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mini
image

周宣王、周幽王

 

周宣王

 

周宣王(?-前782年),姓,名,一作。西周第十一代天子,周厲王之子,在位46年。

周宣王繼位後,政治上任用召穆公、尹吉甫、仲山甫、程伯休父、虢文公、申伯、韓侯、顯父、仍叔、張仲一幫賢臣輔佐朝政;軍事上藉助諸侯之力,任用南仲、召穆公、尹吉甫、方叔陸續討伐獫狁、西戎、淮夷、徐國和楚國,使西周的國力得到短暫恢復,史稱「宣王中興」。[4]但周宣王晚年對外用兵接連受挫,尤其在千畝之戰大敗於姜戎,南國(今長江與漢江之間的地區)之師全軍覆沒,加之獨斷專行、不進忠言、濫殺大臣,宣王中興遂成曇花一現,也為西周在周幽王時期的滅亡埋下了伏筆。

 

生平

繼位

周宣王為周厲王之子。周厲王在位時,因連年對外征戰,造成國內消耗巨大、國庫空虛。周厲王於是任命榮夷公為卿士,實行專利政策,將山林湖澤改由天子直接控制,不准國人進入謀生。國人對此議論紛紛,厲王又命衛巫監謗,禁止國人談論國事,違者殺戮,周厲王的高壓政策最終引發國人暴動。[6]

前841年,因不滿周厲王的暴政,鎬京(今陝西省西安市長安區斗門街道以北)的國人集結起來,手持武器圍攻王宮,要殺周厲王。周厲王逃離鎬京,沿渭水一直逃到彘(今山西省霍州市)才停下。[7]國人攻進王宮,沒有找到周厲王,轉而尋找太子靜。召穆公將太子藏了起來,國人圍住召穆公家,要召穆公交出太子,召穆公被迫用自己的兒子冒充太子,國人殺召穆公之子,太子得以倖免遇難。[8]

國人平息怒氣離去後,宗周無主,諸侯推舉共伯和代行天子職務,史稱共和行政。[註 2][1]前828年,周厲王死於彘,共伯和、召穆公、周定公以及諸侯擁立太子靜繼位,即周宣王。[10][1]

宣王中興

周宣王繼位時,歷經周厲王統治下的西周王朝吏治敗壞、百姓離散,周宣王於是下令修復公室、廣進諫言、安頓百姓、修繕武器;興畋狩禮樂,法文、武、成、康之遺風,並及時任用召穆公、尹吉甫、仲山甫、程伯休父、虢文公、申伯、韓侯、顯父、仍叔、張仲一幫賢臣輔佐朝政,陸續發動對周邊部族的戰爭,使衰落的周王室權威得到恢復,諸侯又重新朝見天子,四夷咸服,史稱「宣王中興」。[11][4]

征伐獫狁

獫狁是位於中國北方和西北方的部族,在周厲王時期就曾出動部隊劫掠鎬京周圍的財物及人口,被大臣武公派多友擊退。[12]前823年,獫狁再次進攻西周,主力部隊集中於焦獲(今陝西省涇陽縣西北),前鋒部隊抵達涇陽(今陝西省涇陽縣境內),直接威脅到鎬京和旁京的安全,周宣王命尹吉甫率軍反攻。尹吉甫以元戎十乘為先頭部隊,日行三十里在彭衙(今陝西省白水縣東北)擊敗獫狁,繼而追擊至太原(今甘肅省平涼市附近)。[13][14]周宣王又派南仲率兵至朔方(北方邊境地區)築城設防,緩解了獫狁的威脅。[15]前816年,周宣王派虢季子白率軍攻打獫狁,在洛水北岸大敗獫狁,斬首500人,俘獲50人。虢季子白在班師回朝舉行獻俘禮時,又命屬下不其[註 3]率兵追擊敗退至洛水的獫狁,取得勝利。此戰過後西周解除了獫狁之患,周宣王在太廟為虢季子白舉行了隆重的慶典來表彰他的功績,賞賜他馬匹、弓箭、彤矢和斧鉞並賜予其征討蠻夷的權力。[16]

征討西戎

西戎是對中國古代西部部族的統稱,長期威脅西周王朝的西部邊境。周宣王在位時,多次命諸侯征討西戎。前824年,周宣王任命秦仲為大夫,命其帶兵征討西戎。前822年,秦仲戰敗身亡,周宣王召見秦仲之子秦莊公兄弟五人,給他們7000兵卒,命令其討伐西戎。秦莊公擊敗西戎,周宣王封秦莊公為西垂(又稱西犬丘,今甘肅省禮縣境內)大夫,加封大駱西犬丘的土地。[17][18]

此外,晉國也多次奉命征討西戎。前805年,晉穆侯率軍攻打條戎(今山西省夏縣西南)。前802年,在千畝(今山西省介休市南)戰勝當地的戎族。[19]前790年,又在汾水、隰水擊敗北戎。[20]

宣王東征

淮夷是淮河、漢江一帶的東夷部族,又稱南淮夷、淮南夷或南夷,自周穆王時期開始強盛,[21]多次入侵伊水、洛水流域。[16]周厲王時期,曾為西周南方屏障的鄂國國君鄂侯馭方聯合淮夷、東夷大舉進攻西周,深入周朝腹地。周厲王調集西六師和殷八師派虢公長父征討,未能取勝。多虧大臣武公派屬下禹調動兵車百輛、甲士200、徒兵千人參與作戰,最終擊退聯軍,俘獲鄂侯,滅亡鄂國。[22][23]周厲王隨後又與虢公長父親自率兵征討淮夷至角(今江蘇省淮陰市南)、津(今江蘇省寶應縣南)、桐(今安徽省桐城市北)、遹(今安徽省霍邱縣西南),終於平定了這次叛亂。[24]戰後淮夷震懾於周朝的武力,稍加臣服。[21]前823年,周宣王命尹吉甫向淮夷徵收布帛、財寶、糧食及力役,並且頒布法令,規定淮夷在經商時,不得擾亂當地的治安和市場秩序。[14]後因淮夷停止納貢以及再次反叛,周宣王命召穆公率軍征討。[25][26]據《師寰簋銘文》記載,此戰師寰作為隨軍將領統帥齊、杞、萊等國軍隊,消滅了淮夷的冉、翼、鈴、達四位首領,獲得俘虜、牲畜及財物,取得戰功。[16]此戰過後,淮夷徹底臣服於西周。

徐國在西周時期是東夷的強國,後在周朝的連續打擊下,徐國的一些部族南遷至淮水流域,逐漸發展成淮夷中最強的一支力量。[21]周宣王在位時,命卿士南仲和太師皇父在太祖廟整頓周六師,然後親率大軍與太師皇父、司馬程伯休父前往征討。大軍沿淮水東行,經過激烈戰鬥,周軍擊敗徐國。徐國臣服後,四周各方國、部族皆臣服於周。[27][28]前810年,南仲派駒父、高父前往淮夷,各方國、部族都奉命迎接來使,進獻財物。[29]

討伐楚國

楚國又稱荊蠻,雖然被周天子封為子爵,但楚國極少承擔周王室的職貢義務,加之周天子抑制楚國發展的政策、對於楚國國君的歧視以及楚國君主僭越稱王,因而楚國屢次招致周王室的討伐。[30]周宣王時期以元老重臣方叔為將,率兵車3000進攻楚國,大獲全勝。[31]據推算,周宣王此次伐楚動用軍隊多達36000人。晉穆侯墓所出土的楚公逆編鐘,應在此戰作為戰利品被周宣王獲得後轉贈與晉穆侯。[30][註 4]經過以上一系列戰爭,西周的疆域以及國家聲望得到大幅擴大。[32]

分封諸侯

周宣王時期延續了西周的分封政策,楚國降服後,周宣王命召穆公在謝(今河南省南陽市)建造住宅、宮室、宗廟及都邑,開闢土田,命傅御將王舅申伯的親屬、家臣和私屬遷居於此。周宣王還親自前往郿(今陝西省眉縣東北)為申伯踐行,賜予他車馬及玉圭,建立申國,作為鎮撫南方的軍事重鎮。呂國也在同時被周宣王改封於申國以西。[33][34]周宣王還封韓侯於韓城(今山西省河津市至萬榮縣萬泉鄉一帶),建立韓國,作為鎮撫北方的軍事重鎮。[35]前806年,周宣王封弟弟友於鄭(今陝西省華縣東),建立鄭國。[36]此外,周宣王還封仲山甫於樊(今陝西省西安市長安區東南),建立樊國。[37]封其子長父於楊(今山西省洪洞縣東南),建立楊國。[38]

其他措施

除軍事上取得一系列成就之外,周宣王在政治上也採取了一些措施來恢復天子權威。周宣王在位時下令修建宮殿,[39]命仲山甫前往齊國築城,加強東方邊境的防禦。[40]周宣王還效仿先祖興畋狩之禮,在東都雒邑(今河南省洛陽市王城公園附近)會見諸侯。[41]

王道衰落

周宣王的一系列對外用兵,使周王朝一度呈現「四方既平,王國庶定」的局面。但因連年征戰消耗國力,加劇了西周王朝的社會危機,加上周宣王晚年獨斷專行、不進忠言、濫殺大臣,宣王中興遂成曇花一現。[5]

干涉魯政

前817年春,魯武公和長子括、少子戲入朝覲見周宣王。周宣王喜歡戲,想立他為魯國太子。仲山甫以廢長立幼不合舊制勸諫周宣王,周宣王不聽,執意立戲為魯國太子。同年夏,魯武公朝見周宣王,回國後即去世,戲繼位,即魯懿公。前807年,括的兒子伯御聯合魯國國人攻殺魯懿公,伯御被國人推舉為魯君。前796年,周宣王率軍討伐魯國,殺死伯御,並採納仲山甫的建議,立魯懿公的弟弟公子稱為魯國君主,即魯孝公。經過此次事件周天子聲望大減,諸侯多有違抗王命之舉。[42][43]

濫殺大臣

周宣王於前785年無辜殺害大夫杜伯。[44]關於杜伯的死因,《太平廣記》記載為:周宣王有寵妃叫女鳩,她看上了英俊的杜伯,想方設法勾引他。杜伯不為所動,女鳩惱羞成怒,在周宣王面前誣告杜伯欺侮她。周宣王聽信了女鳩的話,不顧左儒的屢次勸諫,先將杜伯囚禁於焦(今河南省陝縣南),又派薛甫和司空錡將其殺害。周宣王后來因遭受冤魂襲擾,接連殺害了司空錡和大臣祝二人。[45]杜伯之子隰叔則逃亡至晉國,成為晉國六卿之一范氏的始祖。[46][47]

屢戰屢敗

周宣王晚年多次對周邊部族用兵,但大多以失敗而告終:

前797年,周宣王派軍隊攻打太原之戎,沒有成功。[48]

前792年,周宣王派軍隊征討條戎、奔戎(今山西省夏縣西南),戰敗。[48]

前789年,周宣王派軍隊征討申戎(即西申國,今陝西省米脂縣北)獲得勝利。[49]同年,周軍在千畝之戰大敗於姜戎,南國之師全軍覆沒,[註 5][50]周宣王在奄父的幫助下才得以突圍。[51]

不聽勸諫

藉禮原是村社中每逢某種農業勞動開始前,由首領帶頭舉行儀式,耕種集體所有的藉田,具有鼓勵集體耕作的作用。西周時期,原本屬於集體所有的藉田,即公田被貴族和國家官吏私有,原本用於祭祀、救濟、嘗新等公共開支的藉田收穫也一同被侵占。藉禮就成為在春耕、耨耘、收穫時,天子、公卿百官舉行儀式,監督和巡查庶人耕種、無償占有庶人勞動成果的一種活動。[16]周宣王在位時,不到千畝舉行藉禮,虢文公勸諫周宣王,宣王不聽。[52][53]有觀點認為,井田制在周宣王時期已經遭到嚴重的破壞,公田被大量私有化,周宣王承認了既定事實,相關的藉禮也被取消。[54]

周宣王喪南國之師後,想在太原普查人口來補充兵員、徵調物資。仲山甫認為:「自古以來,人口不用普查就能知道數量,因為司民負責登記生死;司商負責賜族受姓;司徒負責人口來往;司寇負責處決罪犯;司牧知曉職員數量;司工知曉工匠數量;司場負責人口遷入;司廩負責人口遷出,天子通過詢問百官就可以知曉人口數量了,還可以通過管理農事來調查,沒有必要勞民傷財去刻意普查」。但是周宣王並不採納,最終還是在太原進行人口普查。[55][56]

去世

周宣王於前782年去世,其子周幽王宮湦繼位。[57]關於周宣王的死因,許多著作記載為周宣王遊獵圃田(今河南省中牟縣西)時,杜伯的冤魂乘白馬白車,由司空錡護左,大臣祝護右。杜伯戴著紅帽子從道邊奔馳而來,執紅弓搭紅箭,一箭射中宣王心臟,周宣王脊樑折斷後倒伏在箭囊上而死。[58][44][45]

逸事

  • 周宣王的王后姜後是齊侯的女兒,周宣王經常早睡晚起,疏於朝政,姜後於是摘掉耳環簪子來到永巷請罪,並讓傅母轉告周宣王說是她讓周宣王起了淫逸之心,使得君王疏於朝政。君王好色必然引起鋪張浪費,長此以往就會天下大亂,這就是她請罪的原因。周宣王聽後大為感動,從此勤於朝政,這就是「姜後脫簪」的典故。[59]
  • 周宣王在位期間曾經發生旱災,宣王害怕旱災會使黎民受苦、社稷傾覆,於是親自到郊外及宗廟奠酒埋玉、祭祀天地、禱告神明祈求降雨,果然在六月天降大雨。大夫仍叔因此事作歌讚美周宣王,即《詩經·大雅·雲漢》。[60]
  • 據記載,前798年,鎬京城內有兔子跳躍舞蹈,[61]有馬變成人。[62]前795年,有馬變為狐狸。[63]
  • 周宣王曾命太史作大篆《史籀》十五篇,作為太史教授史學童的課本教材。秦始皇統一天下後,決定統一各國文字為小篆,於是令李斯作《倉頡》七章、趙高作《爰歷》六章、太史令胡毋敬作《博學》七章作為全國規範字帖,皆取材於大篆《史籀》。《史籀篇》中的文字又被稱為籀文、籀篆,到漢光武帝時已失傳六篇。經過考證,《陳倉石鼓文》是目前僅存的、最近似於《史籀篇》的文字。[64][65]
  • 《太平御覽》引《瑣語》記載,周宣王的王后懷胎未滿就生下了周幽王,周宣王向大臣們詢問是何徵兆。大臣們回答說如果生下的男嬰身體有殘缺、骨骼有缺失,則國家無礙;如果男嬰身體完好無損,則國家就會滅亡。周宣王認為這個男嬰是不祥之兆,準備將其遺棄。仲山甫勸周宣王說:「天子您年齡大了也沒有男嗣,這本身就是上天遺棄了周朝,您如果再把男嬰遺棄了,那和國家滅亡有什麼區別?」周宣王於是打消了這個念頭。果然周宣王死後十一年,西周在周幽王統治下滅亡。[66]
  • 周幽王時,太史伯陽父查閱史籍記載,夏朝時有兩條神龍自稱褒國國君,停留在夏王的庭院中。經太卜占卜,殺死或趕走神龍都得到凶兆,唯獨占卜收集神龍留下的涎沫得到了吉兆。夏王於是下令向神龍禱告,收集神龍留下的涎沫,封存於匣中,傳至周厲王時都沒有人打開過此匣。周厲王末年時,下令打開匣子觀看。涎沫流淌於庭院,無法清除。周厲王決定用巫術除去,命女人赤身裸體向它大聲呼叫,涎沫化為黑色的蜥蜴,消失在後宮一名七歲童女身上。童女行笄禮時未婚而孕,於是將生下的女童遺棄。到周宣王時有唱歌謠道:「檿弧箕服,實亡周國。」恰巧遇到夫婦二人販賣弓矢,周宣王下令抓捕後處死二人。二人逃往褒國的途中發現了被遺棄的女童,便收養了女童。後來褒國人褒姁犯罪,便將成年後的女童獻給周幽王抵罪,這個女童就是褒姒。周幽王因寵愛褒姒致使西周滅亡。[註 6][67]

 

評價

正面評價

周宣王執政時期能夠任用賢臣,並且多次發動對外戰爭,擴大了周朝的疆域及影響力,成為中興之主。《毛詩序》認為《詩經·大雅》中的《雲漢》、《嵩高》、《烝民》、《韓奕》、《江漢》、《常武》這些篇目都是稱讚周宣王時期的文治武功,[68]歷朝歷代對於周宣王所營造的中興之世也多有讚美之辭:董仲舒評價周宣王:夫周道衰於幽、厲,非道亡也,幽、厲不繇也。至於宣王,思昔先王之德,興滯補敝,明文、武之功業,周道粲然復興,此夙夜不懈行善之所致也。[69]桑弘羊評價周宣王:湯、武之伐,非好用兵也;周宣王辟國千里,非貪侵也;所以除寇賊而安百姓也。[70]《周宣王贊》稱讚周宣王:宣王承衰,邦家多阻;懲難思理,官人以敘。山甫補闕,方叔禦侮;是用中興,恢復周宇。[71]柳宗元有詩稱讚周宣王:然征於詩大小雅,其選徒出狩。則車攻、吉日,命官分士。則嵩高、韓奕、烝人,南征北伐。則六月、采芑,平淮夷。則江漢、常武,鏗鍧炳耀。盪人耳目,故宣王之形容與其輔佐。由今望之,若神人然。[72]明代的夏原吉稱讚周宣王:周宣王平淮夷、唐太宗擒頡利,當時文人咸形諸賦詠,以紀宏休。[73]清代的鄒漪評價周宣王:他若夏少康、商武丁、周宣王、漢世祖、唐肅宗,凡邊亂內難,一皆削除之,光復舊物,告成太廟,享有祈年保民之譽,以垂久遠。[74]

負面評價

周宣王雖然締造了宣王中興,但在晚年對外用兵接連遭受失敗,而且不進忠言、濫殺大臣,使中興之世終成曇花一現。東漢的黃瓊評價周宣王:周宣王不籍千畝,虢文公以為大譏,卒有姜戎之難,終損中興之名。[75]《明世宗實錄》中有史官評價周宣王:雖然周宣王雲漢之側身,常武之平淮,內有山甫,外有申伯,非不赫然稱盛,然樂色而忘德,失禮而晏起,不籍千畝,南國喪師,料太原,殺杜伯,以致虢公諫不聽,山甫諫又不聽,所以中興之美未盡焉。[76]

文學形象

在長篇歷史小說《東周列國志》中,周宣王於第一回《周宣王聞謠輕殺 杜大夫化厲鳴冤》中登場。周宣王從太原普查人口準備回鎬京時,聽到路邊小孩童謠唱道「月將升,日將沒;桑弓箕袋,幾亡周國」,預示後世有女子亂政。周宣王下令在全國範圍內嚴禁弓矢,由上大夫杜伯督查此事。恰有山野婦女不明政令,進城兜售弓矢被殺。周宣王認為童謠之言已經被平息,不再追究。前785年,周宣王晚上做夢夢見有美貌女子自西方來,入太廟攜七廟神主東去。周宣王大驚,知道謠言未除,於是以督查不力之罪殺杜伯。杜伯之友左儒勸諫周宣王不聽,杜伯死後左儒隨之自刎而死。周宣王在東郊遊獵時,被杜伯、左儒的冤魂所發之箭射中,受驚嚇患病而死。[77][78]

 

 

別名 [1]
諡號 宣王
時代 西周
國家 西周
身份 西周天子
出生日期
逝世日期 前782年
在位年代 前828年—前782年
周厲王
正妻 姜后
後夫人
女鳩
子女 周幽王、攜王[註 1]、長父
太子 周幽王
都城 鎬京

周幽王

 

周幽王(前795年-前771年),姓,名宮涅, 《史記》作宮湦(音「ㄕㄥˉ」(shēng))。周宣王之子,西周第十二代君王,也是西周的亡國之君。自前782年至前771年間在位,共11年,諡號幽王

 

生平

周宣王年紀很大才生下幽王,[1]汲冢《瑣語》載幽王出生時,因「不利於天子也,將必喪邦」,險被宣王棄養,但被仲山甫以「天子年長矣,而未有子」勸阻。

幽王二年(前780年),關中發生大地震,地震天災令到國基不穩,迷信的人傳說伯陽甫認為是周朝滅亡的徵兆。

幽王三年,美女褒姒入宮,得到幽王寵愛,不久懷孕,生下一個兒子伯服。於是幽王廢其正室申后與太子宜臼,改立褒姒為后,以其子伯服做太子。

史記記載褒姒不愛笑,幽王為博美人一笑,試用許多方法,但不成功,最後用烽火戲諸侯,舉烽火將諸侯軍隊引來,卻沒有敵軍,自己則與褒姒觀看他們被愚弄之可笑,褒姒終於笑起來,使幽王喜悅, 此後,屢次舉烽火,但從此失去諸侯對他的信任,不再理會他舉烽火。此外,幽王又任用佞臣虢石父為卿,但國人埋怨。此人善於阿諛奉承,又相當勢利。再加上他廢申后與太子的事,讓申后的父親申侯很憤怒。

幽王十一年 (前771年),申侯串連繒國與西夷犬戎進攻幽王。此時幽王再舉烽火求救,已經沒有諸侯願意來救他了。最後幽王在驪山下被殺,褒姒被犬戎擄後自縊而亡,犬戎「盡取周賂而去」,西周滅亡[2]。另有一說是周幽王廢除原太子宜臼,廢太子宜臼逃到申國,周幽王派兵攻打申國要求交出廢太子,申國拒絕並和周幽王交戰,結果幽王戰死[3]

幽王死後,諸侯與申侯共同立廢太子宜臼為平王,以奉周祀。由於鎬京受到嚴重破壞,公元前770年[4],周平王把都城遷到東面的雒邑,史稱平王東遷,是為東周之始。同時虢公翰等也擁立幽王弟余臣為王,史稱周攜王,出現了二王並立。

但近代考古研究發現另一說法,李峰《西周的滅亡》一書認為沒有證據能說明先秦已有烽火台的設施,目前發現的烽火台遺跡全是漢代所留。況且此事最早的記錄是出自呂氏春秋,寫的是”擊鼓戲諸侯”,然史記卻記是”烽火戲諸侯”,二者差異甚大有疑義。

2012年初,清華大學整理獲贈的戰國竹簡(「清華簡」)時,發現竹簡上的記述與「烽火戲諸侯」相左。清華大學收藏的戰國竹簡記載,周幽王主動進攻原來的申后外家申國,申侯聯絡戎族打敗周王,西周因而滅亡。竹簡上並沒有「烽火戲諸侯」的故事。清華大學出土文獻研究與保護中心劉國忠教授稱,史學界就此可以斷定烽火戲諸侯並非西周滅亡的原因,甚至可以斷定這個故事根本就是編造

 

性格

周幽王為人昏庸無道,喜好逸事,不理政事,是導致西周滅亡的主因。

生年解釋

據《法苑珠林》卷四十三引《搜神記》言「周宣王三十三年,幽王生」。也就是周幽王出生於前795年,然而《搜神記》一書是晉干寶書寫的神仙鬼怪的志怪小說,故其所載幽王生年僅供一參考。

家族

配偶

  • 申后,申侯之女,太子宜臼的母親。
  • 褒姒。西元前771年,犬戎入侵關中,被擄走。

子女

  • 周平王,太子宜臼,後東遷洛陽即位為周平王。
  • 伯服,褒姒所生。西元前771年,與周幽王同時被犬戎所殺。

 

  • 周攜王余臣,幽王之弟。

 

 

周幽王
概要
諡號 幽王
陵墓 不明
政權 西周
在世 前795年—前771年
在位 前782年—前77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