靚王之子。據傳即位於前314年。在位59年,是兩周在位最長的君主。但他在位時期,周王室的影響力僅限於王畿(現在的洛陽附近,當時是周的首都)。早在他的祖父周顯王在位期間,秦國的勢力迅速膨脹,以西戎霸主自居。所以無論周赧王是不是一個有道明君(從他的諡號上看不是),對於挽救周的危亡都基本起不到什麼作用了。赧王五十九年,駕崩。是年,秦遷九鼎,占王畿,滅東周。
  周赧王56年(公元前259年),秦軍圍攻邯鄲,魏國和楚國都起兵相救,大破秦軍。楚考烈王決定組織各國合縱。同時派人到洛陽請求下達組建聯軍的命令。當時周赧王爲了聯軍的開銷,向當地富人借貸,並答應班師之日以戰利品歸還。但最後隻有楚國和燕國軍隊到達,合縱失敗。事後當地富人向周赧王討債,他隻好躲到宮内一座高台,此台後被稱爲避債台,成語“債台高築”因此而來。

人物生平

  姬延,姬姓名延,諡號赦王。中國諸侯爭霸時代東周王朝的第二十一任王,他的祖父是東周第二十任王姬扁,他的父親是東周第二十一任王姬定。
  周慎靚王六年(丙午,公元前315年),姬定病死後,其兒子姬延繼承王位。周赧王姬延在位期間,秦國開始左右出擊,南攻楚,東擊三晉(韓、趙、魏),向中原地區擴展。
  周赦王元年(丁未,公元前314年),秦趁齊攻燕之機,出兵攻打三晉,奪取了不少地方。
  周赦王二年(戊申,公元前313年),秦派縱横家張儀赴楚,對楚懷王說,如楚國和齊絕交,秦王願以商於(今湖南省浙川内鄉一帶)600里之地獻楚。楚懷王不顧屈原、陳軫、昭睢等有識之士的勸阻,聽信子蘭、靳尚、鄭袖等一群佞臣寵妃的話,應允了張儀,派使者跟他回秦受地。張儀一到秦,就假裝墜車傷了腳,閉門謝客。三個月後,張儀得知齊楚確實已經絕交,才接見楚國使者說:“秦國的土地豈能隨便送人,我說的是將自己的六里俸邑贈給你們。”楚懷王聽了怒不可遏,不顧陳軫等人勸阻,發兵攻秦。
  周赦王三年(己酉,公元前312年),楚與秦戰於丹陽(今河南省丹江北)。楚軍大敗,主將屈勻及副將70餘人被生俘,8萬士兵陣亡,漢中郡被秦占領。楚懷王惱羞成怒,傾全國兵力再次攻秦。同年,與秦軍又戰於藍田(今陝西省藍田縣),再次大敗。韓、魏乘機出兵攻楚。楚兩面受敵,隻得匆忙撤退,向秦國割地求和。此後的一段時間内,秦國因致力於攻打三晉,楚國暫時解除了來自秦的威脅,但是,國内社會矛盾激化。
  周赦王七年(癸醜,元前308年),秦軍出函穀關進攻韓國的戰略要地宜陽(今河南省宜陽縣)。經過幾個月的激戰,秦軍於第二年攻克宜陽,打開了通向中原的大門。
  周赦王八年(甲寅,公元前307年),趙國國君武靈王深知本國處於燕、東胡、林胡、樓煩、秦、韓之間,不強兵就會亡國,決心奮發圖強,振興趙國。針對趙當時的主要對手是東胡等游牧民族的形勢,他決定建立起一支強大的騎兵。但是,當時趙國人穿的是長袍大褂,袖長腰肥,領寬下擺大,不適宜騎馬作戰。於是,他從改革服裝着手,自己首先改穿了窄袖短褂的胡服。許多貴族認爲這是違背禮教,大逆不道。趙武靈王終於說服了有影響的貴族公子成,然後下了嚴厲的命令,要臣民改換服裝,使胡服在全國得到推廣,建立起一支善於騎射的強悍騎兵。這件事,史稱“趙武靈王胡服騎射”。它說明了當時我國各民族相互取長補短,在習俗上逐漸接近。
  周赦王九年(乙卯,公元前306年),楚國滅越國後,幾乎占有了整個南部中國,成爲戰國七雄中土地最大、人口最多,兵力最眾的大國,具有攻滅六國、統一中國的有利條件。然而,由於吳起變法的失敗,舊貴族勢力的強大,阻礙了楚國的發展,成爲秦國攻擊的對象。
  周赦王十六年(壬戌,公元前299年),秦王以結親爲名,約楚懷王去武關(今陝西省商南縣)相會。楚懷王再次不聽屈原勸阻,聽信子蘭之言赴會,果然被秦兵劫持,押送到秦都鹹陽。兩年後,他逃跑不成,憂憤而死於秦。他死前,秦軍攻楚,殺楚軍5萬,奪去15座城市。
  周赦王十九年(乙醜,公元前296年),趙國依靠騎兵,連年出擊,攻滅中山國(今河北省北部一帶)後,領土大大擴充,國力增強,一時成爲抗秦的主要力量。
  周赦王二十二年(戊辰,公元前293年),韓、魏兩國合兵抗秦,會戰於伊闕(河南省洛陽市南),秦軍在白起指揮下大勝,殲敵24萬多人,韓、魏兩國的兵力受到嚴重削弱。此後,秦繼續進攻、蠶食三晉。
  周赦王二十七年(癸酉,公元前288年)十月,秦國的日益壯大,使秦昭王不滿足於王的稱號,要稱帝以示尊嚴,准備取周而代之。秦昭王約齊愍王一起稱帝,秦爲西帝,齊爲東帝。同年12月,在縱横家蘇秦勸說下,齊愍王去帝號,迫使秦昭王也取消了帝號。兩強稱帝,暴露了他們吞並五國、瓜分天下的企圖,使五國十分惶恐,導致了五國攻秦和六國攻齊兩大事件。韓、趙、魏、齊、燕的五國攻秦,由於各國各懷目的,難以統一步調,最後無功而散。
  周赦王三十一年(丁丑,公元前284年),燕、秦、楚、趙、魏、韓六國在秦王的組織下聯合攻齊,燕軍在名將樂毅指揮下大敗齊軍,長驅直入,攻占齊國都城臨淄,攻取齊國七十多城,齊國隻剩下莒、即墨兩城,齊王逃奔於莒。五年以後,在齊國名將田單指揮下,齊軍才打敗燕軍,收複失地。經過這次打擊,齊國國力大衰,此後就不是秦的對手了。楚、齊逐漸衰落時,趙國卻強盛起來。
  周赦王三十五年(辛巳,公元前280年),秦軍更開始集中兵力攻占了大片楚地。
  周赦王三十七年(癸未,公元前278年),秦國由名將白起率兵攻占了楚國都城郢。楚國就此一蹶不振,一步步地在走向滅亡。在郢都陷落後,偉大的愛國詩人和政治家屈原不忍心眼見楚國滅亡,投汨羅江(在今湖南省湘陰縣北)自盡。秦在攻楚同時,又向三晉出擊。
  周赦王五十三年(己亥,公元前262年),秦軍攻韓,韓上黨郡守馮亭以17城降趙。
  周赦王五十五年(辛醜,公元前260年),秦軍攻取了上黨,繼而進攻長平(今山西省高平縣),趙國名將廉頗率軍固守不出,擋住了秦軍。秦國施用反間計,施放謠言說,廉頗容易對付,而且他快要投降了。昏庸的趙孝成王竟然相信了謠言,撤換了廉頗,以誇誇其談毫無實戰經驗的趙括爲統帥。趙括一反廉頗的戰術,出兵大擧攻秦。秦軍此時已經暗中換上了能征善戰的白起爲主將,白起指揮秦軍佯逃,誘趙括追擊到秦軍陣地之前,然後包圍了趙軍。趙軍被圍40多天,糧草斷絕,趙括率精兵突圍,被亂箭射死,趙軍40萬人降秦。白起擔心降卒暴動,除放回240個小孩外,全部予以坑殺。這次戰役史稱“長平之戰”。它使趙國兵力損失殆盡,從此元氣大傷,一蹶不振。趙括長於空談,導致亡軍殞身,引出了“紙上談兵”這一成語。
  姬延在位期間,周王室已經十分衰弱,他所統治的地盤隻有三四十座城池,3萬多人口。還分成“東周”和“西周’,兩部分由東周公和西周公分治,姬延居於“西周”(即王城)。時秦國已攻占了韓、魏、趙三國的很多地方,眼看下一步就要收拾周朝。姬延在憂心忡忡中度日。這時,楚國想抑制秦國勢力的擴展,派使者請姬延以天子名義,號令各國協力攻秦。姬延大喜,命令西周公簽丁湊起了一支五、六千人的軍隊,可是缺少武器、糧餉。姬延向境内的富戶籌借軍資,付給他們借券,答應周軍班師之日以戰利品償還。
  周赦王五十九年(乙巳,公元前256年),姬延准備就緒,任命西周公爲大將,率領五千軍隊伐秦,並約六國諸侯到伊闕(今河南省洛陽市南)會合,一起出擊。不料,除了楚、燕兩國派了些兵來以外,其他四國的兵馬都失約不來,在伊闕的總兵力不過幾萬,遠不是幾十萬秦兵的對手。結果,等了3個月仍不見其他四國的兵馬到來,士氣渙散,西周公隻好帶着自己的人馬無功而回。
  “西周”的富戶見周軍回來,紛紛持借券向姬延討債。他們從早到晚聚集在宮門外,喧嘩不止,聲音直傳入内宮。姬延愧悔不及,又無可奈何,隻好躲到宮後的一個高台上避債。周朝人將這個高台稱爲“逃責台”(即逃債台)。此後,秦軍不肯罷休,攻下韓國的陽城(今河南省登封縣東南)、負黍(今河南省登封縣西南)後,直撲東周王城。姬延驚慌,打算逃奔韓國或魏國。西周公勸說道:“秦吞並六國已是大勢所趨,韓、魏兩國也不會幸免,大王與其到那時被俘受辱,還不如趁早投降,結局或許能好些。”姬延無奈隻好率領臣下和宗室,到祖廟哭拜了一番,三天後,親自帶着家眷、圖冊,去秦軍軍營投降。秦昭襄王受降,封他爲周公,命令他居住於梁城(今陝西省韓城縣南),並奪去象征國家權力的九鼎寶器。至此,東周宣告滅亡。
  姬延當時已經年老,奔走於周,秦,梁等地,經不起勞苦,到梁城後不滿一月就病死。葬於牽水北岸(今陝西省隴縣),一說葬於嶽陽(今湖南省嶽陽縣)。

在位大事

齊楚絕交

  楚國於公元前306年滅越國後,幾乎占有了整個南部中國,成爲戰國七雄中土地最大、人口最多,兵力最眾的大國,具有攻滅六國、統一中國的有利條件。然而,由於吳起變法的失敗,舊貴族勢力的強大,阻礙了楚國的發展,成爲秦國攻擊的對象。爲了抗秦,楚國和齊國結成了聯盟。秦國力圖拆散齊楚聯盟,以便各個擊破,於公元前313年派縱横家張儀赴楚,對楚懷王說,如楚國和齊絕交,秦王願以商於(今湖南省浙川内鄉一帶)600里之地獻楚。楚懷王不顧屈原、陳軫、昭睢等有識之士的勸阻,聽信子蘭、靳尚、鄭袖等一群佞臣寵妃的話,應允了張儀,派使者跟他回秦受地。張儀一到秦,就假裝墜車傷了腳,閉門謝客。三個月後,張儀得知齊楚確實已經絕交,才接見楚國使者說:“秦國的土地豈能隨便送人,我說的是將自己的六里俸邑贈給你們。”楚懷王聽了怒不可遏,不顧陳軫等人勸阻,發兵攻秦,於公元前312年與秦軍戰於丹陽(今河南省丹江北)。楚軍大敗,主將屈勻及副將70餘人被生俘,8萬士兵陣亡,漢中郡被秦占領。楚懷王惱羞成怒,傾全國兵力再次攻秦。同年與秦軍又戰於藍田(今陝西省藍田縣),再次大敗。韓、魏乘機出兵攻楚。楚兩面受敵,隻得匆忙撤退,向秦國割地求和。此後的一段時間内,秦國因致力於攻打三晉,楚國暫時解除了來自秦的威脅,但是,國内社會矛盾激化,於公元前301年發生了莊躋領導的農民起義,使統治階級受到了沉重的打擊。

楚國滅亡

  公元前299年,秦王以結親爲名,約楚懷王去武關(今陝西省商南縣)相會。楚懷王再次不聽屈原勸阻,聽信子蘭之言赴會,果然被秦兵劫持,押送到秦都鹹陽。兩年後,他逃跑不成,憂憤而死於秦。他死前,秦軍攻楚,殺楚軍5萬,奪去15座城市。公元前280年以後,秦軍更開始集中兵力攻占了大片楚地,並於公元前278年由名將白起率兵攻占了楚國都城郢。楚國就此一蹶不振,一步步地在走向滅亡。在郢都陷落後,偉大的愛國詩人和政治家屈原不忍心眼見楚國滅亡,投汨羅江(在今湖南省湘陰縣北)自盡。

秦攻三晉

  周赧王在位期間,秦國開始左右出擊,南攻楚,東擊三晉(韓、趙、魏),向中原地區擴展。
  秦在攻楚同時,又向三晉出擊。公元前314年,秦趁齊攻燕之機,出兵攻打三晉,奪取了不少地方。公元前308年,秦軍出函穀關進攻韓國的戰略要地宜陽(今河南省宜陽縣)。經過幾個月的激戰,秦軍於第二年攻克宜陽,打開了通向中原的大門。公元前293年,韓、魏兩國合兵抗秦,會戰於伊闕(河南省洛陽市南),秦軍在白起指揮下大勝,殲敵24萬多人,韓、魏兩國的兵力受到嚴重削弱。此後,秦繼續進攻、蠶食三晉,到公元前286年止,已經占據了三晉一半的土地,首當其沖的韓、魏大大被削弱了。

秦齊稱帝

  秦國的日益壯大,使秦昭王不滿足於王的稱號,要稱帝以示尊嚴,准備取周而代之。公元前288年10月,秦昭王約齊愍王一起稱帝,秦爲西帝,齊爲東帝。12月,在縱横家蘇秦勸說下,齊愍王去帝號,迫使秦昭王也取消了帝號。兩強稱帝,暴露了他們吞並五國、瓜分天下的企圖,使五國十分惶恐,導致了五國攻秦和六國攻齊兩大事件。韓、趙、魏、齊、燕的五國攻秦,由於各國各懷目的,難以統一步調,最後無功而散。
  公元前284年, 燕、秦、楚、趙、魏、韓六國在秦王組織下聯合攻齊,燕軍在名將樂毅指揮下大敗齊軍,長驅直入,攻占齊國都城臨淄,攻取齊國七十多城,齊國隻剩下莒、即墨兩城,齊王逃奔於莒。五年以後,在齊國名將田單指揮下,齊軍才打敗燕軍,收複失地。經過這次打擊,齊國國力大衰,此後就不是秦的對手了。

胡服騎射

  楚、齊逐漸衰落時,趙國卻強盛起來。公元前307年,趙國國君武靈王深知本國處於燕、東胡、林胡、樓煩、秦、 韓之間,不強兵就會亡國,決心奮發圖強,振興趙國。針對趙當時的主要對手是東胡等游牧民族的形勢,他決定建立起一支強大的騎兵。但是,當時趙國人穿的是長袍大褂,袖長腰肥,領寬下擺大,不適宜騎馬作戰。於是,他從改革服裝着手,自己首先改穿了窄袖短褂的胡服。許多貴族認爲這是違背禮教,大逆不道。
  趙武靈王終於說服了有影響的貴族公子成,然後下了嚴厲的命令,要臣民改換服裝,使胡服在全國得到推廣,建立起一支善於騎射的強悍騎兵。這件事,史稱“趙武靈王胡服騎射”。它說明了當時我國各民族相互取長補短,在習俗上逐漸接近。趙國依靠騎兵,連年出擊攻擊其他國家。
  到公元前296年,攻滅中山國(今河北省北部一帶)後,領土大大擴充,國力增強,一時成爲抗秦的主要力量。

長平之戰

  公元前262年,秦軍攻韓,韓上黨郡守馮亭以17城降趙。兩年後,秦軍攻取了上黨,繼而進攻長平(今山西省高平縣),趙國名將廉頗率軍固守不出,擋住了秦軍。
  秦國施用反間計,施放謠言說,廉頗容易對付,而且他快要投降了。昏庸的趙孝成王竟然相信了謠言,撤換了廉頗,以誇誇其談毫無實戰經驗的趙括爲統帥。趙括一反廉頗的戰術,出兵大擧攻秦。秦軍此時已經暗中換上了能征善戰的白起爲主將。白起指揮秦軍佯逃,誘趙括追擊到秦軍陣地之前,然後包圍了趙軍。
  趙軍被圍40多天,糧草斷絕,趙括率精兵突圍,被亂箭射死,趙軍40萬人降秦。白起擔心降卒暴動,除放回240個小孩外,全部予以坑殺。這次戰役史稱“長平之戰”。它使趙國兵力損失殆盡,從此元氣大傷,一蹶不振。趙括長於空談,導致亡軍殞身,引出了“紙上談兵”這一成語。

典籍記載

  慎靚王立六年,崩,子赧王延立。王赧時東西周分治。王赧徙都西周。
  西周武公之共太子死,有五庶子,毋適立。司馬翦謂楚王曰:“不如以地資公子咎,爲請太子。”左成曰:“不可。周不聽,是公之知困而交疏於周也。不如請周君孰欲立,以微告翦,翦請令楚之以地。”果立公子咎爲太子。
  八年,秦攻宜陽,楚救之。而楚以周爲秦故,將伐之。蘇代爲周說楚王曰:“何以周爲秦之禍也?言周之爲秦甚於楚者,欲令周入秦也,故謂‘周秦’也。周知其不可解,必入於秦,此爲秦取周之精者也。爲王計者,周於秦因善之,不於秦亦言善之,以疏之於秦。周絕於秦,必入於郢矣。”
  秦借道兩周之間,將以伐韓,周恐借之畏於韓,不借畏於秦。史厭謂周君曰:“何不令人謂韓公叔曰‘秦之敢絕周而伐韓者,信東周也。公何不與周地,發質使之楚’?秦必疑楚不信周,是韓不伐也。又謂秦曰‘韓彊與周地,將以疑周於秦也,周不敢不受’。秦必無辭而令周不受,是受地於韓而聽於秦。”
  秦召西周君,西周君惡往,故令人謂韓王曰:“秦召西周君,將以使攻王之南陽也,王何不出兵於南陽?周君將以爲辭於秦。周君不入秦,秦必不敢逾河而攻南陽矣。”
  東周與西周戰,韓救西周。或爲東周說韓王曰:“西周故天子之國,多名器重寶。王案兵毋出,可以德東周,而西周之寶必可以盡矣。”
  王赧謂成君。楚圍雍氏,韓徵甲與粟於東周,東周君恐,召蘇代而告之。代曰:“君何患於是。臣能使韓毋徵甲與粟於周,又能爲君得高都。”周君曰:“子苟能,請以國聽子。”代見韓相國曰:“楚圍雍氏,期三月也,今五月不能拔,是楚病也。今相國乃徵甲與粟於周,是告楚病也。”韓相國曰:“善。使者已行矣。”五代曰:“何不與周高都?”韓相國大怒曰:“吾毋徵甲與粟於周亦已多矣,何故與周高都也?”代曰:“與周高都,是周摺而入於韓也,秦聞之必大怒忿周,即不通周使,是以弊高都得完周也。曷爲不與?”相國曰:“善。”果與周高都。
  三十四年,蘇厲謂周君曰:“秦破韓、魏,撲師武,北取趙藺、離石者,皆白起也。是善用兵,又有天命。今又將兵出塞攻梁,梁破則周危矣。君何不令人說白起乎?曰‘楚有養由基者,善射者也。去柳葉百步而射之,百發而百中之。左右觀者數千人,皆曰善射。有一夫立其旁,曰“善,可教射矣”。養由基怒,釋弓搤劍,曰“客安能教我射乎”?客曰“非吾能教子支左詘右也。夫去柳葉百步而射之,百發而百中之,不以善息,少焉氣衰力倦,弓撥矢鉤,一發不中者,百發盡息”。今破韓、魏,撲師武,北取趙藺、離石者,公之功多矣。今又將兵出塞,過兩周,倍韓,攻梁,一擧不得,前功盡棄。公不如稱病而無出’。”
  四十二年,秦破華陽約。馬犯謂周君曰:“請令梁城周。”乃謂梁王曰:“周王病若死,則犯必死矣。犯請以九鼎自入於王,王受九鼎而圖犯。”梁王曰:“善。”遂與之卒,言戍周。因謂秦王曰:“梁非戍周也,將伐周也。王試出兵境以觀之。”秦果出兵。又謂梁王曰:“周王病甚矣,犯請後可而複之。今王使卒之周,諸侯皆生心,後擧事且不信。不若令卒爲周城,以匿事端。”梁王曰:“善。”遂使城周。
  四十五年,周君之秦客謂周曰:“公不若譽秦王之孝,因以應爲太後養地,秦王必喜,是公有秦交。交善,周君必以爲公功。交惡,勸周君入秦者必有罪矣。”
  秦攻周,而周冣謂秦王曰:“爲王計者不攻周。攻周,實不足以利,聲畏天下。天下以聲畏秦,必東合於齊。兵弊於周。合天下於齊,則秦不王矣。天下欲弊秦,勸王攻周。秦與天下弊,則令不行矣。”
  五十八年,三晉距秦。周令其相國之秦,以秦之輕也,還其行。客謂相國曰:“秦之輕重未可知也。秦欲知三國之情。公不如急見秦王曰‘請爲王聽東方之變’,秦王必重公。重公,是秦重周,周以取秦也;齊重,則固有周聚以收齊:是周常不失重國之交也。”秦信周,發兵攻三晉。
  五十九年,秦取韓陽城負黍,西周恐,倍秦,與諸侯約從,將天下銳師出伊闕攻秦,令秦無得通陽城。秦昭王怒,使將軍摎攻西周。西周君奔秦,頓首受罪,盡獻其邑三十六,口三萬。秦受其獻,歸其君於周。
  周君、王赧卒,周民遂東亡。秦取九鼎寶器,而遷西周公於{單心}狐。後七歲,秦莊襄王滅東周。東西周皆入於秦,周既不祀。(《史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