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mini
image

周安王、周烈王、周顯王

周安王

 

周安王(?-前376年),多字諡為周元安王,姓,名,為周威烈王之子,中國東周第二十一代國王。安王元年是前401年。

安王十六年(前386年),周安王承認齊國大夫田和為齊侯。[1]二十六年(乙巳,前376年),姬驕病死,諡號安王。其子姬喜繼位。

周安王
時代 周朝
身份 東周天子
逝世日期 前376年
在位年代 前402年—前376年
周威烈王
子女 周烈王

帝王檔案

  在位起訖:公元前401年-公元前376年。
  生卒年:公元前?-公元前376年。
  出生地:洛邑(今河南省洛陽)。
  立都:洛邑(今河南省洛陽)。
  年號:周安王元年(庚辰,公元前401年)。

帝王簡介

  周安王(?—前376年),名姬驕,爲周威烈王之子,威烈王死後繼位,中國東周第二十二代天子。在位26年病死。葬處不明。在位時封齊國大夫田和爲齊侯,是謂“田氏代齊”。
  姬驕在位期間,齊相田和在公元前391年將齊國國君康公放逐到海上,隻留下一城之地作爲他的食邑,田 和成爲齊國實際上的國君。公元前386年,姬驕封田和爲齊侯,正式將他列爲諸侯。這標志着齊國的新興的封建勢力取代了舊勢力
  當時,楚國國君是悼王,他於公元前382年任用傑出的軍事家、政治家,衛國人吳起進行變法。吳起整頓吏治,加強中央集權,改善財政,增加軍事力量。這有力地打擊了舊貴族,使楚國迅速強大起來,南平百越,北滅陳、蔡等國,又大敗魏國。但是,第二年楚悼王死去後,仇視變法的舊貴族發動叛亂,用亂箭射死了吳起,廢除了新政,使楚國的社會發展受到嚴重的阻礙,致使地大物博的楚國沒有能發展成爲統一六國的力量,最終爲秦國所攻滅。
  公元前376年,韓、趙、魏一起將徒有虛名的晉國國君俱酒廢爲平民,瓜分了他僅有的一點領地,使晉國名實俱亡。
  同年,姬驕病死。死後的諡號爲安王。全諡爲周元安王。

生平年表

  姬驕,姬姓名驕,諡號安王。中國諸侯爭霸時代東周王朝的第十八任王,他的祖父是東周第十六任王姬嵬,他的父親是東周第十七任王姬午。
  周威烈王二十四年(己卯,公元前402年),姬午病死後,其兒子姬驕繼承王位。
  周安王十一年(庚寅,公元前391年),齊相田和將齊國國君康公放逐到海上,隻留下一城之地作爲他的食邑,田和成爲齊國實際上的國君。
  周安王十六年(乙未,公元前386年),姬驕封田和爲齊侯,正式將他列爲諸侯,是謂“田氏代齊”。這標志着齊國的新興的封建勢力取代了舊勢力。
  周安王二十六年(乙巳,公元前376年),在位26年的姬驕病死,其兒子姬喜繼承王位,是爲周烈王。

周烈王

 

周烈王(?-前369年),又稱周夷烈王,姓,名,中國東周君主,在位7年。[1]他是周安王之子。周烈王在位期間,秦獻公遷都櫟陽(今陝西省臨潼市),開啟秦國強盛的序幕。周烈王五年(庚戌,前371年),秦獻公發兵攻占韓國六座城市。烈王六年(前370年)齊威王朝見周天子,威王賢名更盛。

帝王檔案

  在位起訖:公元前375年-公元前369年。
  生卒年:公元前?-公元前369年。
  出生地:洛邑(今河南省洛陽)。
  立都:洛邑(今河南省洛陽)。
  年號:周烈王元年(丙午,公元前375年)。
周烈王
時代 周朝
身份 東周天子
逝世日期 前369年
在位年代 前375年—前369年
周安王

關於東周第二十二任帝王姬喜

  太史媚秦
  一
  周烈王姬喜是安王的兒子。在位7年(公元前375一前369。司馬遷記載在位十年)。諡“烈王”。
  司馬遷說:“安王立二十六年,崩,子烈王喜立。烈王二年,周太史儋見秦獻公曰:‘始周與秦國合而别,别五百載複合,合十七歲而霸王者出焉(《史記.周本記第四》)。’”
  司馬遷的意思是說:安王在位的第二十六年(公元前376)就死了,他的兒子烈王姬喜即位。烈王二年(前374。秦獻公十一年),周朝的史官瞻見(實際是朝覲。周人爲了虛榮,隻好寫成“儋見”)秦獻公時說:“開始周王朝與秦國合了又分開,一别就是五百年重新和好。現在和好十七年後,秦國稱霸的國王將會出現(許雨濃認爲:應該是指秦孝公在周顯王二十六年被周顯王授予霸主稱號。這樣算來應該是三十一年,而不是十七年。如果按照接近十七年的說法,應該是指秦獻公。秦獻公在周顯王五年稱霸,但時間上隻有十一年)。”
  也就是說,周朝的史官算出了秦獻公將會振興秦國,那麼秦獻公(公元前424一前362。終年六十二歲)在振興秦國的歷史過程中,又使用了什麼招數呢?
  獻公元年,止從死。二年,城櫟陽。四年正月庚寅,孝公生。十一年,周太史儋見獻公曰:“周故與秦國合而别,别五百歲複合,合十七歲而霸王出。”十六年,桃冬花。十八年,雨金櫟陽。二十一年,與晉戰於石門,斬首六萬,天子賀以黼黻。二十三年,與魏晉戰少梁,虜其將公孫痤。二十四年,獻公卒,子孝公立,年已二十一歲矣(《史記.秦本記第五》)。
  以上史料的意思是說:秦獻公嬴連元年(前384。周安王十八年),他爲了得到民心,停止了從秦武公在公元前678年開始興起的活人殉葬制度。秦獻公第二年,在櫟陽(陝西臨潼東北)新修城池。第四年(公元前381。周安王二十一年)正月十四日,秦孝公嬴渠梁出生。秦獻公十一年(公元前374),周朝史官瞻見了秦獻公。十六年冬天,秦國宮中桃花開放。十八年,大雨中夾帶黄金。二十一年(公元前364。周顯王五年),秦獻公爲了向外發展,解決奴隸主與地主之間爭奪土地的矛盾,與從晉國分割出來的韓、趙、魏三國聯軍(這里不是指晉國,因爲晉國在十二年前就滅亡了)在石門(山西運城西南)打了一仗,殺了六萬人,周天子送去黼(音:fǔ。禮服上繡的半黑半白的花紋,斧形)黻(音:fú。禮服上黑與青相間的花紋)禮服表示祝賀。秦獻公二十三年,他與魏國在少梁(陝西省渭南市北一百多公里處)打了一仗,俘虜了魏國的大將公孫痤。二十四年(公元前361),獻公死,他的兒子孝公即位。這一年秦孝公嬴渠梁二十一歲。
  以上的史料隻是對秦獻公作了一次速寫,下面筆者綜合各方面的史料,對秦獻公的生平作一次素描:
  秦獻公生於秦靈公元年(公元前424年。周威烈王二年)。秦靈公死(公元前415),應該是秦獻公即位,可是君位被他的叔叔秦簡公奪去(公元前414即位)。十一歲的獻公爲了防止不測,逃到相鄰的魏國,開始了長達三十年的流亡生涯(其中簡公十五年,秦惠公十三年,秦出公二年)。
  魏國當時已經成爲中原的強國。魏文侯重用李悝、吳起、西門豹等人,推行中央集權,依法治國,國力更加強盛,奠定了以後魏國長達一百年的霸業。而此時的秦國國力衰弱,政權動盪,國君的廢立經常由幾個軍政要員(庶長。官爵名。春秋時秦國設置這一職位是掌握軍權的人。到了戰國地位相當其他各國大夫。秦孝公在位時,任用商鞅變法,制定二十等級爵位制度,用以獎賞有功之臣。十級至十八級都是庶長。其第十級爲“左庶長”,第十一級爲“右庶長”,第十七級爲“駟車庶長”,第十八級爲 “大庶長”)說了算。魏文侯三十八年(公元前408年),吳起接連擊敗秦軍,奪取了秦國早在春秋稱霸時、由秦穆公占領的河西土地。此時的秦國隻占有隴山以東(陝西岐、豳、涇、寧諸州)、北洛河以西、秦嶺以北的渭河平原。在魏國強大的攻勢下,秦國幾乎到了瀕臨滅國的地步。
  正當秦國處於低落的時刻,流亡到魏國的秦獻公心靈受到了震撼。當他想到秦國的衰敗和自己的遭遇時,產生了回國奪權的強烈欲望。由於秦獻公嬴連曾經是秦靈公的太子,在政治上含金量很高,因此魏國給這位流浪公子的待遇很好。嬴連一方面研究學習魏國的強國之道,另一方面密切地關注秦國的局勢。
  公元前386年,嬴連的堂兄秦惠公死,大臣立了嬴連的堂侄嬴出子(秦出公)。嬴出公即位時才兩歲,由其母親垂簾聽政。她任用外戚和宦官,與秦國的國戚和老一派權臣產生了矛盾,導致秦國内政動盪。另外,嬴出子的母親爲了籠絡人心,賞賜過多,使秦國的國庫虧空,由此她不得不加重税收,這樣更加引起了地主和自耕農民的強烈不滿。
  秦國動盪,趙國衰弱,韓國南征,周朝這時隻有魏國強盛;連齊國的田和想求封爲諸侯,都得通過剛剛即位的魏武侯在周烈王面前點頭才能認可。齊國田和取代薑齊得到了周天子的批文之後,由於是魏武侯的幫助,魏國和齊國出現了短暫的和平。與此同時,趙國與魏、韓兩國產生了利益糾紛。趙國人把都城從容易受到魏國進攻的中牟(河南鶴壁西)北遷到便於防守的邯鄲,准備與韓、魏決裂。
  此前,韓、趙、魏經常在一起合作,先後打敗過齊國和楚國,奪取了楚、鄭、宋等國的大片土地。但由於地理位置的原因,秦國一部分土地因南面與韓、魏邊疆接壤,而多爲韓、魏兩國占領。地處北部的趙國與這些新得到的秦國土地遠離,通常隻是爲魏、韓兩國做一些好事。而魏國對趙國的南進中原非常反感,引起了趙國的強烈不滿。趙敬侯遷都邯鄲後,以便同魏國展開對土地的爭奪。邯鄲的西、南、東三方爲漳河環繞,西邊有太行山作爲屏障,爲防範魏、韓入侵起到了積極的防禦作用。另外,趙國的故都中牟突入魏國的勢力範圍,處境危險,不利於同魏國這樣的強敵作戰。加上趙國這時主要攻取衛國的土地,這就會威脅到控制衛國的魏國的利益。而且趙國與叛魏投奔到楚國的吳起聯繫緊密,如果趙、楚兩國聯合,就可能對魏國占領的重要城池大梁(河南省開封市)形成南北夾擊之勢。再說西面的秦國是魏國的死敵,秦國最近與趙、楚兩國的聯繫也很緊密。如果秦、趙、楚三國聯合進攻魏國,魏國就將處於南、北、西三面受敵的局面。
  魏武侯分析了這一局勢,決定利用秦國的内政不穩,把顛覆秦國政權作爲魏國沖出三國包圍的突破口。盡管秦國是三國中是弱國,魏武侯認爲解決秦國最好的辦法是利用嬴連。如果魏國用武力進攻秦國,那麼趙、楚兩國必然會對魏國形成南北夾擊,這正好中了趙、楚兩國攻打魏國的計謀。在這一背景下,魏武侯決定護送公子嬴連回國,建立一個親魏的政權;即使嬴連回國奪權失敗,秦國也必將陷入混亂,這樣就無暇東顧。
  魏武侯想了這一計謀之後,他得意地笑了。並立即派人把這一決定告訴了嬴連。嬴連聽到這一消息,高興得連忙致謝。當他冷靜之後,想到魏武侯護送自己回國必有用意。他在魏國三十年的流浪生涯中,對魏國非常了解。此前魏國人一直沒有要送自己回國的意思,那是因爲韓、趙、楚的局勢穩定。而當前魏國所處的國際環境險惡,正是要利用自己的時候。想到這里,嬴連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因爲他知道:秦國與魏國這些年來是死敵,如果魏國送自己回去,肯定不會受到秦國一批人的歡迎。另外,魏國人也必然會在不同程度上制約自己,這樣對秦國的發展也不利。
  嬴連通過前思後想,覺得魏武公看好自己,是自己在秦國還有一定的號召力。嬴連把前後左右的因果關係想清楚之後,對魏武侯的使者說:“你代我感謝魏武侯,我對魏國三十年的照顧永遠銘記在心。”嬴連說這句話的意思是:他會對魏武侯感恩戴德,但他會有自己做人的原則。其實嬴連還有自己的想法:他骨子里不願意接受魏國的幫助,但現實又告訴他:如果沒有魏國人的幫助,自己也不可能回得去;即使回去了,要想顺利奪權,也是一個非常艱難的過程。不過,魏武侯的這一建議,讓他看到了迅速奪取政權的希望,實現他立即回國的夢想。魏武侯見嬴連同意回國,厚贈車馬和大量金銀珠寶,作爲他回國前的活動經費。
  嬴連有了活動經費,積極讓心腹先回秦國,聯絡與出公母親不和的勢力,在民間散布嬴連要回國進一步推行父親當年的“初租禾”新政,用金銀珠寶交接豪傑義士,暗中爭取秦軍的將領。加上秦國人對嬴連被叔叔秦簡公奪權的遭遇都很同情,所以嬴連所派出的先遣人員一切鋪墊都很顺。
  到了周安王十七年(公元前385年。秦出公二年,魏武侯二年),經過一年左右的准備,加上秦國許多大臣不滿出公母子重用外戚和太監弄權,願意配合嬴連推翻出公政權。形成了秦國自耕農民和地主都盼着嬴連早日歸來。
  嬴連回國的這一天終於來臨,他與魏武侯辭别時盟誓說:同心發展,開拓未來,永結友好!
  秦出公二年(公元前385年),秦國一名叫菌的將軍(庶長)率部迎接嬴連到了河西。秦出公的母親知道後,命令軍隊去消滅嬴連。結果這支軍隊的將領早已被嬴連收買,他在路上說服士兵,也去迎接嬴連。沿途聞訊前來迎接嬴連的秦國百姓前呼後擁,四十一歲的嬴連在這些人的簇擁下進入了秦國的首都雍城(陝西省鳳翔),殺死了秦出公母子,奪權成功。
  秦獻公走完了流浪的人生路,艱辛讓他懂得了政治、人民和人生,他要好好地珍惜這來之不易的權力,那麼,他是怎樣治國的呢?
  二
  秦獻公元年(公元前384年),曆經磨難的獻公深深懂得了人心。爲了得到人心,他廢除了從秦武公之後二百九十四年以活人殉葬的制度。這一政策的出台,擁護秦獻公的人又上升了百分之二十。秦獻公廢除殯葬制度,避免了一些無辜的青壯年被活生生殉葬。此前,秦國的貴族以殉葬活人的數量和質量,來顯示自己高貴的身份,這樣每年都要殺死大量的青壯年。廢除殉葬,爲秦國截流了大量的勞力,對農業和工商業生產起到了積極作用。殉葬制度的根除,秦國貴族就以陶俑代替活人,這就是我們今天能看到秦始皇龐大兵馬俑的歷史文化背景。
  秦獻公第一把火燒對了。接着他根據秦國“地多人少”的國情,獎勵多生。還吸引周邊國家的人到秦國謀生,政策與秦國人一視同仁。通過這些措施,秦國的人口迅速增長,原來的很多荒田得到了開墾。
  秦獻公二年(公元前383年。周安王十九年),他將都城從西部的雍城(陝西鳳翔)遷到了東部櫟陽(陝西臨潼北)。這里接近被魏國侵占的河西地區,一方面是向國人表明他要奪回西河之地,重振秦穆公時的霸業決心,另一方面是要擺脱奴隸主集中在雍城,對他在政治上的束縛。
  秦獻公主要是靠奴隸主的勢力奪取的政權。爲了感恩,他一方面要依靠地主和自耕農民的支持來變法圖強,另一方面他要平衡好奴隸主與地主之間的關係。爲了平衡這種關係,他對地主和自耕農兑現了推行初租禾的政策,得到了地主和自耕農的支持(所謂“初租禾”就是按照土地占有者實際面積,征收農作物實物税。當於魯國“初税畝”的性質,在法律上承認土地占有者對所占土地的私有權,使大批占有私墾田的地主和自耕農成爲了土地的合法主人)。這一政策早在秦獻公的父親靈公即位的第七年(公元前408)就開始實施,但由於簡公與惠公的動亂,二十多年來一直沒有嚴格遵守。
  初租禾在東部邊疆推行得比較顺利,在西部以奴隸主爲中心的雍城則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抵制。爲了穩定地主和奴隸主貴族兩大勢力集團,秦獻公采用了一國兩制。
  在一國兩制的體制下,地主經濟需要僱傭大量的勞力來從事農業生產。原來奴隸主的奴隸和官奴與主人爲敵的人,有很多人都偷逃到了地主的一邊,因爲地主的剝削比奴隸主要輕得多,而且人身尊嚴的傷害也輕,加上還有自由行動的空間,甚至於還能擁有自己的財產。因此,一些奴隸主在追尋逃犯和奴隸時,往往會到地主的領地。而地主出於自身利益,總是包庇這些奴隸。由於奴隸的大量逃跑,留下來的奴隸工作積極性不高,導致奴隸主的土地大量荒蕪。時間一久,地主就以開墾“荒地”爲由,對這些土地進行開墾,這樣就與奴隸主就土地的所有權產生了法律糾紛,形成地主與奴隸主的矛盾日益加深。但由於奴隸主大部分人員都在國家機關中擔任要職,所以地主在與奴隸主的爭鬥中常處於下風。爲此,地主經常采用極端的方式來與奴隸主對抗。
  爲了解決這一矛盾,秦獻公隻好從地主中選拔一批有才能的人擔任國家大臣,允許地主和自耕農子弟當兵,讓他們立功穫得爵位。秦獻公這樣做,是因爲地主和自耕農此時是秦國的一個重要的勢力集團,是秦獻公富國強兵的重要支持者,也是秦國重要的兵源和税源。
  然而,由於奴隸主貴族有減免税賦、勞役、刑罰等特權,加上他們能操縱國家軍隊,還時常出現控制、弑君事件,讓秦獻公清醒地認識到奴隸主是建立君主集權制度的障礙,是國家的分裂者。但由於秦獻公是依靠他們才奪回政權的,他隻好采取籠絡的辦法。比方說,他爲了穩定貴族勢力,娶了其中最有勢力的女兒爲妻。
  秦獻公六年(公元前379年),他把蒲(山西省隰縣)、藍田(陝西省藍田)、善、明氏(山西平陸縣。秦國丞相百里奚的兒子孟明視。是秦穆公時的一位重要大將。孟明死後,他的後人就用他的名字“孟明”作爲姓氏,後來改姓明)等邊境地區改建成縣,由自己直接掌握,派官吏代表進行管理;這樣秦獻公的勢力範圍就擴大了,讓他在貴族中的地位加強。
  秦獻公七年(公元前378年),秦國初步開辦“以物易物”的工商市場,對工商業進行規範管理,抽取營業税。工商互市與初租禾爲秦國的國庫帶來了大量的收入,如此一來,國家的經濟實力倍增。
  秦獻公十年(公元前375年),秦國又加強了戶籍管理制度,把五戶人家編爲一伍,農忙時互相幫助,農閑時軍訓。如果有人犯法,實行連坐。因而人人互相監督,秦國的社會治安明顯好轉。
  秦獻公的改革有了初步的成就以後,仍然保持勵精圖治,不參與與其他國家之間的爭戰,使國力逐漸增強,軍隊的素質有了很大的提高。對於秦獻公的一系列改革,秦國的地主十分支持,而奴隸主卻越來越有意見。這一意見主要是土地出現了矛盾。奴隸主穫取土地的方式主要是靠國君的封賞,地主穫取土地的方式主要是靠開荒和購買。秦獻公的政策無疑是支持地主經濟,加上獻公很少將土地賞給貴族,讓奴隸主受到了很大的抑制。在矛盾激化的情況下,其中一部分人轉化爲地主,采取地主經濟的生產方式,秦獻公對這些人的做法很支持。但畢竟秦國的奴隸主勢力是秦國的政治支柱,他們控制西部與地主控制的東部爲爭奪土地的鬥爭日趨激烈。盡管奴隸主對於土地的經營不如地主階級,但他們對土地的渴望非常強烈。
  面對這一現實,秦獻公決定用戰爭掠奪來緩解土地的矛盾。這時秦國已經有了一定的實力,對中原占有的欲望強烈,於是秦獻公發動了對中原的一系列戰爭。
  秦獻公十九年(公元前366年),他見韓、魏兩國威脅周王朝,便決定以此爲契機起兵。秦軍在洛陽打敗了韓、魏兩軍,得到了周顯王的讚賞。通過這次戰爭,秦國名利雙收,秦獻公仿佛看到了秦穆公時的榮耀,因此把強國方針轉向了征服諸侯國。
  秦獻公二十一年(公元前365年。魏惠王七年),他下令攻魏,奪回了秦穆公時的河西之地,一直打過黄河,深入魏境石門(山西運城西南),斬首六萬,取得了秦國前所未有的大勝利。獻公把這些土地賞給了以奴隸主爲主體的貴族,國内的土地矛盾得到了緩解。周顯王向秦獻公祝賀這次勝利,秦獻公當了霸主。
  秦獻公二十三年(公元前362年),秦國在少梁大敗魏軍,俘虜魏國宰相公叔痤,占領了龐城(陝西省韓城市東南)。由於秦獻公在魏國時公叔痤對他有恩,秦獻公在盛情款待之後將公叔痤放了。不久,秦獻公就去世了。太子嬴渠梁即位。
  以上《史記》中談到周太史出使秦國,將預示着秦國會卷起歷史的浪潮!所以筆者以《太史媚秦》來界定秦國的歷史地位。那麼,在司馬光的《資治通鑒》中,又是怎樣記載周烈王七年的歷史的呢?
  三
  周烈王元年(前375),韓國滅掉鄭國,把國都從今天的河南省禹縣,遷到了河南省新鄭。趙國敬侯趙章去世,他的兒子趙種即位(趙成侯)。
  周烈王三年(公元前373年),燕國(都城在北京市)在林狐打敗了齊國的軍隊。魯國攻打齊國,進入到了齊國重要的軍事關口陽關(山東省萊蕪市上游鎮。台灣柏楊認爲是山東省泰安市東南)。魏國攻打齊國,軍隊到達了博陵(山東省濟南市西)。
  燕國僖公去世,他的兒子即位(燕桓公)。宋國休公去世,他的兒子即位(宋辟公)。衛國慎公去世,他的兒子衛訓即位(衛聲公)。
  周烈王四年(公元前372年),趙國攻打衛國,占領了衛國七十三個村鎮。魏國連忙派兵援救衛國,在北藺(山西省離石縣西)打敗趙國軍隊。
  周烈王五年(公元前371年),魏國攻打楚國,奪取魯陽(河南省魯山縣)。韓國嚴遂殺死韓哀侯,韓國貴族立了哀侯之子(韓懿侯)。
  當初,韓哀侯曾任命韓廆(音:guī)爲宰相,他卻把大權交給嚴遂,如此一來,韓廆與嚴遂的仇恨加深。嚴遂派人在宮廷刺殺韓廆,韓廆逃到韓哀侯身邊。韓哀侯抱住了他,結果刺客殺了韓廆的同時,連韓哀侯也殺了。
  魏國魏武侯在他即位的第十六年(前371年)去世,他沒有立太子,他的兒子魏罃(音:yīng)與公中緩爭位,導致魏國内亂。
  周烈王六年(公元前370年),齊威王爲了稱霸諸侯,一直到洛陽朝拜周烈王。當時周王室已經十分衰弱,各諸侯國都不來朝拜,唯獨齊威王仍然來朝拜,因此天下人稱讚齊威王有賢德。這一歷史同時在說明:齊威王想挽救他篡奪薑氏齊國不忠的惡名。
  趙國攻打齊國,直到齊國的鄄地(山東省鄄城縣)。魏國在懷地(河南武陟西南)打敗趙國。
  齊威王召見即墨的地方長官(大夫),對他說:“自從你到即墨任職,每天都有指責你的流言傳來。然而我派人去調查,看到即墨的田地整齊,百姓豐衣足食,官府平安無事,讓齊國的東方安定。這樣我知道原因是你不交結權臣,謀求内援的緣故。”
  齊威王說完,下令賞賜即墨守將(大夫)一萬戶的俸祿。與此同時,齊威王又召見阿地(山東省濟南市西南)大夫,對他說:“自從你到阿地鎮守,每天都有人稱讚你。但我派人前去觀察阿地,隻見田地荒蕪,百姓貧困饑餓。當初趙國攻打鄄地,你不救;衛國奪取薛陵(山東省穀縣東北),你居然不知道!由此看來,你是用重金收買了我身邊的近臣,讓他們替你說好話!”
  齊威王完,下令烹死阿地長官以及替他說讚美話的左右近臣。如此一來,那些靠收受好處,爲地方官員說話的人毛骨聳然,不敢再弄虛作假,齊國因此得到大治,成爲了當時的強國。
  楚國楚肅王去世,他沒有兒子,弟弟良夫即位(楚宣王。前369年至前340年在位)。
  宋國宋辟公去世,他的兒子宋剔成即位。
  烈王七年(公元前369年),周烈王去世,他的弟弟姬扁即位(周顯王)。
  以上是《資治通鑒》里周顯王在位七年過程中的記載筆者的詮釋,下面還有一個故事在同年發生:
  周烈王七年,魏國國君魏武侯去世,他的兒子魏罃和公中緩爭奪君位。公中緩勢力較弱,隻好逃到趙國求助。魏國大夫公孫頎也從宋國進入趙國,然後由趙國展轉去了韓國(河南新鄭),勸韓國發兵攻打魏國。這時,趙成侯與韓懿侯想乘其内亂削弱魏國,親自率領兩國軍隊進攻魏國。聯軍在黄河以北集結,然後進攻魏國葵城(河南焦作西北),並一擧占領。接着,聯軍揮兵西進,攻打魏國都城安邑(山西夏縣西北)。魏侯子罃坐鎮指揮,連忙派魏軍在濁澤(山西運城一帶)迎戰。聯軍大敗魏軍•,進而包圍了安邑。子罃在安邑城内束手無策,隻好靜觀其變,尋機破敵。
  就在這時,聯軍陣營發生了分歧,公孫頎對趙成侯說:“這個時候我們殺掉魏罃,立公中緩爲魏國國君,然後割地退兵,這對韓、趙兩國是長治久安的辦法。”
  公孫頎的話,有報複魏罃之意,韓懿侯認爲不可取,因此反對說:“這樣不妥。殺死魏國國君,這是不道的暴行;割地退兵,這是貪婪的行爲。我看不如讓韓、趙兩國將魏國分爲兩半治理,讓魏國的勢力以後不如宋國、衛國,我們就再也不用擔心魏國的威脅了。”
  韓懿侯的意思是讓魏國成爲韓、趙兩國的附庸。趙成侯不知道出於何種考慮沒有同意。韓懿侯因此不高興,乘着夜色率領軍隊離去。趙成侯也隻好退兵。魏罃見韓、趙退兵,殺死公中緩即位(魏惠王)。
  魏惠王與公中緩爭位成功。任命公孫痤爲宰相,曾一度攻破秦孝公的都城櫟陽。秦孝公隻好退守故都雍城。
  魏惠王六年(前364年。周顯王五年)四月十三日,他把京城從安邑(山西夏縣西北禹王村)遷至大梁(河南開封東南),因此在《孟子》一書中又稱他爲梁惠王。
  魏惠王十年(前360年),他開通鴻溝(溝通黄河與淮河的人工運河)。範台(河南省開封市東南)之會時,魯共公姬奮曾告誡他“縱欲者必亡其國”、“清心寡欲”;公孫痤去世前,勸魏惠王殺商鞅,不要讓他逃走,魏惠王沒有聽從。
  魏惠王在位期間信任太子申、龐涓。周顯王十五年(前354年),他命令將軍龐涓率領八萬兵馬圍攻趙國的都城邯鄲,並征調宋國軍隊助戰。趙成侯派麛(音:mí)皮向楚國救援,楚宣王聽從了將軍景舍的建議:表面承諾出兵,實際上想等待趙、魏兩軍俱傷而坐收利益。麛皮識破了楚國人的意圖,建議趙王與魏國講和,然而趙王猶豫不決。同年,魏國雖然被秦國乘機在元里(陝西澄城南)打敗,傷亡了七千人,河西重鎮少梁(陝西省韓城市西南)被奪,但是,魏惠王沒有屈服。第二年,他下令龐涓加緊進攻趙國,趙國以邯鄲城投降,齊國在桂陵(河南省新鄉市長垣縣北)打敗了魏軍。魏惠王十九年(前352年。周顯王十七年),諸侯國圍攻魏國襄陵(河南睢縣),魏惠王在固陽(河南省蘭考縣固陽鎮)修築長城,以回陽作爲邊關要塞。這一仗,魏國可能輸了,到了第二年,魏國歸還了趙國的首都邯鄲。魏惠王三十年(前341年。周顯王二十八年)。齊國俘虜了魏惠王的太子魏申,殺了魏國總司令龐涓。這又是怎麼回事呢?
  四
  要說魏國總司令龐涓被殺,與馬陵(河南範縣西南)之戰有關。在介紹馬陵之戰前,必須先從龐涓和孫臏的關係說起。
  相傳,孫臏是吳王闔閭的大將孫武的後人,生卒年不詳。齊國人(今山東陽穀,一說山東鄆城)。他的同學是魏惠王的大將龐涓,並幫魏國兼並了幾個小國,這讓龐涓在魏國的地位日益鞏固。
  龐涓雖然有了魏惠王的重用,但他的老師鬼穀子同時教了一名軍事奇才孫臏。他覺得這個世界上如果沒有孫臏,他就是天下無敵。爲了剷除孫臏,龐涓請孫臏到魏國來當官,想借魏惠王之手殺掉對方。有一天,他在魏惠王面前誣陷孫臏私通齊國,魏惠王一氣之下用以臏刑(剜掉了孫臏的膝蓋骨,故名孫臏)。幸好此時齊國使者前來,偷偷地將孫臏接回了齊國。
  孫臏回到齊國,得到齊國大將田忌的賞識。轉眼到了公元前353年(周顯王十六年。魏惠王十八年),魏國派兵攻打趙國,趙國向齊國求救。在趙國局勢緊張的情況下,齊國宰相鄒忌主張不救。齊國大臣段幹朋出於戰略上的考慮,認爲魏國如果打敗了趙國,就會更加強大,到時將對齊國不利,因此他積極主張援救趙國。並且提出先攻打魏國的襄陵,這樣既能表示齊國已經出兵,又可等待魏軍疲倦、趙軍被打敗的時機,到時齊國就好從雙方穫利。齊威王采納了這一建議,派部分兵力與宋國的將領景善攴、衛國的將領公孫倉聯合進攻魏國的襄陵,牽制魏軍。同年,以田忌爲大將、孫臏爲軍師,率領八萬軍隊援救趙國。
  田忌主張率齊軍直赴趙國解圍,孫臏審時度勢之後,認爲魏軍強大、齊軍虛弱,如果率部直接前往趙國,勢必必敗;他提出可以乘魏軍精銳在外、京城安邑(山西省夏縣)空虛之機,采取“批亢搗虛”、攻其必救之地的戰法,迫使魏軍回救大梁,起到“圍魏救趙”的效果。
  爲了爭取戰爭主動,孫臏決定向魏軍示弱,讓龐涓覺得齊軍無能將,冒着糧道被魏軍截斷的風險,故意以不懂軍事的齊城(山東濟南市)、高唐(山東高唐東)二城司令員率領一部分軍隊先攻人多兵眾的軍事重鎮平陵(有些學者考證,應該是山東菏澤市西南),造成齊軍不堪一擊的假象,掩蓋齊軍進軍魏國京城安邑的真實意圖。平陵之戰“失敗”後,孫臏迅速以輕車精兵西進,直撲安邑,將主力分散隱蔽其後,以示齊軍兵少。孫臏的這一着讓龐涓始料未及,隻好從趙國退兵趕回。
  到了十月,趙國首都邯鄲城淪陷,魏軍占領邯鄲後返回。在返回的途中,與齊軍在魏國桂陵(河南長垣西北)打了一仗,結果魏軍被齊軍打敗。
  周顯王二十八年(公元前341年),魏國派龐涓率部攻打韓國。韓國派人向齊國求救。齊威王召集大臣商議說:“是早救好呢,還是晚救好?”齊國成侯鄒忌建議說:“不如不救。”大將軍田忌反對說:“我們如果坐視不管,韓國就會被魏國吞並。出於戰略考慮,我認爲還是早日救援。”孫臏見好友田忌表態,馬上補充說:“現在韓國、魏國的軍隊士氣正旺,我們如果立即救援,就等於是代替韓國人挨打。”孫臏說到這里,觀察了一下田忌,接着說,“我認爲這次魏國有吞並韓國的野心,如果我們等到韓國人感到亡國迫在眉睫時,韓國一定會再來求我。到那時我們出兵,這樣既能讓韓國永遠感恩,又可以乘魏軍疲弊一擧可以殲滅,做到名利雙收。”齊威王聽了,露出笑容,支持孫臏說:“這一方案好。”
  有了齊威王的支持,齊國人表面上答援救韓國,讓韓國使者回去了。可是齊國卻遲遲不出兵,這讓韓國人鬧心,盡管韓國人奮力抵抗,但經過五次大戰都大敗了,隻好再次向齊國求援。
  齊國這時才派田忌、田嬰、田盼爲將軍,孫臏爲軍師,率部前去援救。這次出兵仍然像十二年前援救趙國一樣,采取“圍魏救韓”的辦法,直襲魏國都城。龐涓聽到這一消息,連忙放棄攻打韓國退兵。魏國集中全部的兵力,派太子申爲將軍,防守安邑城。孫臏對田忌分析態勢說:“魏、趙、韓的士兵曆來驃悍勇猛,看不起齊軍;齊兵的名聲也確實不佳。善於指揮作戰的將軍必須因勢利導,颺長避短。《孫武兵法》說:‘百里而趣利者蹶上將,五十里而趣利者軍半至。’”
  孫臏說完,命令齊軍進入魏國境内,修了十萬個竈,第二天減爲五萬,第三天再減爲二萬。
  再說龐涓率部追擊齊軍的第三天,見此情形大笑說:“我早就知道齊兵膽小,進入我國三天,士兵已逃散超過了一大半。”於是,他丟掉步兵,率領輕騎精銳日夜兼程追擊。孫臏估計魏軍當晚將會到達馬陵(河南範縣西南)。馬陵道路狹窄而且險要,可以伏下重兵。爲了導演好這場大戲,孫臏便派人刮去一棵大樹的樹皮,在樹上書寫了“龐涓死在此樹下!”七個大字,再從齊國軍隊中挑選一萬名優秀射箭手夾道埋伏,約定天黑後一見有火把在樹下晃動,就萬箭齊發。到了孫臏預料的時間,龐涓果然如期而至。當他看見樹幹上隱約有字時,命令士兵擧火觀看,還沒有等龐涓看清内容,大樹兩邊箭如飛蝗射下,打得魏軍喊爹叫媽,逃的逃,爬和爬。龐涓自知敗勢無法挽回,便拔劍自殺,他在臨死前歎息說:“我讓孫臏這小子成名了!”
  龐涓死,齊軍乘勢進攻魏國首都,俘虜了魏國太子魏申。
  這次魏軍被齊軍打敗,國勢漸衰。到了周顯王三十五年(前334年。魏襄王元年),魏襄王到徐州(山東滕州)反過來尊齊威王爲王,齊威王也承認魏惠王的王號,史稱“會徐州相王”,這標志魏國的霸主地位喪失。
  講了以上秦獻公、魏惠王的故事,我們就知道了周朝史官獻媚秦獻公的原因,說明東周王朝朝不保夕,有如日薄西山、風燭瓦霜。

周顯王

 

周顯王(?-前321年),又稱周顯聖王周顯聲王,姓,名,中國東周君主,在位48年,為周烈王之弟。

周顯王五年(前364年)發生河西之戰,秦獻公親率主力進至河東,秦將章蟜在石門山(今山西省運城市西南)大敗魏軍,斬首6萬。由於趙國出兵救援魏國,秦才退兵。此戰為秦國對魏國的首次重大勝利,諸侯震動,周顯王亦祝賀「獻公稱伯」,並頒賞他繡著黼黻圖案的服飾。

周顯王十三年(前356年),秦國商鞅變法。周顯王十六年(前353年)發生桂陵之戰,周顯王二十八年(前341年)發生馬陵之戰。

周顯王
時代 周朝
身份 東周天子
逝世日期 前321年
在位年代 前368年—前321年
周安王
子女 周慎靚王

帝王檔案

  在位起訖:公元前368年-公元前321年。
  生卒年:公元前?-公元前321年。
  出生地:洛邑(今河南省洛陽)。
  立都:洛邑(今河南省洛陽)。
  年號:周顯王元年(癸巳,公元前368年)。

帝王簡介

  姬扁,姬姓名扁,也稱爲周顯聖王或周顯聲王、周安王子,諡號顯王。中國諸侯爭霸時代東周王朝的第二十任王,他的祖父是東周第十七任王姬午,他的父親是東周第十八任王姬驕,他的哥哥是東周第十九任王姬喜。
  周烈王七年(壬子,公元前369年),姬喜病死後,其弟弟姬扁繼承王位。周顯王姬扁在位期間,諸侯國的變法發展到高潮。
  周顯王十七年(乙醜,公元前356年),齊侯田因齊(即日後的齊威王)任用賢能之士鄒忌、田忌等人實行改革。爲了廣開言路,齊侯下令不論臣民,凡能當面指出自己過錯的,賜給上等獎;以書面提出批評建議者,賜給中等獎;即使在背後議論他的過失的,也給獎。命令一下,幾個月之内來朝廷提批評、建議的人爭先恐後,門庭若市,使齊侯了解到許多國政的弊端,自己的過失和收集了不少治理好國家的辦法。爲了整頓吏治,齊侯多次詢問左右臣下,地方官中誰最好?誰最壞?不少人說,阿(今山東省陽穀縣東北)的大夫最好,即墨(今山東省平度市東南)的大夫最壞。齊侯派人實地調查,情況卻正相反,阿地田園荒蕪,人民缺吃少穿,敢怒而不敢言;即墨地方治安穩定,六畜興旺,人民安居樂業。原來,阿大夫欺下媚上,行賄上司,讓他們顛倒黑白,爲自己說好話;即墨大夫正直不阿,不行賄上司,遭致了誹謗。齊侯當即痛斥了阿大夫,將他及受賄後替他說好話的人烹殺,嘉獎了即墨大夫,賜予他一萬戶的俸祿。齊侯如此不受蒙蔽,明辨是非,祛邪扶正,使齊國的風氣爲之大變,人人都忠於職守,不敢說謊。齊侯又選用賢能之士,委以重任。沒有多久,齊國大治,成爲當時一大強國。
  姬扁在位期間,齊國與魏國有兩次著名的戰役。
  周顯王十六年(戊辰,公元前353年),發生的“桂陵之戰”。魏軍在主將龐涓率領下圍攻趙國都城邯鄲(今河北省邯鄲市)。趙求救於齊。齊侯以田忌爲將,以傑出的軍事家孫臏爲軍師,統兵救趙。齊軍在孫臏的謀劃下,颺言要突襲魏國都城大梁(今河南省開封市)的重要門戶襄陽(今河南省睢縣内),魏軍慌忙回兵,齊軍在桂陵(今山東省菏澤縣東北)設下埋伏,大敗魏軍,救了趙國。這種戰術,後人稱之爲“圍魏救趙”。
  “桂陵之戰”後的第三年,齊侯稱王,史稱齊威王。在此以前,魏侯已經先稱王,接着,秦、韓、趙、燕等國諸侯也先後稱王,以表示自己高於其他諸侯,根本不把周天子放在眼里。
  周顯王二十八年(庚辰,公元前341年),發生的史稱“馬陵之戰”。龐涓統率魏軍攻韓,韓求救於齊。齊以田忌、田嬰爲將,以孫臏爲軍師,帶兵救韓,直取魏國都城大梁。魏以太子申爲上將軍、龐涓爲將軍,率領大軍抵抗齊軍。孫臏爲了迷惑敵方,命令齊軍進入魏國的第一天造竈10萬個,第二天造竈5萬個,第三天造竈2萬個,以逐日減竈的方法制造齊軍大量逃亡的假象,引誘魏軍追擊。然後在馬陵(今河北大名東南)設下埋伏,大敗魏軍,殺龐涓,俘太子申。這種迷惑敵軍的戰術,後人稱之爲“增兵減竈”。
  姬扁在位期間的秦國,由秦孝公執政。他在公元前359年任用衛國人商鞅進行變法。變法前,商鞅爲了使百姓能相信政府,遵守新法,命令人在都城雍(今陝西省鳳翔縣) 的南門豎起一根木頭,懸賞說誰能將木頭搬到北門,就賞金子10兩。百姓不相信有這麼便宜的事,沒有人去搬。商鞅又把賞金加到50兩,有一個人就將木頭搬到了北門。商鞅立即照數發賞。從此,百姓就相信政府言必行,行必果了。接着,商鞅先後兩次頒布了新法,宣布廢除舊的世卿世祿制度,根據軍功重定尊卑爵次等級;廢除以井田制爲主的奴隸主國家土地所有制,承認土地私有,允許買賣;重農抑商,獎勵耕織;建立地主階級的統治和中央集權的政治制度等。這些措施推行後沒有幾年,就大見成效,百姓自給自足,社會安定,路不拾遺,人民私下不敢毆鬥,爲國作戰時卻勇敢沖殺,爭取立功。變法期間,舊貴族多方阻撓和反對。太子帶頭犯法,商鞅爲了維護新法,就處太子的師傅公子虔以劓刑(割鼻),處公孫賈以黥刑(臉上刺字),保證了新法的顺利推行。後來秦孝公死,太子繼位,是爲秦惠王。這時的舊貴族勢力又重新抬頭,殺死了商鞅。但是,商鞅所推行的新法已經不可動搖,秦國的封建經濟得到了發展,使一個原來是貧窮落後的國家,成爲戰國七雄中實力最強的國家,爲以後攻滅六國,統一中國奠定了基礎。
  姬扁在位期間的韓國,國力薄弱。韓昭侯見各國通過改革變得強大起來,並且不斷向外擴張,也在公元前351年任用鄭國人申不害爲相,實行變法。申不害以“術”爲手段推行“法”(即法治),使韓國一度強盛。
  戰國七雄在先後進行了變法以後,展開了更爲激烈的兼並戰爭。
  周顯王四十八年(庚子,公元前321年),在位48年的姬扁病死,其兒子姬定繼承王位,爲周慎靚王。